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山深处,70年代,和钢小学生逸事几则

1 和钢


和钢座落在天山山脉深处的一个山沟里,北离天山北麓的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有近200公里,南面离天山南麓的和静县城有50公里。

这里是天山腹地,四周都是大山。

南桥景点之一,工程连,南桥小学,三营,远处是技校,中学

和钢全称是和静钢铁厂,在地图上找不到,附近有两个闻名世界的地点,一个是巴仑台,这是一个小镇,是天山深处的一个交通要道,国道216和218交汇处;
还有新疆最大的佛教寺庙——黄庙,和钢就在这两个地点的中间。

和钢已是历史, 2012年拍的,金特钢铁,变化非常大

和钢地处的这条山沟,南北走向,中间有一条河,地图上的名称叫乌拉斯台河,这条河流到了下游,流到出山口,离和静县城有10公里。

春天和夏天,经常发洪水,河流在出山口冲击成很宽阔的戈壁滩,上中游一旦下雨,上游草原和两岸的黄土冲入河里,河水就变成混浊汹涌的黄河之水。问当地人乌拉斯台河在哪,大都是不知道,但如果问黄水沟,那就知道是这沟流出来的河了。

这条山沟,巴仑台和和钢,还有黄庙这三个地方比较平整,宽敞一些。和钢的地理面积,宽度最高可达到1公里到1.5公里,长度就达到将近10公里,80年代时,人口估计是最多的时候吧?职工带家属老小据说有一万多人。

和钢已是历史, 2012年拍的

1 幼时第一次买书


指挥部,是一个地名,就是最初钢铁厂成立时,临时指挥部是设在这一片的。

北桥,指挥部一带的居民区

指挥部有和钢最早的一间小书店,面积不大,15-20平方左右。

在小时候,大概6岁左右,曾经去过一次书店,才知道,原来和钢这个山沟里,还有书店这回事。

那时的书店,书是放在柜台后面的书架上,不让人碰书的,不买的话,摸都不让摸的。

一年级,有一次,家里父母给了我2元钱。

我一直惦记着小书店,就独自一人从南桥的工程连,冒着寒风,徒步走到北桥指挥部,过了吊桥,找到了小书店。

2元钱,全部买书,好象买了十一本连环画书。

各种连环画

那时单纯,没想到一下买这么多书,更没想到应带一个书包来。

在路上,怕让别的小孩发现给抢了,书放在肚子前面,用衣服前襟包住,两只手抱着,就这样一路走回去,估计当时手抱的都酸了吧。

回到家,全部放在桌面上,一数,发现少了一本,再数,数量是少了一本,因为当时买的连环画书,书名都记得,想起了丢失的那本书的名字,这才接受了事实。

惆怅了一阵,转念一想,才丢了一本,其它的都还在,也算不错了。

当时,同学们都流行互相换书借书看,手上没有几本小画书,怎么和别的小孩子换着看呢?

喜欢买书看书的特点,从那时就可看出端倪,回想那时,如果同龄的其它小孩有了2元钱,可能就会买些玩具或者买糖吃了吧,哈哈。

2 爬山


大概是72年的5、6月间,我们就从石河子143团搬家到了和钢,这里当时叫兵钢,正在开始建设中。我们家房子后面,房子后面,就是山,走出50米,就是山脚了。

这座山,经常出现在梦里

我当时刚好5岁,妹妹出生不久,几个月吧。

一家人坐一辆大解放牌车,车上放满家具和生活用品,我们在车顶,上面盖上帆布,汽车从石河子,经乌鲁木齐,沿216国道,经过后峡,胜利达板又称老虎口,也就是现在的一号冰川附近,海拨有4000米高,翻过胜利达板,一路沿盘山公路下降,经过乌拉斯台草原,这里也算是巴音布鲁克大草原的一部分,缓缓下降,过巴伦台,到了和钢。

从此在这生活了多年,上大学前,除了初一有一个学期和高中有一年出去外地求学,17岁前,其它时间都在这里生活度过的。

出家门不远就是山连山,无人区

后来修了铁路,翻过路基,都是大石头堆,再下路基,就到山下了,我每次都想爬山,但是小时候的鞋子是不防滑的,加上山也很陡,没有一定的体能和装备,只能爬个几十米高,就下来了。

岩石窝,经常在这玩和背书写作业

不过胆子大的,也有能爬的比较高的,上到100米左右就下来了,毕竟新疆的荒山,那可是不同南方的山,天山山脉,可不是盖的,刀切斧削的,没有装备,没有经验,没有体能,没有需求,小孩们也不会上去太高的。

2012年7月,回新疆乌鲁木齐探亲。短短的两周行程,中间专门抽时间回了一趟和钢,主要目的就是爬山,顺便拍了些相片。

2  铁塔旧事


最熟悉的那一排房子,曾经的小区

这个铁塔,小时也经常爬上爬下,但都不敢爬太高,最多3-5米高就下来。

有一年的夏天,孩子们都在这下面玩,玩来玩去,大家心血来潮,要比赛看谁能爬的最高,谁就是第一名,就是冠军。

铁塔架子上有脚蹬,距离30CM以上的,越往上,脚蹬分的要开一些。

孩子们就开始爬了,我也是其中一个,爬了几米就不爬了,让位给别的小孩,因为害怕有电,其他孩子也一样,爬了几米就下来了,最后也就两三个小孩爬的高,有10米左右。

这时,看到谢新湖还在不停的向上爬,慢慢的超过了其它的小孩,已经是第一名了。

我和其他几个孩子在下面看的心惊,在下面喊:“可以了,快下来,你是第一了!”

谢新湖不理下面的小孩的呼喊,还在向上爬,每爬一个脚蹬,孩子们就在下面呼喊,有的说加油,有的说快下来,有的就兴奋的叫。

我很担心,生怕这家伙被高压线给吸飞上去了。

他爬到铁架直立的最高处,到了支架斜分开的那里,还想向上,但可能脚架太高,不好爬了,找位置站稳。

谁也没想到后面的戏剧情节,他居然脱下了裤子,开始向下撒尿,难道吓尿了?还是自然本能反应?端着象冲锋枪一样左右扫起来,底下的孩子们尖叫着四散开去。

谢新湖这家伙撒完尿,系好裤腰带,又踢踢腿,又放开一只手,表演比划了几下,然后才慢慢的爬下来。

从此,谢新湖在工程连这一片的小孩群里,一爬出名。

大大小小的,男男女女的小孩子们,都认识了他,知道他胆最大。

虽然他当时个子很矮,但以后也都不敢小瞧他了。

后来这事传到他父母耳里,回家狠狠挨了一顿棍棒教育。

3 弹壳


当时70年代的家庭,基本上每家都有几个孩子,大人们要上班,学校一放学放假了,大人是没有时间管小孩的,孩子们都是自由生长,玩耍。

有一次,我哥,谢新湖,我,三个小孩到了三营,就是解放军部队的一个营,当时他们在这沟里,住了不少解放军人员,经常训练实弹打靶,我们有时经常也到打靶训练场去捡弹壳,但不容易找到。部队打完后,会收捡很多弹壳放在一间房子里,门没有上锁。我们路过后,发现了这个情况。

有一天中午,我们三个商量好,去三营找弹壳,其实就是到仓库去搞一些回来。到了那里,我属羊的,胆小,我哥属龙,谢新湖属马,他俩胆大。

我就负责望风,他们进了放废旧物资的平房,当时营房也是开放的,没有围墙,小伙伴们经常到这玩,也早就知道放在哪间房的。

中午,可能士兵们也都在午休,太阳很大,很热。他们俩进到房里去,我就立在墙角,看有没有人过来,有人来就赶紧通知他们出来。

短短的一会,我就心跳加速,好象在作什么天大的坏事一样,怕被抓住一顿毒打。

谢将两个裤子口袋装了几把就装满了,我哥更会装,他带来了上学装书用的黄书包,这下装了大半书包的弹壳。

我在外面紧张的要命,不停的在门口小声催,快点好了吗,马上来人了。这俩位胆大,装好才出来,没事人一样,其实可能也就两三分钟吧,我还担惊受怕的。然后原路返回,一路上也怕遇到当兵的。

好在没有一个出来,都在午休。回到家里,放到了小房子,就是杂物房里,三个人分了弹壳,都很高兴。

这是一次军营历险记。

要知道
,我可一直是学霸,成绩一直很好,但就是胆小体弱。人确实与人不同啊。

后来弹填壳,玩的少了,想再去取,到现场一看,门锁上了,趴窗户上看,好象也没有弹壳了。

3 玩水


小时候,到了夏天,会有一些胆大的孩子在这个大岩壁下游泳。

betway体育,那时河道有些不同,
要河水流量很大很清时,会有50米长度的水道,适合游泳玩水,孩子们可以狗刨,也可憋气漂浮一段。

很怕这里的河道,不敢下这的水,当时不会游泳,夏天的河水也非常冷的。

河道里面的石头也很多,有的石头很锋利,不小心会割伤脚指,水流也急。

小孩子站在边上,向前几步,也就被水冲击的站立不稳,如果倒了撞到石头上,也是非常危险的。

曾有运气不好的孩子,为冒险付出生命的代价。

4 电老虎历险记


有一次,我们几个大小不一的孩子,到河边玩,玩累了,想回家吃饭,路过7连,也是部队的营房。

几个小孩,我,马鑫,许朝勇,阿利,到学校操场,河边玩,到了吃饭时间,慢慢走回家。

路过7连,看到营房中间有一根电线杆,有一截电线断了,落在地面上,是那种钢丝的电缆,现在想来,可能也是380伏的电线吧。

几个熊孩子,看到后,很好奇,就想这线断了,有没有电呢,都在猜,谁都不敢去摸,互想怂恿,但没人上前。

不知谁提议,说那我们4个一起摸如何,一起喊一二三,几个人就一起摸电线,这样的决定,大家都同意了。

然后我们就站成一排,我站在第一个,喊了一二三后,我就下手去抓电线。

结果手感觉还没抓到电线,就感觉一阵非常强烈的吸力,和手保持在5-8公分的距离,全身一下就触电了,麻,晕,我就使劲甩手,甩不脱,只是下意识的不停的甩,也不知过了多久,甩掉了,我看电线杆是木头杆子,就爬过去抱着,因为印象中,木头是绝缘的。

一边紧紧抱着木头电线杆,一边惊恐未定,那三个小伙伴就在一边狂笑。

我就骂他们,你们怎么不抓电线,然后他们有的说抓了,没什么感觉就放手了。

不远处,有两三个年轻士兵也看到了这一场景,也在一边笑。

我这次算是死里逃生了,又一次触电的历险记。如果当时是一个闭环的线,就是没有断的线,然后甩不脱,那就麻烦大了。

这以后,我对电就更有直观的认识了。高压线为什么不能接触,不用摸到,离到一定距离的话,直接就会被吸上触电的。

4  帐篷学校


5岁来到和钢后,在山边水边疯玩了一年多。

到了6岁多,有一天,父母说可以报名去上学了,先上学前班,通知说还要自带板凳。

父母都忙,委托邻居陈指导员(陈淑燕的父亲),顺路带我一起去。我就老老实实的跟着陈叔叔,走路到学前班的帐篷,跟着小朋友们一起,进了班级。

外观类似这样的帐篷,没这么新

当时学校和学前班都是设在帐篷里的,有的孩子从小就是宅男,哭啊闹啊,就是不肯进教室。

一个班有4、50个小孩,里面光线也暗。

印象中,毕老师教我们识字和算数,个子不高,特别负责。

山里的小孩,跳皮,不安静,毕老师每次上课,都声嘶力竭,嘴角边浮现白沫,看着都很累,我也没办法,只能自己少说话少闹腾。

毕老师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学习启蒙老师之一,印象深刻,后来听说多年前已离世,愿毕老师在天之灵安息。

和钢正在建设中,开始办学,条件确实简陋

光线有些暗,黑板也远,板书也看不清。

家长们就很高兴,总算有个地方让孩子识字了。当时孩子们也不知道艰苦,就是感到新鲜,可以上学了。

教室人多,互相挤着坐,空气不好,吵吵闹闹的。

都是山里跑惯的孩子,一下到了人多的地方,安静不下来。

5 树上历险记


到春季了,老榆树都开化了,榆钱很嫩,我们会去拨些下来放到口内吃。

有一天,和谢新湖出去玩,当时是走到了供电所和三营的交界,后面有很多大树,老榆树,榆钱也很多,很嫩,但肯定要上树才可以拨到榆钱。

我没有谢那么能跑能玩,他小时候的体能比我好,手劲也大些,就由是他爬上树去拨榆钱。

找了一棵开的很盛的榆树,我在下面往上推他了一把,他就往上爬了。

榆树很粗,很高大,榆树枝和叶子很茂密,他在上面一边吃,一边拨了往下扔榆钱枝。我就捡起来,然后也往嘴里送。在树下也只能知道他在上面,但看不清。

我正坐在地上吃榆钱,突然听到一声,砰,很沉的声音。

我一惊,怎么回事,然后就喊他,没回应,同时起身,一看,只见地上,他蜷缩着身子,赶紧三步两步跑到他身边,一边喊他,看他已在翻白眼,没有回复我,我赶紧抱起他,他身上瘫软的了,我就喊,谢新湖,醒醒,你怎么了,你怎么了,一边不停的用手拍他的后背。

过了好一会,他悠悠的长出了一口气,眼睛也能睁开了,活过来了。

我问伤了哪里没有,他说我先躺一会,就这样抱着他,等他能动了,起来走了走,好象也没什么事,我们就也不要这些榆钱了,就回家了。

这次,从树上摔下来,好象也有2、3米或更高吧,虽说地是黄土地,但没有头向下摔下来的,也是他运气好,这次可是谢新湖的历险记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