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时候的那些事

突发奇想的想写一下自己,为什么呢?我也不知道…可能是担心自己年龄大了,就会忘掉一些事情吧,或者在若干年后,看到了,想起来,会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印象中的小时候,砖墙、瓦房、大铁门,旁边有条河,噢,还有高压电区,对的,是高压电区。只记得刚开始的时候,大人们都说那里叫做济河,再后来,又听说叫什么济河变,直到上了学前班才知道,原来那里是个变电所,但是,变电所是干什么的呢,当时仍然不知道。

betway体育,印象中的我,从小的时候身体就不好,经常往医院跑,再者就是喝药,喝中药,还有那么点记忆,老式的大搪瓷碗,碗口很大,但是比较浅,每天熬好的中药都在搪瓷碗里面,就那么直接喝,一喝就是好几年。听我姑姑说,刚开始的时候,我是哭着闹着不愿意喝,中药的味道不好闻,不愿意喝是正常的,家里人是使出了浑身解数,连蒙带骗、威逼利诱、软硬兼施,总算是让我喝下去了,再后来,熬好的中药装在搪瓷碗里,我自己抱着碗就咕嘟咕嘟喝完了,我妈却在一旁留着眼泪。也许是从小喝中药喝了太长时间吧,现在闻到中药味儿反而是香的,哈哈。

还记得有一次,我在济河变门口遭遇了马蜂,虽然只是那么一只。当时,它在墙上趴着,我正在无忧无虑的走着路,突然就瞅到了它,那一瞬间,没有任何征兆的开始紧张了,脑子里还在想着,它不会突然飞过来叮我吧…然后,它就飞了过来,顺利的趴在我的脸上,将毒刺扎了进去。我不知道我当时哭的声音有多大,反正是院里的大人跑过来了,是谁也记不清楚了,那个家伙还趴在我的脸上没走呢,“啪”的一巴掌,它掉在了地上,我还在那惊天动地的哭着。后来据说我那半边脸肿的老高,还肿了好几天。

小时候的生活总是无忧无虑的,整天一堆小孩,跑去河边玩,跑到小树林玩,也不知道都玩的什么,但就是玩的那么起劲。当时爸妈的很多同事,对我的评价都不错,说小孩子挺乖的,其实想想并不是那么一回事,我还清楚的记得那次的事情,小叔到我家里去了,我跑去院子门口玩,刚巧有个推自行车卖面藕(藕的孔里面塞的大米,在糖水里煮熟,小时候很喜欢吃)的经过,我就噔噔噔的跑回去找小叔,让他买面藕给我吃,当时是什么情况也忘记了,小叔不给我买,我哇的一声又哭了,小叔没办法了,出去给我买了一根,买回来之后又给我切好,端到我的面前让我吃,那个时候我的犟驴脾气上来了,死活就是不吃,一直在哇哇的哭,后来爸妈下班回去了,又劝了好些时间,我才假惺惺的去吃了早都想吃的面藕。这真是一点都不听话,现在想想,当时小叔就应该直接给我一巴掌,打过之后老老实实的吃东西,还不许哭。其实家里人一直都很宠我的,甚至有些溺爱。

小时候不知道爸爸妈妈上班是什么意思,只知道他们每天都要上班,然后到了时间就会回到家里,那个时候院子里有好几个小孩,成天一起玩,倒也没觉得什么孤独。就记得爸爸当时用一个挺大的机器去生产地板砖,后来,机器就不见了。直到长大之后才了解,那是我爸自己研究出来的生产地板砖的机器,还申请了专利,但后来好像是为了给我治病,就把专利卖掉了。我爸是个绝对的人才,这一点一直到现在都不需要去怀疑,小的时候,家里用的桌子、椅子、沙发、壁橱,全部是老爸亲手做出来的,这个很自豪。嗯,之后,之后的记忆就直接跨度到小学了,应该是还没有上小学的时候,我家搬到了市区里,住在电业局家属院,刚搬过去的时候很兴奋,因为我家住在二楼,要经常的上下楼梯,而那个时候的上下楼梯,对于我来说,是一件很新鲜很新奇的事情。

不久之后,开始上小学了,家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只小狗,叫做小黑,那时候放了学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逗小黑玩,然后被爸妈叱喝着去写作业,然后吃饭,睡觉,其实作息还挺规律的,直到我学会了看动画片。那个时候应该刚上三年级,整天回到家就想着看动画片,看完了之后还不好好的写作业,自己在本子上瞎画动画片里的卡通角色,后来发展到上课也不听课,继续瞎画,成绩开始直线下降,再后来,动画片已经无法满足我了,开始去借、去买小画书(小人书)看,而且当时觉得戴眼镜很好玩,自己也想带,但是听说只有近视眼才能去戴眼镜,于是各种打听如何能近视眼,后来听说了一种方法,晚上睡觉的时候,找个小电筒,把自己蒙在被窝里,开着电筒看书,很快就会近视眼了,于是我就开始攒钱买电筒,那个时候每天家里给五毛钱,早晨吃饭两毛钱就可以吃的很好了,中午和晚上全部都回家吃,每天可以攒下来三毛钱,攒了有半个月吧,终于如愿以偿的买了个小电筒,开始了近视眼的奋斗过程,然而就这样过了半年,我发现我的视力越发的好,看东西比以前还清楚,最终感觉想成为近视眼实在太难了,于是就放弃了。就这样,我被打到了四年级(因为学习成绩下降了,老爸恨铁不成钢,每天亲自检查我的作业,只要有做错的就立刻让我重做,再做错就是一顿打,基本上一年365天能被打360天,运气好的话过年那几天不会挨揍,但是我自己作的话,那又是另外一说了),小画书早已被我扔掉,开始看郑渊洁的童话大王,再后来,童话大王也无法满足我了,每天各种找书看,去看鲁迅,去看老舍,去找小说,去读散文,反正就是不看教科书。

对了,前面说到了我爸每天都要揍我,可能有人会问,你那个时候是不是很恨你爸。说实话,那个时候没有恨不恨这么一说,自己心里也清楚,他打我也是为了我好,尽管每次挨打的时候我又害怕又生气,但是又跑不掉,直到那一次。大概是在晚上七点左右吧,我爸和往常一样,刚刚把我暴揍了一顿,然后接了个电话,说要带我出去吃饭,我收拾好作业本,他回屋拿了瓶酒,就一起出门了。出了家属院门口,停在路边的一辆小厢货突然按了一声喇叭(那个时候的货车喇叭声音都是很大的那种),我刚好走到小货车的旁边,突然的一声喇叭响把我吓的浑身一个激灵,愣在那里了,然后就看到我爸跑到车前,拉开车门就要揍那个司机,后来被旁边的人拉住,司机也不断的道歉,这事才算了了。当时我没去注意太多细节,确实被吓到了,但我印象最深的就是我爸当时重复吼的话“你按喇叭怎么不知道先看看周围!吓到小孩怎么办!”,因为在我的印象中,除了揍我的时候,我爸一直是很斯文的一个人,从来不和其他人起冲突,没想到那天直接就那样爆发了。从头到尾我也没有吭一声,后来我爸把我抓的紧紧的走了,其实心里很感动,当时算是真正的明白了,爸妈再怎样吵我,揍我,最终都是为了我能好好的,真正出现情况的时候,他们绝对会想都不想的把我保护在最安全的地方。

我妈那时给我的感觉就是很安静,她不会去动手打我,不会过问这个事那个事,每次我爸揍了我之后还不准我吃晚饭的时候,她就会趁我爸出门的时候偷偷的给我煮一碗加荷包蛋的面,让我赶紧吃,其实现在都知道,爸爸出门就是故意留给我吃饭的时间,他们谁都不忍心饿着我,但是又不能不给我教训,否则不长记性呀,哈哈,严父慈母,最佳搭档!到了五年级还是六年级的时候,我也记不清楚了,当时爸妈都出门了,我被反锁在家里(别问为什么被反锁了,都是我自己作的)写作业,很快,作业写完了,又出了不门,很无聊,就对着茶几上的一只杯子开始画画玩,那时候用的是一支蓝色的圆珠笔,也不懂什么作画的技巧,只是觉得自己可以把杯子的立体感画出来,不知道什么时候(当你完全沉浸在某一件事物的时候,是真的不会注意到周边所发生的事情)我爸妈回来了,当我发现爸妈回来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把正在画的画往书下面塞,但爸妈又都看到了,塞也没有用,整个人就愣在那里了,无法想象当时的我有多囧。然后我就眼睁睁的看着我爸把本子拿走,盯着我画的水杯在看,我则在偷偷的观察我爸的脸色,以此来判断我等一下可能被揍多狠,结果出乎意料的,我没有挨揍。本子重新放到了茶几上,我爸问我:“这,是你这下午在家画的?”,“啊?是,啊,不是”我结结巴巴的回答着,“我那个,那作业都写完了,之后没事才画的。”,可能是我的话提醒了我爸,还有作业的事,“噢,对,写的作业呢,拿来我看看。”我又老老实实的奉上了作业本,经过检查,那次作业完成的还不错,所以就少经历一次皮肉的历练。晚饭过后,爸妈突然问我:“你喜不喜欢画画?”,我被问的莫名其妙,想了一下,说:“挺喜欢的。”,“你要是喜欢的话,在不影响学习的情况下,我们可以让你去学画画,你看怎么样,想不想学?”我爸看着我的眼睛说道。说实话,那个时候确实也想去学画画,但当时更想的是在出门学画画的那段时间可以不受家里的约束,所以就瞪着眼睛点了点头。之后才知道,我在绘画这方面是继承了我妈妈的天赋,我妈妈从小在山里长大,从来没有受到过绘画的培训,但是从小就喜欢画,当我妈把她小时候画的那些素描拿给我看的时候,对我是一种真正的震撼,我怎么也想不到,一支铅笔可以把风景、人物如此惟妙惟肖的留在纸上,如果我妈妈能受到正规的绘画培训,我绝对相信中国要再多一位知名的画家!

betway体育 1

现在,我是用充满怨恨的心情,将这篇文章写下来的,很抱歉带来的负能量。按亲情来讲,我确实不应该,不过心情的事,我此刻真心控制不住……

小时候我真的是一个乖巧的人,父母不管做什么事我都没有任何的怨言,包括打我这件事。我小时候做作业是喜欢拖拉的,周一上学,周日晚上才开始。不知道为什么,那时候总是问别人作业什么时候完成,听到答案后,我就心生羡慕。

一次,我下定决心要早早做完,结果回到家还是只顾着玩儿。那时候是周六的中午放学,我玩了一下午,到晚上非常想做作业,然后说动就动,开始做。做到一半,饭熟了,爸妈让我赶紧吃饭,我当时就是想做完作业再吃饭。可是,爸爸把我的作业一扔,忘了是打我还是骂我了,然后就让我吃饭。现在已经不记得当时的心情了,可我估计饭应该没吃好,作业一定也没心情写了!

还有一件事,那是夏天的一个傍晚,我的爸爸,逼着我穿衣服。我不穿,而且那时候我在想,如果我跑的非常快爸爸应该不会追着我让我穿吧,想着呢我就赶紧跑,结果我爸穷追不舍,最后直接拿着衣服朝我脸上狠狠的摔我。是的,最后我哭着穿上了,事情正如爸爸预想的那样,按他自己的想法,完美的得到了解决。

还有那些洗澡不听话,爸爸直接将我脖子上的项链拽下来;他出门不让跟着,非要跟着就拿石头扔;晚上让喝水不过不让多喝,多喝几口就说他往里面吐口水,然后我就真的往里吐口水被揍的事就不一一阐述了。总之记得,小时候难过的时候晚上就不愿意回家,就靠着院子里的大树,暖暖的。

小时候我和我妹也经常打架,我俩打的时候,我妈就拿鸡毛掸子狠狠抽我俩,然后我俩就不打了,每次我俩打架结局都是我俩被打,想想也觉得好笑。

印象最深的一次,就是邻居问我,你妈亲不亲你呀(我们的亲不亲指的是爱不爱的意思)那时候觉得亲不亲就是亲不亲脸蛋的意思,我想了好久,然后说不亲。记忆中妈妈从没亲过我的脸。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