悬疑小说

编写小白必备之书————《学会写作—成为会发挥的人》

(一) 学会写作 余每观才士之所作,窃有以得其用心。夫其放言遣辞,良多变矣。妍蚩好恶,可得而言;每自属文,尤见其情。恒患意不称物,文不逮意。盖非知之难,能之难也。(陆机《文赋》) “1、不知道有什么可写的;2、开个头就写不下去了;3、能写,但是写得乱七八糟;4、心里有话,但是表达不出来,写的东西总是跟自己的期待差很远”。这些问题你有遇到过吗? 这段话的意思是说,我每次看到有才之士的创作。 我很荣幸 […]

悬疑小说

求生~

周末,接待了两拨客人。 对于北京而言,晴天的确是奢侈品。 一拨是来找媳妇推销产品的,另一波是来找我的。 早上出门,发现能看到蓝天了,真是太新奇了,蓝天白云已经是奢侈品了。 先说第一波,是媳妇很长时间没联系的闺蜜,说是要来家做客。 刮风了,降温了,雾霾被赶走了…… 媳妇说,这不是她的风格,她平时很少会主动走出来。肯定是有事…… 回北京后,我有很多事要处理。 我问,她是不是在做 […]

悬疑小说

盘点2017年逝世的10位伟人:哪有什么岁月静好,不过是他们替我们负重前行

时间就像沙漏 总是在以抓不住的速度流逝 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 转眼2017年仅剩11天了 2017年,世界每分钟有上百人逝去,其中,就有很多负重前行,把美好留给这个世界的人。他们或声名昭著,离开时举世悲痛;或默默无闻,只留下一个名字,观其一生也令人叹服。 这不等人的时间 100年前,梁济自沉积水潭前就曾问儿子梁漱溟:“这个世界会好吗?”这个问题沉重得让人难以回答,但物道君还是想说 […]

悬疑小说

心中的美景,咯咯笑的蓝衣羊湖

我那个女同学毕业后一直想去拉萨 第一次用简书,就拿最近的一篇日志试一下。 她妈不肯,说那是浪费钱 去深圳打工后她很努力赚钱,每个晚上一定加班到10点 这个月她说存了八千了,应该够个来回,中间住个小旅馆应该没问题 度娘说,羊卓雍措,“羊”:上面;“卓”:牧场;“雍”:碧玉;“错”:湖。连起来就是“上面牧场的碧玉之湖”。与纳木措、玛旁雍措并称西藏三大圣湖,位于雅鲁藏布江南岸,山南地区浪卡子县,距拉萨市 […]

悬疑小说

为“活着”而活着 ——从《活着》看余华先生的生活军事学

在几千年的历史长河里,中国底层民众经历了无数的天灾人祸和兴衰动荡,形成了一套自己的生存哲学,那就是忍受苦难,坚强乐观的活着。这种生存哲学让他们在漫无边际的苦难里没有走向绝望和崩溃,这种执着地要活着的生存哲学也成为了中华民族不可动摇的根基和发展的原动力。中国文学史上有许许多多的作家挖掘到了这种在民族深处的特别性格,看到了中国底层民众生存的艰难,领会到了这种生存哲学并融汇在他们的作品之中。余华也正是在 […]

悬疑小说

追寻中山高校文脉之源 重温革命历史守旧

标题弄得有点复杂,想表达的意思是三者指同一座建筑物,它在不同的年代里起到了不同的作用,因此也留下了不同的名字。我先讲讲这座位于文明路215号的建筑的大概经历。 追寻中大文脉之源 重温革命历史传统资讯管理学院等院系师生参访中山大学原文明路校区 此地本为广东贡院所在,清末废除科举后,创立两广优级师范学堂,1912年改为国立广东高等师范学校。这座带钟楼的礼堂即为该学校的礼堂,建造时间我暂时没查到。192 […]

悬疑小说

惊悚?同性?魔幻?那脑洞也没sei了

表妹要分享一部很特别的片。 说起来,北欧真是一个神奇的国度, 关于女巫。 似乎这里的人对自身的內视觉醒比较早, 你脑子里的画面是不是这样—— 总能比别的国家在试探性上早先迈出那么一半步。 黑帽、黑袍、养黑猫、骑扫帚的,一个老太婆。 比如在今年九月,在挪威上映了一部新片 看似脑洞奇大,各种元素大杂烩 不不不,这位女巫衣着普通,年轻貌美。 实则直指人性主权的电影,它叫做—— 没有法器,不会念咒语,相反 […]

悬疑小说

一只叫李狗蛋的米国短毛猫

文|老薛是只喵    两只猫在老家过着自由的生活,饿了就回来吃饭。天气好的时候,躺在地上打滚,晒太阳,疯着玩。 我叫李狗蛋,是一只纯种的美国短毛猫,之所以取了这么个接地气的名字,是因为我那游历过四大洲的小主人说这名字充分体现了东西方结合的特色。    现在,这两只猫已经是猫爸和猫妈了。 小主人开了一家杂货铺,里面放满了她从四大洲淘回来的各种东西,其实用现在流行的话叫精品店,但我还是喜欢叫杂货铺,就 […]

悬疑小说

没有按照他人意愿来生活,错了吗?–《局外人》

先给大家讲个故事:有一个人他叫默尔索,有一天,他和朋友们去海滩游泳,午后,他们在沙滩散步,这时走来两个阿拉伯人,向他们挑衅,默尔索的朋友雷蒙被他们带的刀刺伤,雷蒙很是生气,回到木屋又带着枪来到这片海滩,想要一枪崩了那个人。默尔索怕他太激动而杀人,对雷蒙说只要那个人不掏出刀子,就不能开枪,又让雷蒙把枪给他。只要那个人掏出刀子,就帮他把那个人崩掉。但那两个人躲掉了,他们只能无功而返。之后默尔索想四处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