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穿越鬼故事《迷魂之城》连载8

正骑着车,飞着,奔着,快到警察局大院门口的时候,突然,看到大门外侧攒动着一群身穿学生制服的年轻人,手举着标语,嘴里还在喊着响亮的口号:“打到日本帝国列强,日本人滚出中国,滚出租界!”可是个不得了,怪不得声音这么熟悉,原来是雅琴,平常看她文文静静,弱不禁风的样子,今天不知道哪里的这种力量,声音震撼有力,响彻全场。

冥婚习俗

说是迟,那是快,我赶忙拿出夜间紧急集合的速度,三下五除二套上警服,随便蹭了几下牙,抹了把脸,就冲出门外,骑着我的警用自行车“小黑”,一路狂奔,直扑警局。

然后又转身对前来帮助雅琴的示威学生说了声:“大家回去吧,警局那边我去说,一定会给大家一个圆满答复的。”众人一听我这么说,感觉再闹也是无趣,也就索性散了伙。

                              正文

看我这么说,雅琴嘟囔起了小嘴,貌似狠生气的和我说:“干嘛跟你回去,我在给我哥请愿呢!”现在的我那还管得起这么多:“走,现在就走,回头我再和你解释。”于是不由分说我是一把将雅琴拉出了游行队伍。

          预告:下一章   魂回梦中梦

这个时候啥也别说了,我一把上前将雅琴一下拉了下来,抱在了怀里,只见雅琴还有点害羞不好意思,嘴里不停的说:“干嘛呀,干嘛呀!仲成哥,你弄疼我了!”由于心急如焚,我的手确实用力狠了一点,赶忙又抽回了双手:“小琴,跟我回去吧。”

话说雅琴,第二天早上起的贼早,当我还在梦乡里恍恍惚惚的时候,就听到我房间对面的开门吱吱呀呀的声音,老式的旧门就是这样的,一有点动静就听得清清楚楚,再说在以前的军营和现在的警营,养成了睡觉警醒的习惯。迷迷糊糊但是没到上班的生物钟点,就是不想起来。

这个时候我想起了黄老伯,这个时候应该是他们父女重逢的时刻,然而我呼唤了至少七至八遍,还是没人回应。“仲成哥,那里有一封信!”晕死,他爸没到邮政局或者快递中心上班可惜了,没事就会鸡毛留言呀哈。

这时突然冲学生人群中传出来一个声音:“快送医院!”此时此刻,哪来的车辆,如何送院呢?再看雅琴伤势好像极为严重,可以感觉到呼吸和心跳极其的微弱,看来一切都将是徒劳。

这时,只见黄老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然后对我喊了一声:“闭!”然后我也不知道怎么的,自然而然的自己闭上了眼睛,且屏住呼吸,而此时的我可以很明显的感觉,在我额头处有一股热热的气团,接下来大脑开始处于混沌状态,恍惚间又听到一声:“起!”我的身子感觉就向一团棉花一般,慢慢的悬浮了起来。。。

妈的,学生们原本就是想通过游行示威,喊喊口号以此引起政府和警方的重视,这下可好,学生们此时也再抑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恼怒和愤恨,轰的一声围了上来。

(下面的还写吗?对不起大家了,不写不行呀,其实不写也许更是不尊重某个群体的大家呢。)

近身一看不得了,当时的我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差点晕了过去,原来中枪在地的是我的雅琴,我最亲,最爱的小琴,只见她嘴唇处流着鲜血,淡蓝色的学生上衣,浸满了鲜血,愣过神来,我赶忙上前一把扶住了她的腰身,大声疾呼:“小琴,小琴,你醒醒,不要吓我,你醒醒!”

也不知过了多久时间,突然我的耳边想起来一声“回!”字,睁开眼一看,我竟然还是安稳的睡在当铺的睡床右侧,而左侧竟然雅琴也在那边静静的躺着,慢慢的她的眼珠好像在不停滚转,四肢也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此时在我脑海中突然崩现出两个字,估计这里都会认为是“诈尸”吧!,呵呵,是“复活”!

眼看就要把警局的大门撞翻,正在这个时候昨天那个翟副队长,横眉瞪眼,荷枪实弹的走了出来,并且大声呵斥:“你们几个学生娃娃想干什么?是不是不想活了,租界是民国和日本国两个国家间约定好的事情,岂是你们几个娃娃喊几句口号就能改变的,你们的心情我可以理解,但是,我现在作为警局的代理队长,你们再这样不听劝告,如此放肆,那就别怪老子的枪子不长眼睛!”

从八仙桌上拿起并拆开她老爸给她留的这封信,我们俩都禁不住泪流满面,欲知书信内容,后情如何,且听下章分解。。。。。。

当然如果雅琴不死,何谓鬼故事?确实也有很多看客读友,反映了小说里恐怖内容太少的问题,想想确实大家讲的也是有道理,因此这一章,再不忍,再不愿,看来雅琴是必死不可的了,对不起了,俺梦中的民国女孩—雅琴!

(呵呵!其实这次我也是带着黄伯父给的一个特殊任务和使命呢,啥呢?也就是章节名字所述:“金玉合体”呀betway体育app,!如不合体,雅琴就不能够完全按程序逆袭复活,不想让他们鸳鸯合体的看客,若雅琴不能成功复活,您们能负的起这个责吗?哈哈哈哈。。。)

文前絮语:雅琴终于死了,我其实深深的知道,此时此刻,爱她的恨她的人都希望她死,为了剧情的浓淡惨烈,最好能赶快就尽快的死!但是,从笔者内心来讲,确实也不忍心和不舍得让雅琴离开这美丽的人间。

不一会儿,雅琴竟然冲我开了口:“仲成哥,我怎么在这里呀,我好像做了一个梦,梦到我中枪。。。。。。”听到这里我赶忙捂住了她的嘴巴,伸出了我的右手食指:“嘘”了一声。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