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局》第一章   悬疑新作(連載)

“死者31岁,张心,大概昨天傍晚七点钟到夜里十一点钟死亡,死的样子很奇怪。四肢离地,整个身体压在桌子上,而且桌子上还刻着三组数字—-‘21,21,559’。给h市人民带来了很大的负面影响,甚至有许多版本的谣言在网络上流传,警方提醒请大家不要相信。另外,死者遗留一个八岁男童,暂存在市孤儿院。针对案件的恶劣性,警方已介入调查…”

 电视的声音在房间里回荡的很清楚,西装男人坐在沙发上,在房间里也带着墨镜。一丝不苟冷酷的形象无不告诉他人,不要靠近我。他拿起手机,拨通了一个电话,几声“滴滴”后,电话接通了…

“喂?刘局?h市的这个案子,我们71局要介入…”

湿冷的街巷总传来一阵腐败不堪的气味,潮湿的墙壁上爬满了苔藓,恶心的露天垃圾堆弥漫着苍蝇和罪恶喜欢的味道。被脏水染湿的狭窄街道上,不时快速穿过一只胆大的老鼠。谁会想到在外表繁华的h市背后,有这样破败的地方存在。灯红酒绿的背后是肮脏不堪的遗忘废墟,一切繁华与昌盛背后都有另一个世界的堕落毁灭。毁灭的,是腐败的邪恶人性。

他走熟悉的走进了一间木屋,潮湿的气味钻进了鼻孔,对着门的是一张刻着数字组的圆形木桌。突然,木门“硌吱吱”地缓缓关上,他皱了皱眉回头看看木门,后脊却觉得异常发凉,好像…有谁在看着他。猛的一回头,木桌上居然出现了一个女人,别着头,瞪着一双大大的,布满血丝的眼睛看着他,看到他心里发毛,后背发冷。

“儿子… …儿子… ”周围那里来的呻吟?他惊恐地四周环视,周围却一片漆黑,只剩下那个女人趴在桌子上,机械地转动着带着勒痕脖子,冲他伸出割破动脉后,血淋淋的手。

“啊!!!”吴晓满头大汗,从床上摔了下来。他摸摸头,仍然可以感受到手指不断的发抖。他忘不掉,忘不掉那个改变他一辈子的事情。

自八年前那件事过后,他不知道自己做了多少次这样的梦,谁知道?谁知道他过的有多痛苦?又是一个失眠夜,他干脆穿上衣服,拉开厚重的灰色窗帘,山那边的东方已经开始发白。71局的字板仍然孤独的在东方的楼上亮着灯光。就像八年前,他第一次来到71局。因为母亲的死亡,71局—-这个世界天才少年的组织—-莫名其妙地闯入了他的生活,从此以后他有了个新身份—-71局的职员。

吴晓右手摆弄着一个混乱的9*9魔方,几秒便还原了所有的色块。望着东方慢慢越来越发白的天色,却越来越迷茫。他不知道自己八年前为什么会加入71局,也许是自己幼小没主见,也许是自己真的只能依靠这个陌生的71局。只是
记得有个带着墨镜的西装男人曾拿着一份报告说过:“你具备一切进入71局工作的条件,介于你没有了监护人,以后71局便是你的监护者。欢迎来到71局,天才的世界。”

“吴晓?”敲门声轻轻的传来,吴晓抬起略略无神的眼睛,看向那扇复古的木门。“吴晓你起床了吗?吴晓!”门外女孩的声音带着或轻或重的喘气声,显然是刚刚跑来的。

betway体育app, 
“在。”吴晓简单地答应道,走去开了门,看到的是一个面容清秀乖巧的女生,“素雅,有事吗?”

  欧素雅狠狠地喘了口气,才说:“局长让咱俩过去了。”

 
“哦。”吴晓转过身去,“等我一下。”便关上了门。两分钟左右,门又开了,欧素雅看到的是一个整洁俊朗的男生走了出来,只是在他的脸上,看不到一丝少年该有的阳光。取而代之的是不相称的老练,成熟,与疲倦。

 
“走吧?”不知道为什么,欧素雅总觉得站在他三米以内的地方,都感觉在极地里一样冰冷,和他说话总是能把你憋的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局长找咱们干嘛?”

  “呃… …你看了昨天的新闻了吗?”素雅反问道。

 
“没,怎么了?”两人走在71局的走廊里,阴暗的走廊总是反复强调着这里的秘密。素雅咬了咬嘴唇,轻轻地说:“你知道吗,h市,又有人像那样死了…
…”

  吴晓的眼睛闪出来一丝恐惧的光芒,终于有了些神气。

  “我想,局长应该就是找我们说这事,没准儿我们要回h市…
…”素雅认真的说。


作者地盘

                       
首先呢,对不起各位读者啦,由于夏芒家中有事,所以很久没有更新《黑白键》这篇小说了,希望大家能原谅夏芒(o^^o),为了大家能有更好的读感,夏芒想做一个小小的改变,就是《黑白键》暂时更新缓慢。可能隔几天夏芒才会把修改好的《黑白键》献给大家。对不起啦……(跪求原谅)

                       
当然啦,为表夏芒的认真悔过,夏芒为大家带来了一部新作《71局》,也是夏芒第一次试写悬疑推理小说的。求各位大大关注啊!想看《黑白键》的大大也可以在评论区评论“1”,夏芒再决定接下来的打算。。。(大大们的决定影响夏芒的进度哦!)

《71局》悬疑推理小说,封面

下面有夏芒爆照!(能看到的一定是真爱)

夏芒爆照喽!

betway体育app 1

《71局》的封面

     “女人的第六感真是…
…”吴晓和欧素雅坐在准备飞往h市的飞机上,吴晓白了欧素雅一眼说:“还真是让你说中了。”欧素雅带着无线耳机,里面放着轻柔的钢琴曲,手指甲却紧紧地扣着拿着的那份h市的档案资料,很紧张地说:“你…不看看…资料吗?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需要。”吴晓望向飞机外慢慢活动的景色,清晨连绵不绝的金色云彩外顺着太阳的跃起而越来越灿烂。“你要是想听,我现在就能背一遍。”

 
“好好好,你厉害好吧。”欧素雅紧紧地闭住了眼,手中的那份资料纸页上被深深地刻上了指甲掐过的痕迹。“都坐过几次飞机了,还害怕?”吴晓笑了一下,瞄了一眼她紧紧攥着的资料,上面被素雅用红笔勾出了几句—-“死者李佳颖,38岁,很怪异地死在了桌子上,桌子上用口红写着三个数字组‘7,45,49’…
…”

 
飞机一阵颤动后降落在了h市的机场,一位中年警官将他们接到了早已经等候在机场外的黑色别克轿车。“你好,我是h市公安局的警官,姓刘,是你们71局局长的朋友。”中年警官说到,“两位刚到,需要什么可以和鄙人说一下。”

 
“直接去现场吧。”吴晓说,从车窗望向一片陌生的h市。八年了,他已经忘了吧,对吧,忘记了。看着周围的一切在车窗的带领下一抹抹地消失,跑掉。只是为什么周围的一切却好像在什么时候见到过一样。

  仿佛,就是在昨天见过的一样。

 
吴晓出神地看着外面,诧异这一段段奇怪的感觉,仿佛自己置身在车内,灵魂却已经先一步到达了目的地。车慢慢停在了一个小胡同的的胡同口,欧素雅收起了资料,却看到吴晓仍然呆呆的看着外面的风景。“内个,吴晓?”欧素雅凑过去捅了捅吴晓的肩膀,“干嘛咧,到了!”

 
吴晓冷不丁打了个寒战,一脸茫然地看了她一眼。抿了抿嘴,下了车。抬起头看看这里的景色,居然发现一切都那么奇怪的熟悉。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