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是徘徊花?

图片来自网络

图片来自网络

他抬头看着镜中自己那张从青春期便开始长满大片丘疹状痘痘的脸,密密麻麻,顽固地从额头长到两颊再延伸到腮帮。有的痘顶端发红发亮,还有的已经破开,流出血与脓水的混合物。

孟桑洗完澡以后正在镜子前梳头发,她看着镜子中的自己,白皮肤大眼睛一笑两个酒窝,怎么看都是个萌妹子,谁知道她却是个准刑警呢。

这样一张脸,让他饱受欺负、侮辱、排挤、嫌弃。

突然她手顿住了,心脏惊得停了停,因为她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嘴巴动了,张张合合地说着什么。

昨天,当知道自己出国进修的名额从考核绩效第一到被内定替换时,他多年忍受的委屈爆发,冲到老板面前大声质问,换来的却是老板鄙弃的眼神及轻飘飘的一句:“要考虑公司形象。”

可她明明没张嘴,那镜子里是谁?

回家路上,行人看见他的脸都纷纷皱眉闪躲,似躲避一个病毒。

她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再次往镜子里看去。

他收回看着镜子的眼睛,低头盯着自己手上的刀,微微使劲压在左手手腕,脑海中有一个声音不停地说:“切啊……切下去啊,切下去就解脱了……”

突然,“她”开始咧嘴,两侧嘴角扯到耳际,露出森森白牙,眼神凶戾,头突地凹陷下去一块。

他右手加大力度,手腕上压出一道血痕,蓦地,他手一松,刀“哐啷”一声掉到地上。

孟桑看着镜中诡异的景象,大声尖叫着往后一退,猛地清醒过来。

他坐在遇色酒吧熟悉的角落里,这里灯光昏暗,没人能看清他的脸,他可以自在地一杯接着一杯地喝酒,像是要把藏在心里的苦都喝掉。

她睁眼看着眼前黑漆漆的屋顶,听着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深深地吐了口气,原来是做了个梦啊。

就在他醺醺然之际,一个披着秀发,身着白色长袖连衣裙的女孩来到他身前,她说:“帅哥,介意请我喝一杯酒吗?”

她想顺顺憋气憋得生疼的胸口,却发现自己无法抬起手。

他眯着眼,视线模糊地看着眼前的女孩,唇角上翘:“不介意。”

她慌张地抬手动腿,但使出吃奶的劲也无法移动一丝一毫,好似灵魂被禁锢在一截木头桩子里。

……

她想,难道自己这是遇到鬼压床了?

经过邻居被杀案件(见《谁是凶手》)后,孟桑从租住的房子搬回了自己家。在家其实都挺好的,吃的好、睡得香,唯一不好的大概就是经常出现在她家餐桌上的林焕志。

这时,她感觉自己左耳边有一股冷风吹来,好似有个人贴着自己的耳朵喃喃低语,她甚至能感受到这人开口说话时贴着自己耳廓边张张合合的嘴唇。

她埋头苦吃,每一次伸筷子时都偷瞄两眼林焕志,生怕他又抽风地夹蔬菜到她碗里。

她惊悸地挣扎着,她想睁开眼看看是谁,她想抬手推开那个头,她眼睛在眼皮底下急速转动,心一直高高提起,仿佛过了一个世纪,她终于恢复四肢支配权。

孟桑天生爱吃肉,觉得吃绿色蔬菜的都是属兔子的,但神奇的是,无论怎么爱吃肉也不见她胖起来。

betway体育app,她猛地睁开眼往头左侧看去,没有人,只有夏日的一缕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射进来。

孟桑正打算把碗里的蔬菜丢桌上,还没移出碗口,就见林焕志转头盯着她,她心里一个激灵,默默地将筷子转了个弯,把蔬菜喂到自己嘴里。

她慢慢坐起身,头木木的,分不清刚刚那是梦境还是现实。

“铃铃……”林焕志电话铃声响起,他接起电话后说了声“知道,马上到”后,转脸对孟桑说:“局里有案子了,走。”

“铃——”电话铃声响起的声音吓得孟桑抖了一抖,她下床拿起手机。

等他们急匆匆抵达局里时,就见值班的王皓大步走了过来:“老大,报案人称自己的女儿已失踪三天。她女儿叫李雪,是一家名叫大熊的直播平台的主播,自己一个人租房住在长富小区,三天前本该是每周例行回家吃饭的日子,但却没回家,也没有一个电话说明情况。”

接通后,一声严厉的斥责传了出来:“孟桑,几点了,忘了今天要做什么了?”

“她平时也会偶尔不回家,她妈妈就没当回事,结果都三天了也没回家,电话也关机了,朋友都联系过,没找到人,这才着急来报案了。”说完他努了努嘴,“喏,报案人在那边做笔录。”

她听着这熟悉的声音,激灵一下想起来,刚刚那是自己邻居家哥哥兼上司林焕志,今天是她去刑警队报道的日子。

孟桑转头看去,一个穿着花裙子,烫着小卷的中年妇女正比画着跟办案人员说着什么。她心里嘀咕,这妈妈心真大,女儿都不见三天了才来报警。

孟桑家跟林焕志家比邻而居,从小一起长大,林焕志因着自己大她三岁便以兄长自居,时时管着她,按林焕志的话来说就是不让孟桑出去为非作歹。

林焕志转头看了一眼后说:“确定是失踪?失踪后有人联系过家属吗?”

孟桑继承她家老头的衣钵,今年刚考上警察,分在了刑警大队林焕志的手下。

“这就是奇怪的地方,失踪三天,如果是绑架应该早就接到绑匪电话,但我问过,说没接到。”王皓挠了挠头困惑地说。

她急急忙忙地赶去刑警队,暂时忘记了早上那个诡异莫名的梦。

“会不会是吵架了离家出走什么的,现在的小姑娘都爱这么干。”孟桑在旁边插嘴道。

等她入职安排妥当才有空小心翼翼地向林焕志解释早上做噩梦才迟到,谁知他眼皮微抬地撩了她一眼:“以后每天早上给你电话叫你起床,免得你理由多。”

“不会,李雪跟直播平台签了约的,不可能不报备就不直播了,而且,她所有社会关系都查了,没人知道她去哪儿了。”

孟桑感觉自己受了一万点伤害,撇着嘴哼了一声,扭头就回座位了。

“那有她离开C市的记录吗?”

她以为累着了才会做了那样一个梦,可没想到,接下来的连着三个晚上她睡着后又开始了梦境。

“没有。”

跟之前一模一样的梦,又是从厕所照镜子梳头发开始到鬼压床结束,不同的是,这次她终于听清楚了,“她”说的是——“401”。

“调小区监控没?什么时候出的小区?”

可“401”代表了什么?

“调了,三天前也就是8月3日晚上8点左右出去的,然后就再也没回来。”

孟桑这一天都在想401是什么意思,工作起来心不在焉,就连被林焕志斜了好几眼都没感觉。

孟桑摸了摸下巴,李雪这是被绑架?拐卖?还是已经遇害了?可如果是绑架,为何至今没有绑匪电话?如果是遇害的话,尸体呢?

因着脑袋里转着问题,下班回家时一不留神被对门的李阿婆给逮住了。

林焕志在旁边沉默地听着孟桑跟王皓的讨论,“确定是失踪三天?李雪最后一次出现是在哪里?”

李阿婆住在她对门,是一个特爱聊天的老太太,一逮着人聊没有半个小时下不来。她每次都以“小孟啊”开始,再以“小孟是个难得的好姑娘,愿意陪我这个老太太聊天”结束。

“老大,你过来看——”说着,王皓快速打开一个页面,上面显示着对李雪手机信号的追踪,三天前晚上10点45分还有信号,之后就没有了。

“小孟啊——”

孟桑伸头看着记录琢磨,李雪手机信号追踪不到,多半是关机导致。是她自己关的,还是被别人关的?关机后又发生了什么?

孟桑听着这熟悉的开场白,就停在了电梯口,等着李阿婆走近后接过她手里装着蔬菜的袋子。

“王皓,你去跟大熊的人要一下李雪三天前的直播记录,看看最后出现在哪里。再看看前一段时间的直播视频,有没有异常情况,孟桑跟我走。”林焕志说完就转身出了大队办公室。

李阿婆这次并不像平时那样笑容满面,而是十分严肃地说:“小孟啊,你可别学隔壁那个姑娘,大晚上噼里啪啦地一顿吵。我们年纪大了,被吵醒就再也睡不着了哦。”

孟桑小跑几步跟上他,好奇问道:“林队,我们这是去哪里?”

“隔壁?那姑娘怎么了?”

“去李雪住的地方看看。”

“前几天晚上,有个小伙子去找她,哎哟,那小伙子一看就是二流子。你可别找这样的朋友。”

孟桑与林焕志来到李雪住的长富小区,这个小区位于大安门,是一个楼龄超过10年的小区,大门正对着一条小河,右侧是地铁口及公路,左侧是修建地铁围起来的区域,旁边留了一段窄窄的临时通道,再往前五十米左右是人声鼎沸的餐饮一条街。

“她们吵架啦?因为啥呀?”孟桑好奇地问道。

河边路灯不多,昏黄的路灯只能照见大门口的一小段区域,临近地铁口的那侧大概有一百米都处在黑暗当中,孟桑一踏上河边的小路就感觉阴森森、心里慌慌的。

“这个,老太婆就不知道了哟。哎,我到了,小孟啊,你是个难得的好姑娘。”李阿婆笑眯眯地接过塑料袋进了家。

李雪的家并不大,小套一带两个小小的阳台,屋里收拾得很干净,客厅的阳台上养了几盆绿萝,缠缠绕绕,绿意盎然。

孟桑不知怎么回事想起李阿婆的话,抬头往隔壁看了一眼。

走进卧室,小小的,但布置的很精心,大片的粉红色和蕾丝看得孟桑心里起腻。她伸手拉开靠着墙边的衣柜,惊呼一声:“好多名牌!现在当主播这么挣钱吗?”

就这一眼,惊得她往后退了退——隔壁家门牌号正是401!

只见李雪那个一面墙大的衣柜里全是让人耳熟能详的知名大牌衣裙、包包,她甚至还在里面看到几件性感至极的内衣,黑色的、豹纹的,竟然还有兔女郎的!

因着孟桑家门口贴的春联挡住门牌,她从来没注意过自己的门牌号,这一看之下,心里冒起冷气,全身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她趁林焕志走过来前“砰”地关上衣柜。

她搓着鸡皮疙瘩暗想,没这么巧吧,这也太玄乎了。

“发现什么了?”他迷惑地看着莫名脸红起来的孟桑。

她轻手轻脚地走到401门前,伸手敲了敲门,“咚咚”,没人来开门。

“没……没什么,就是柜子里全是名牌衣裙包包之类,没什么好看的。”孟桑红着脸望着屋顶。

她又加大力度敲门,过了一会儿,还是没人。

“名牌?记得回去查一下李雪的收入情况。”说着,他顺手打开了李雪的电脑,一阵机箱的嗡鸣声后,电脑屏幕亮了起来,并没有开机密码,入眼便是一张李雪穿着白色短裙撇开腿坐床上的照片,清纯中带着性感,很是招人怜爱。

最后她偷偷地把耳朵贴在防盗门上,很安静,什么声音都没有。

李雪的QQ设置了自动登录,林焕志看着她长长的聊天列表,微微皱了皱眉,招呼孟桑道:“孟桑,你来检查下她的联系人,有可疑的记录下来带回局里调查。”

她在门前来回转了几圈,牙齿咬着大拇指,这是她思考时的标志动作。

孟桑看着眼前不断跳动的信息提示框,头都大了,算是知道为什么叫她来看,她不满地嘟嘟嘴,斜了林焕志一眼,认真地看了起来。

孟桑转头去敲了李阿婆家的门,很快李阿婆就来开了门:“哎哟,小孟怎么还不回家,怎么了?要不要来阿婆家吃饭?”

大约看了半个小时,她发现大部分都是无用的粉丝吹捧、调戏的信息,但其中有两人引起了孟桑的注意。

“不用了,谢谢阿婆。我就是问问,401那姑娘吵醒你那天是什么时候啊。”

一个网名叫陌路,大概是送李雪那满柜名牌的男人,他们的聊天记录都是李雪问他要东西,他让李雪去××酒店,重点是曾在李雪失踪前一天发信息让她去找他。

“我想想看,大概四五天前吧,说起来挺奇怪,我以前早起买菜还能碰到她呢,这几天倒是一次也没遇见过她了。”

一个网名叫深情如斯,他不断给李雪发一些叮嘱注意身体,按时吃饭之类的家常信息,就算李雪长期不回,也自说自话地很开心,而同样的,聊天记录止于李雪失踪前一天。

“谢谢阿婆了。”

其他QQ还不知此号主人失踪,依然不停地闪动着持续给李雪发信息,询问为何不直播。

孟桑谢过李阿婆后就回了家,但一直有个疑问在心里,就有点坐立不安,抓心挠肺的。

孟桑暗自琢磨,这么巧,这两人信息都断在李雪失踪前一天?

她坐在家里竖着耳朵听着隔壁的动静,一直到半夜,一丝响声都没有。

王皓留在局里调取了从大熊直播要来的视频,聚精会神地紧盯,不错过任何一个可疑之处。

也不敢睡觉,怕一睡着那个噩梦又来骚扰她。

孟桑跟林焕志回局里,找技术科追踪那两个QQ号使用者后,就看见双眼都快盯成斗鸡眼的王皓。

她睁着眼等到天亮,心里想到,宁愿对着一具尸体,也不要面对未知的恐惧。

她从兜里掏出路上顺手买的眼药水,拍拍王皓的肩膀:“皓子,滴个眼药水休息会儿。”

孟桑顶着两个黑眼圈去了刑警队,她避着林焕志把队里跟她脾性相投的王皓拉到楼梯角落里。

王皓接过眼药水放到桌上并没有滴,他转头对林焕志说:“老大,李雪8月3日晚上最后出现在小区附近的地铁口,时间是10点36分左右。”

“皓子啊,你说,咱俩是不是好兄弟?”孟桑搭着王皓的肩膀问道。

“那么,失踪地点大概就是地铁口到小区口那大概两百米的河边小道。应该是一个清楚李雪平时行动轨迹的人,有可能是熟人或者是跟踪过她一段时间的人。”林焕志总结后问道,“视频有什么发现吗?”

“说吧,借多少?”

孟桑坐到旁边看着播放视频的屏幕,时间显示一个月前。

她轻轻踢了王皓一脚,“谁要跟你借钱了,是这样的,晚上咱俩去办个事——”

视频里的李雪,一双莹莹大眼嵌在巴掌大的脸上,红唇两端微微上翘嘟起,不笑也似笑。

接着她便把自己连续几天做的梦跟401的情况全给王皓说了,末了要求王皓晚上必须配合她行动。

她穿着一件低胸吊带裙,正坐在一个年轻保安身边,保安背后是闪烁着霓虹灯光的酒吧,名字叫遇色。

她计划半夜偷偷去401看看情况,叫上王皓是为了让他去开门。

李雪笑眯眯地把镜头对着她与那个使劲把自己的脸藏起来的年轻保安,“你很帅呀,遮着脸干吗?”

“我说桑儿,真要这样?这可是犯法的。”王皓抖着手拿着开锁工具,扭头跟孟桑确认。

孟桑听见这话仔细盯着那保安——小眼宽脸,塌鼻头,寸头,一股憨厚之气,疑惑道:“哪里帅啊?我怎么没觉得。”

“别废话,赶紧的。我这是确认下到底怎么回事,万一这姑娘真有事,咱俩这样也算是帮着忙了不是。”

王皓“嘿嘿”两声,“那你觉得谁帅?”

正说着,“咔嚓”一声,401的锁开了。

她转头看着林焕志,刚想回答,却发现林焕志竟也盯着她,似认真等她的答案。

孟桑握着门把手往外一拉,扑面而来的除了浓浓的黑暗还有刺鼻的臭味。

孟桑默默咽回了涌到嘴边的“林队帅啊”,恼羞成怒地捶了王皓一拳,继续认真盯着视频。

她与王皓对视一眼,都在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惊,这味道是尸臭!

不知看了多久,孟桑已有点昏昏欲睡,蓦地听见耳边传来皓子激动的大叫:“老大,桑儿,有了!”

她轻轻关上了打开一半的门,看着王皓道:“报警吧。”

孟桑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过来,她望了望外面的天色,已微微发亮,转头盯着王皓手指的方向,“咦,这不是那小保安吗?”

在等警察来的过程中,她背靠着墙语气幽幽地问王皓:“皓子,你说,我那个梦……”

“对,是他,我发现他在这一个月的时间,出现在李雪的直播视频里面好几次。你们来看——”王皓说着把小保安出现的地方全都圈出来。

“严打封建迷信啊。你看过一个新闻没?姐姐梦见弟弟的埋尸地,帮助警察破了她弟弟被杀的案子。”

孟桑发现,视频里的小保安出现时间还比较稳定,隔几天就能看见他跟在李雪身后不远处,躲躲藏藏的样子,好像是在跟踪。

“可我跟她没关系啊。”

她疑惑的眼神与林焕志一夜没睡却依然清明的眼睛对上,他说:“把他请回局里协助调查。”

“你不是警察嘛,近水楼台呗。”

小保安被带回局里坐在审讯室里时,浑身带着一股慌张,这种慌张是一种带着点迷惘的不知所措的慌张,尤其是与孟桑无意间对视时,竟然还会脸红,看得孟桑大呼神奇。

过了不久,警察到了。

“姓名?”孟桑边问边记录在案。

林焕志皱着眉毛用眼神溜了孟桑一圈,没看到她受伤,便又恢复面无表情的样子问道:“怎么回事?”

“王小利。”

孟桑往王皓身后缩了缩,企图以王皓的身体挡住林焕志严厉的眼神。

“年龄?”

“报告队长,我跟孟桑无意间发现这间房子有尸臭,怀疑有情况。”

“23。”

林焕志看了看躲在王皓身后的孟桑,转过身安排法医、勘查人员先行进入拍照取证。

“性别?”

孟桑与王皓带好手套、鞋套、口罩后跟在林焕志身后进入401。

“……男?男!”

一踏进大门,那股尸臭更加浓郁,争先恐后地往孟桑鼻尖扑来。她忍了又忍才把那股呕吐的欲望忍了回去。

“知道为什么叫你来吗?”

孟桑抬眼环顾,此间格局为一室一厅与她那边正好形成对称。客厅一片凌乱,水杯碎了一地,地板上散落了几个抱枕,桌椅似乎都移了位置,餐桌脚下还有一只摔碎的手机。

小保安把头摇得像个拨浪鼓,“不知道。”

她往卧室那边走去,卧室杂乱程度不下于客厅,衣柜里的衣服都被翻出来扔得到处都是,化妆台前的瓶瓶罐罐也歪歪倒倒地立在上面。电脑桌上的电脑呈待机状态,看上去似乎是被入室盗窃的贼乱翻所致,但总有种说不出来的违和感。

孟桑抬头盯着他的眼睛,“李雪失踪了。”

突然,厕所位置传来惊呼,孟桑迅速往厕所方向走去。

王小利眼睛瞬间睁大,不可置信、震惊、焦急,唯独没有慌乱和心虚。

刚走到门口,就被林焕志一把拉住,他黑黝黝的眼睛看着孟桑,“做好准备。”

他眼圈蓦地红了起来,胸口抵着桌子使劲向孟桑这边倾斜,急急问道:“她怎么会失踪?找到没有?”

孟桑心理“咯噔”一下,忐忑地往里面望去,她一眼就看到厕所里,挨着镜子的那堵墙边有个一米来长,已经被起开一半的水泥墩子,露出里面已经开始腐烂的尸体。

“没有,但是我们在她直播视频里发现你出现了好几次,你为什么跟踪她?”

她看着那具尸体,想到纠缠了自己几个晚上的噩梦,不受控制地抖了抖。

王小利听到问话,脸刷地通红,他低着头,右手不断抠着自己左手食指,吞吞吐吐地说:“我……我就是觉得她很漂亮,晚上还出去直播,我怕她有危险,所以……所以才在我每周休息的时候跟着她。”

似乎感觉到她的害怕,林焕志安排她去客厅帮助收集物证。

“那你为什么不跟她一起走,要鬼鬼祟祟地跟在后面?”

等尸体与物证先一步送回局里后,她与王皓、林焕志也后一步离开。

“她那么漂亮,我怎么好意思站她身边,远远地看到她安全就好了。”

她一脚踏出大门,恍惚觉得好像是穿越到了另一个世界,四周昆虫的叫声驱散了围绕在她身边的冷意。

孟桑万万没想到会是这样的一个答案,她继续问道:“李雪失踪那天,也就是8月3日你在哪里?”

局里办公室,孟桑与队里同事一起围着一块白板讨论今天的案件情况。

“你……你们怀……怀疑我?”王小利激动得脸涨得通红,额头在空调房里也冒出了一层密密的汗珠,他使劲摆手晃头,“不是我,不是我,真的!那天我在遇色通宵上班,不信的话你们可以去查的。”

林焕志敲了敲白板说到:“经法医初步鉴定,死者为女性,年龄25周岁左右,身高160cm。脖子有掐痕,脑后有明显撞击伤,但具体死因还得继续检查。孟桑说说,你们是怎么发现那间房间有问题的?”

调查后看到小保安的不在场证明,孟桑有点失望,闹了半天没逮对人。

孟桑站起来简单地说了下李阿婆的八卦引起自己的猜疑,然后就约着王皓前去查探的经过,隐去了梦中的情形。

她看着林焕志淡定的样子,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一点都不失望?”

林焕志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也不知道是不是识破了她的谎言,他在白板上写完死者信息后问道:“你们觉得这起案子是因为什么?是图财害命、感情纠葛或是仇杀?”

林焕志板着脸对孟桑说:“办案讲求证据,证据到了自然会破案。身为刑警急功近利最要不得。”

话一落,王皓“蹭”地站起来:“老大,我觉得是图财害命,房子里一片乱,明显是窃贼寻找财物弄乱的。”

得,又被教育了。孟桑摸了摸鼻子准备转移话题时,技术科的同事将QQ号跟踪报告交了过来。

又有人反驳道:“为财还会用水泥把尸体埋起来,感觉不太像,而且卧室的电脑还在呢。”

她伸头一看这两个QQ号,“陌路”属于C市一位科技新贵韩奇,“深情如斯”属于一个公司的程序员孙荣。

这时孟桑站起来说:“林队,我也觉得不太像盗贼所为。屋里过于混乱,虽然一眼看起来像为财,我觉得凶手像是故意伪装了现场误导我们。”

韩奇住在人民公园旁的汉唐小区,与李雪相识于直播平台,他只要有空就会看李雪直播,刷刷礼物。后来两人发展成床伴关系,8月2日晚7点左右约过李雪去晋阳酒店,大概在9点后离开。他在李雪失踪当天一早就乘飞机离开C市去谈生意了,有明显不在场证据。

林焕志点了点头:“孟桑明日一早去锦悦小区3单元周围问问情况,王皓去查一下死者身份及社会关系。小李,你把现场带回来的那部摔坏的手机一并送到技术科看能不能恢复数据。等你们资料收集完,我们再碰一下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