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法外(A)

这是一部破案类型互动小说游戏,发现秘密,揭开案件的真相。共有三个结局,建议先依照顺序阅读完之后,再去寻找文中的秘密。

这是一部破案类型互动小说游戏,发现秘密,揭开案件的真相。共有三个结局,建议先依照顺序阅读完之后,再去寻找文中的秘密。

电影《非常嫌疑犯》海报

其他同类作品传送门

其他同类作品传送门 



8月12日

2016年8月11日,南部某小镇

凌晨1:30,满头大汗的沙摩匆匆抵达城北的小河边,宋明也得到消息前后脚赶到。

凌晨5:20,当所有人还沉睡在梦乡中的时候,一阵刺耳的铃声在枕边响起。

现场早已封锁,在亮如白昼的探照灯下,二人仔细地检查了尸体。

在铃声响了半天之后,沙摩咕囔着拿起手机,迷迷糊糊地说道:“喂……”

“跟第二名受害者几乎一样,连现场位置都非常靠近。”沙摩的呼吸几乎凝滞了,“看来我们碰到一个连续杀人狂。”

“没错,是我。局长你好,嗯,我知道了。是,一定完成任务。”沙摩一翻身坐了起来。没想到对方是局长,幸好脏话没有一开始就飙出来。


接完电话,沙摩摩挲着脸上的胡渣,脑袋依然不够清醒。他在黑暗中摸索着打开了灯,一片狼藉的地板上找到皱巴巴的警服套在身上。

凌晨4:00,现场清理完成后,所有人赶到警察局,局长双眼通红地召开紧急会议。

沙摩看着空荡荡的大床,苦笑着摇了摇头,还好老婆跑了,不然现在一定是在破口大骂……

“三天,我只给给你们三天的时间。你们必须给我把这个疯子给我揪出来。”局长面色狰狞地嘶吼道,“如果我因此倒大霉,你们一个也别想好过!”


大家面面相觑,沙摩知道局长一定又被上级骂了,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接下来的日子大概不好过了。

早上5:40,沙摩抵达现场。此时现场已经围了一大堆人,有些人甚至还穿着睡衣,小县城就是这样,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立刻引来一大堆人。沙摩有些恼怒地发动干警将人群疏散开来,也不知道现在的警察职业素养怎么这么差,一个个就知道用手机拍照发朋友圈。


“喂,你们两个,去把现场给围住,别让闲杂人等靠近!对,让他们站到一百米以外。”

凌晨5:00,三个命案已经定性为连续杀人案,镇上所有警力都被抽调过来,全力搜查此案。

“这几个电瓶车谁的?他妈的,怎么还有从其他地方跑来的,赶快推走!”

没有线索的时候,只能一个个排查。七名警官挨个查访受害者所有的亲属、邻居以及朋友,三名警官去巡查小镇上的外来人口,所有的城管以及居委会大妈去把所有的流浪汉聚在一起,挨个审问。

一会儿工夫,沙摩就觉得口干舌燥,这群看戏不嫌事大的人,不知道接下来还要惹什么麻烦。

一时间全程戒备,气氛汹汹。


整天的审查令沙摩头疼不已,这种大海捞针的方式确实劳而无功。他抽空休息时,发现宋明正抱着一堆材料看得出神。

早上6:00,现场总算清理干净了。

“你在看什么?”沙摩凑上来,好奇地问道。

凶杀案,沙摩想到领导的通知时脑子就一阵阵抽痛,他已经预料到接下来会面对无休止的调查、审讯以及跟媒体做斗争。

“刚刚送来的尸检报告,你要看么?”

脑中思绪万千的沙摩戴上乳胶手套,蹲下身来轻轻揭开尸体身上的白布。

“算了,不是只有前两个人的么?等全部到齐再看吧。”沙摩不太想看这个东西,听到尸检报告就起一身鸡皮疙瘩。

betway体育app,尸体现场是在城南某小区的绿化带,地方非常隐蔽,为早上晨练的居民在遛狗时无意中发现。

“真可惜,我发现有些有趣的东西哦。”

死者是名女童,看起来大约十二三岁的样子。浑身赤裸,O型腿,身上多处紫红色伤淤。嘴巴被白色内裤塞住,怀疑其是死者自己的。颈部有明显勒痕,应该是掐死的。

“什么东西?”

地上有几缕扯下的头发,现场也有许多挣扎的痕迹,这里很有可能就是犯罪的第一现场。此外就没能找到多少有价值的东西了。

宋明将第一名受害者桂兰的资料递给沙摩,看着他一头雾水的样子,宋明只得指了指可疑处。

由于群众比警方先到现场,导致这里如同一群犀牛踩过,给取证带来极大的困难。沙摩越发地恼怒起来,他站起身对这些吵吵嚷嚷的围观群众大骂道:“都他娘地看什么看!散了散了!”

“有性侵害的痕迹?还查出凶手体液了!”沙摩一下跳了起来,“那我们去对比,叫那啥,DNA对照是不是?”

“桂兰啊!”嚎哭声从人群中传了出来,一名六十岁左右的老汉拼命冲撞拦截他的警察。也许是死者家属,沙摩立刻制止推推搡搡的干警,跑到那老汉的身边,轻声说道:“大爷,请问你跟受害者有什么关系?”

宋明呆呆地看着沙摩,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过了许久,宋明才轻咳一声说道:“我说,别着急。我们要有嫌疑人才能做对比啊,你总不能把全城的人都拉去做测试吧。”

老汉老泪纵横,哽咽着说道:“她,她是我女儿啊。”

“对啊。”沙摩垂头丧气地坐了下来,呆呆地看着手中的报告。

女儿?沙摩狐疑地看了看老汉,二人年龄至少相差有四五十岁,难道是老来得子?

宋明提醒道:“既然这个桂兰是目前信息最多的一个,那我们就从她这里入手,先调查她周围人的情况。”

在这种情况下,沙摩没有时间多想,立刻安排干警将老汉送到一旁,免得现场给他更多的刺激。

“对了,昨天的询问。”沙摩突然想起来什么,急忙说道:“那个什么桂兰她老爹,我的问话还没结束。快,小孙,去把桂兰她老爹找来!”



上午10:30,现场取证已经结束,受害者尸体也被送到停尸房等待法医的尸检报告。

下午3:30,桂兰父亲再次赶到警察局,刚刚赶到,警局的架势就把他吓了一大跳。

沙摩马不停蹄地赶往警察局,受害者家属还在那里等着他问话。

此时警局里面已有几十个人排队接受审讯,所有的警察都忙的不可开交。


沙摩好不容易清理出一个房间,然后和宋明一起询问桂兰父亲。

上午11:00,沙摩在车上囫囵吃掉自己的不知道早餐还是午餐的包子,赶到警察局。

宋明开门见山地说道:“我们在您的女儿体内发现了性侵犯的痕迹,请问您有什么可以提供的信息么?”

此时受害者桂兰的父亲正在做笔录,他精神恍惚,显然还没有从失去女儿的打击中回过神来。

这也太直白了吧,沙摩连连给宋明使眼色,宋明似乎没有看见似的追问道:“您的女儿有什么追求者,或是丈夫、男朋友之类的么?”

沙摩轻轻拍一下做记录工作的干警,示意由自己来处理。

“怎么可能?”沙摩几乎笑出声来,“十二三岁的小姑娘能有……”

干警离开后,沙摩用平静的语气开始询问。这是刑警的必备素养,面对受害者家属的时候,要用坚定、平和的语气公事公办地询问每一分细节,不可太过表现出同情甚至悲哀的情绪,以免影响受害者家属。这对沙摩是一个不小的考验。

话还没说完,桂兰父亲迟疑道:“桂兰是有个男朋友,我对他不是很熟悉。”

笔录上已经记录下老汉的年龄、工作以及基本家庭情况,沙摩就直接询问嫌疑人的相关问题。

宋明盯着张口结舌的沙摩,把尸检报告扔给他说:“沙警官,请你好好看一下尸检报告。”

“咳,你们家庭有什么仇家么?”

在沙摩仔细查看桂兰尸检报告的时候,宋明继续询问桂兰父亲,主要内容都是关于桂兰的私生活。

“哎呀,我们家里人都是老实人,那里有什么仇家啊?”

询问完成之后,宋明满意地请受害者父亲离开,然后要求传唤桂兰男朋友。

“不一定是仇人,也许只是发生过一些摩擦之类的。”

看到桂兰父亲被干警送回家,沙摩拿着尸检报告干笑着说道:“哈,没想到桂兰已经27岁了,我还以为才十二三岁,从外表上真看不出来。”

“邻里之间有时候会拌嘴,但真的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呐。”

“不学无术。”宋明翻着白眼讽刺道。

“那好吧,最近有在家附近发现什么形迹可疑的人么?”

“第一次验尸,也不敢细看。”沙摩尴尬道,“不知道桂兰男朋友是什么人,这种幼童一样的他也能下得去手……”

“嗯……我们那是一个老小区,平常人来人往的真没啥可留意的。”


沙摩忍住骂娘的话,叹了口气。完全没有什么有用的讯息,只能从受害者周围的人一个个排查了。他正想接着询问,突然房门被猛地推开。

传唤桂兰男朋友

一名干警气喘吁吁地说道:“沙哥,不好了……”

“王虎,有话慢慢说。”沙摩皱起了眉头,他的心中有着强烈的不好预感。

“又发生了一起命案,这次在城北。”

沙摩噌的一下站了起来,见鬼,小小的镇上一天之内发生两起命案,警局这下都要倒大霉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