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喜欢学姐,不服咬我呀!!!(她的手机·南雪国乡)

嗯,我就是喜欢学姐,就是喜欢姐弟恋,不服咬我呀!!

嗯,我就是不喜欢学弟,不喜欢姐弟恋,你走吧。

(1)

1.

    学姐变得又腹黑又傲娇之前,其实是个很受欢迎的美人儿。

当我知道小戴杨把我和他的故事写成小说时,我是极其鄙视的,特别是在看完之后。

   
不管是男生也好,女生也好,只要提到顾南雪,都会认为那是一个超级漂亮而且代码写的超好的女孩子。每年的情人节,学姐收到的花连寝室的桌子都摆不下。学姐是个温柔而和善的人,故而她的室友也都对她很好,别的女生寝室吵吵闹闹撕破脸的的事情在学姐的寝室几乎都没发生过。

我叫顾清,自命清高的清。只是计算机学院一个相对而言成绩好一点的女生,并不是所谓校花,也没有美到所有人羡慕嫉妒的脸。计算机学院女生基数小,自然周围男生就会多。小打小闹追过我的人有,可并没有夸张到所有男生都暗恋我。

   
学姐的周围总围着不同的男孩子,他们无一例外都属于在学校闪闪发光的男生,好几次我都在从教学楼回来的路上看到学姐和不同的帅哥走在一起,即使这样我也未见过或者听闻学姐有男朋友。

可能是名字里的那个清字,我的性子总归是相对冷淡,在对待外人方面。久而久之,院里有人就说我是高冷女神。

   
“所以其实当时我很想问你是不是同性恋来着,那么多男生追你呢……”我推着学姐往教学楼走去,初春时节的微风轻轻的吹起学姐的头发,隐约的我闻到一股若有若无的清香。

其实,他们忘记加了一个字,应该是女神-经。

   
“当然不是!”坐在轮椅上的学姐回答的非常快:“我是性冷淡,所以小戴杨你以后要是娶了也是不能得逞的,怎么样,渣男,是不是现在就要变心?我就知道你是个没良心的,嘤嘤嘤”顺带的,她还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双子座的我,总是有着两面性格。时而高冷,时而疯癫,人前人后完全两个样子。

   
听着学姐这略带调情意味的话,要是在半年前我一定会惊讶的目瞪口呆:这难道会是学院里口口相传的女神学姐?然而在和学姐相处了一个学期后,我已经接受了这样的设定,一旦接受了这样的设定,那么看上去似乎还蛮带感的。

2.

   
这样的调情是有过悲惨的先例的,学院的某一位学长曾经把学姐开玩笑的话语当成了真正的“调情”,想要去亲学姐,结果被一拳打在某些依照相关法规和政策不能描述的地方,差一点就失去了某些依照相关法规和政策不能描述的生理功能。事后学姐还装出一副受害者的样子指着那个学长说:“他想要非礼我呢……”

认识小戴杨是在学院开大会上,那个时候我是风纪委员,专门负责抓迟到早退的同学。给他们记小过,扣平时分,在大一新生面前好不威武。

   
面对这样的学姐,我只能同样很黄很暴力的回应:“没事,学姐,我还有1024论坛。”

那天是院长主讲,几乎在开场时间之前人就已经到齐。我站在会场门口,肚子空空看着里面黑压压的脑袋,就想起了北校食堂里的灌汤包子。皮软有嚼劲,肉多汁耐味。真想吃一笼,不打嗝。

    “哼,注孤生,活该单身一辈子。”学姐看了看我的右手傲娇的瞥过了头。

正想着,就看到会场空道蹲着一个人手里拿着包子在啃。

(2)

上帝一定太爱我,听到呼唤就给我送包子,下辈子一定要信基督好好报答他老人家。

   
学姐变成这样都是因为一起车祸,她在车祸中双腿失去了知觉,国内有名的医生都说学姐今后站起来的希望很渺茫。

我笑眯眯地走过去,想着要装作严肃学姐样子批评这个同学迟到,以没收包子作为惩罚好把包子据为己有呢,还是二话不说直接抢了包子开吃。

   
三个月后,在大家都以为学姐可能就此退学而扼腕叹息的时候,学姐坐着轮椅回到了学校,然而很多事情却发生了改变。

可怜我的行为快过我的思维,手已经伸进袋子里抓出了一个肉包塞进嘴巴。三下五除二吃完,还不忘优雅的从口袋里拿出纸擦干净嘴巴和手。

   
这都是后来学姐告诉我的,她说回来之后察觉周围的目光都变了,以前那些经常围着她的男生,虽然在她出事后并没有不再来往,但她感觉的到气氛之中微妙的变化,她曾用一个比喻来形容:从前的时候有个花瓶价值连城,人们争相竞价,有一天花瓶缺了一个角,虽然还是很多人喜欢这个花瓶想要,却在买之前会问一问:你这个花瓶缺了一个角啊,为啥还卖这么贵?

“好啦,下次开会不要迟到了哦,吃完就快点进去吧,这次我就不记你名字啦。”

   
“可是花瓶就是这个价,他们从前买不起,以后也不会降价。”学姐如此说道:“我从前就不喜欢他们,并不会因为我变成什么样就改变了,而且我也忍受不了他们推我出去的时候旁人的目光。”

我对着学弟露出一个无比温柔,令人陶醉的笑容。语气柔和的冲他说,末了还不忘问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那我呢?我推着你出去就没事么?”我忍不住很作死的问了一句。

“我,我……我叫……戴杨。”

   
“你呀!”学姐甩了甩头发,回头给我一个明媚的微笑说:“人家应该只会把你当成请来的保姆吧。”

戴杨嘴里边吃包子边含糊不清的和我说着他名字,眼神汪汪的看着我。

   
事实就是这样,顾南雪这三个字就像一块洁白无瑕的美玉,以前任人如何挑剔都无从攻击,现在突然有了一个瑕疵,就被无限放大。

可爱的好像一条小狗,我忍不住伸手在他的小寸头上摸了摸。用的是那只抓包子迅敏的右手,上面的油渍都没擦干净。可是,这么可爱的学弟一定不会介意。

   
这样微妙的气氛不止是在男生中,在寝室也是一样,室友们开始在背后议论学姐,原来以前很多围在学姐身边的男生都是她室友们的暗恋对象,以前的顾南雪无懈可击,就算这些室友想要和她撕逼,她只要微微一笑做出一副我不在意的神情就能大获全胜,因为所有的人都会觉得是顾南雪大度,而那个室友是丑人多作怪。之前寝室如此的和谐,其实都是因为全寝室有着顾南雪这样一个共同的敌人,所以在其他女生之间才没有大的矛盾,可顾南雪这个敌人又太强大,即使群起攻之也不是敌手,故而寝室内维持住了一个堪称模仿的和平模样。

“你也没吃晚饭吗?”

   
这一切都在学姐出车祸后改变,哪怕再也不能站起来不是学姐的错,但对那些女生来说这就够了,纵然你顾南雪再优秀再美貌,我能自由的行走在大地之上,就足够我骄傲的在你面前抬起头。

蹲在地上的戴杨眼神炯炯的问我,我回过头眨着眼睛笑,告诉他。

   
很快,关于学姐的一些不好的流言在女生之中流传,以前被学姐拒绝的一些男生也开始说她的坏话,其中不乏很过分的恶意中伤。甚至连老师的态度都发生了转变,望向学姐的目光中充斥着怀疑和怕伤到学姐自尊心不好过问的尴尬。

“是呀,今天的晚饭,明天的午饭,还有后天的早饭都没吃。你要请我吗?”

   
“哎,人情冷暖,世事凉薄。”学姐在轮椅上拨弄着自己的头发:“所以小戴杨,你以后要是娶了我要对我好一点啊。”

“切”

    “那个学姐,你刚才不是还说我是保姆么?”

他略微嘀咕的声音从面前传来,眼睛向上翻白眼的时候,很像沈石。

   
“宫女也是皇帝的保姆,那么多宫女不管一切的奋力向上爬到贵妃的位置,小戴杨你能有点志向好么?”学姐教训道。

3.

    “那个,学姐,我问一下,你最近晚上是不是都在看湖南卫视?”

沈石是我大学里的一道坎,一道没有任何人知道的坎。

    “对啊,我在看《甄嬛传》,有意见么?”

我无论怎么努力都无法跨过他,也无法放下他。横亘在我心里像刺,扎久了我都忘记他是什么时候存在,仿佛当我察觉时已经连着骨肉长成一片,割舍不得。却在每个令人欷歔的夜晚,隐隐刺痛。

    “臣不敢。”

大学以来,我没有谈过恋爱,也没有过任何一个绯闻男友。沈石和我是一个学院,一个专业,一个班的同学。他的人也很像他的名字那般像块石头,不开窍木讷无趣。

    学姐纠正我说:“记得要说奴才不敢……不对,是奴婢不敢。”

就是那种所有人都会用的语气说:活该一辈子编程找不到女朋友的程序猿。

    “遵命,大王”

他编程很厉害,比我厉害很多。

    “不是大王,是女王陛下。”

大一刚进学校看到他是在开学班会上,我一个人坐在最后一排,班会都开始好一会儿了,他才戴个黑框眼镜,低着头,单肩背着书包走进来,坐在我旁边。

    “好的,大王。”

我扭头看他,本想开口说一句你好,我叫顾清。却发现他始终低头看着手中的书,丝毫没有打算和我眼神对视做自我介绍。

(3)

C语言编程,我瞥见那本厚厚的大书名字时,一脸的不屑心想又是一个只会读书的呆子。

   
第一次和学姐说话是在全学院大会的时候,当时我晚饭没来及的吃,就买了几个包子,等到赶过去的时候院长都已经在教室里面讲话了,饿的不行的我只好偷偷躲在教室门边的走廊上,趁着没人发现先把包子吃了。

可是班会结束之后,沈石却在后门拉住我给我递了两个创口贴,高我一个脑袋的低头看着我说。

   
就在这个时候,身为学院风纪委员的顾南雪学姐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当时的我已经做好了迟到被批评的准备,正想着要怎样的开口解释,然而还没等我来得及解释,学姐就从我手中抢过了一个包子,大口的啃了起来。

“你的脚不适合穿这类高跟鞋,后跟摩擦力太大,容易磨出血。”

   
我惊呆了,刚想说话问她:士可杀不可辱,你可以给我记过,但不能抢我晚饭啊。却只见学姐竖起一根手指在嘴边做了个噤声的手势。等学姐吃完用纸巾擦过嘴,她才想起这个包子是从哪来的,虽然我们是同一个学院的学生,她又是我学姐,但我相信我认识她,她一定不认识我。

我目瞪口呆的站在他面前,拿着他递过来的两个创口贴。右脚的后跟皮肤处,因为和鞋子的摩擦隐隐传来阵痛,我刚刚坐着的时候就一直在寻思等会怎么办。没想到他居然一眼就看破。

   
我在犹豫到底是要说“吃包子不给钱么”或者“包子五毛钱一个,支持支付宝转账”的时候,学姐突然问我:“你叫什么名字?”

“啊,谢谢你啊,我下次会注意的。”

   
“那个……戴,戴……戴杨。”我真的不是结巴,只是学姐吃包子的时候我也没闲着自己也在啃。

我低着头不好意思的说着谢谢,脑子里除了震惊还有就是止不住的喜悦。扑腾扑腾,我感觉得到有小泡泡正从我的心往外蹦。

    “好啦,下次开会不要迟到了哦,吃完就进去吧,这次我就不记你的名字了。”

可是眼前的人影却没有做过多的停留,转身便走,连句不客气都吝啬于给我。

   
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包子也是可以用来向学生干部行贿的:“那个…学姐你是不是没吃晚饭…?”

我急冲冲的朝着他的背影喊:“我叫顾清!照顾的顾,清净的清!”

   
“对啊,今天的晚饭没吃,同时没吃的还有明天的早饭,后天的中饭,怎么,你要请我?”

可是只有满走廊的人回头看我,而那个我最想他回头的人,只在转角处留下了一个白色背影。

    “……”

从那以后,我有意无意的都会接近沈石。班级组织外出游玩,我会当做调查民意的跑去问他想去哪。可是他永远只有两个字,宿舍。约他出去,永远都是在忙,忙什么?编程。

(4)

大二刚开学,江边有烟花,我兴致冲冲的跑过去问他周六晚上有没有空去看烟花。那天不知道是沈石心情很好,还是我的语气太过温顺委婉。他竟然没有拒绝,说周六江边碰面。

   
和学姐在教室门口短暂的交集并不意味着我就认识了学姐,而我也从来没指望过就靠一个包子的缘分就和学院甚至全校都赫赫有名的校花学姐认识。嗯,我所谓的认识是指学姐认识我,如果只是单方面的认识学姐的话,从我开学第一天的时候就有人远远的给我指过她:看,那就是顾南雪,我们学院的院花,学校四大校花之一,人美也就算了,代码还写的超级好,据说还没有男朋友。

周六那晚,我几乎在宿舍把所有的衣服翻遍试遍,都没有找到合适的那件。我气恼的坐在床上抱怨衣服太少,脑子里却突然想起第一次见面时他的容貌还有白衬衣,整个人就那样坐在宿舍里傻笑。

   
我未曾想到和学姐相遇是在那样的一个夜晚,之前我以为那样的相遇只存在在电视剧里。那天夜里我从自习室出来时已经很晚了,为了赶在门禁前回去就选择了从江边的路走,忽然间我听到断断续续的女孩子哭的声音,我抬头望去,一个女孩子倒在地上,旁边是她的轮椅,虽然夜深但江边上并非没有行人,毕竟晚上来江边约会的情侣也不少,但他们却都三三两两的站在旁边围观,一点也没有扶一下那个女孩的意思。

最后,翻箱倒柜的把当初班会上穿的那条淡蓝色碎花棉长裙找出来穿上时,才发现最好的永远是最初就拥有的。镜子里的我,依稀看得到当年的模样,褪了青涩,多了许多不可言状的温婉。

   
我一眼就认出了那是顾南雪学姐,不知怎么的,心里莫名的腾起一片怒火,虽然如果是别人倒在地上我可能也会像行人一样不敢贸然去扶,但那一刻我恨透了围观的人群。我想都没想,就跑过去把轮椅扶正,再把学姐抱到了轮椅上。

很美。

   
周围的人一片惊叹的目光,有些人欲言又止,有些人似乎想提醒我什么,有些人好心的拿出手机录视频说是怕我做好事被讹钱。我望了一眼仍在轮椅上哭泣的学姐,心乱如麻,但又想觉得被这么多人围观更不好,只好赶紧推着轮椅先离开。

我站在江边等他,九月的天气没到晚上都似火炉,我怕他说我娇气连遮阳伞都没带。一个人靠着江边的大树,看着远处嬉闹的小孩,不自觉的内心深处就乐开了花。

   
我并不知道学姐为什么会倒在那里,我只看到一路上她仍在轮椅上哭泣,我试图安慰她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脑海中无数狗血桥段闪过,什么备胎救女神啊,白富美爱上穷小子啊,我心想以学姐以往的行为必然是个开朗阔达心胸风光霁月同时也是很富有幽默感的人,能不能走上人生巅峰在此一搏,于是我鼓起勇气开口道:“学姐,你不要哭,没事的,实在不行你就说孩子是我的……”

不知道以后和沈石生了小孩叫什么?生个女儿要从诗经里取名字才好,那样够诗意。如果生个儿子,就沈磊吧,无数个石就是磊。可是这样会不会太普通?

   
后来我想,其实最后应该还是是“学姐”两个字起了作用,虽然她并不一定记得我,但对自己学院的学弟定然是有熟悉感的,如果是被陌生人或者特别熟的人搭救或许会很尴尬,但我这个显然和她不太熟的学弟就没有这样的顾虑。最终在听到我这个很冷的笑话后,她停止了哭泣,梨花带雨泪眼未干的望着我,却也“噗”的一声轻笑出来……

想着想着,就觉得自己真不害臊。和沈石还没在一起,就在想以后孩子的名字。顾清啊,你真是太不知羞耻,让别人知道得笑掉大牙。

   
“学姐,你住哪个公寓的,我送你回去?”我试探性的问了问,却看到学姐把头摇的像拨浪鼓一样。

我沉浸在自己对未来的幻想中,那个未来里可以没有众多追捧者,没有所谓的院花称呼,更没有女神的头衔。只有我和他,那样就足够。

    “我并不想回去,你可不可以送我去那边?”学姐指着不远处的一家快捷酒店。

可是在这样的幻想里,我没能等来一如既往白衬衣的沈石,只等来开在我头顶绚烂到看不见星空的烟花。

   
啊,快捷酒店,我刚想开口说学姐这样不太好吧,我是个很传统的人,我想把那一天留到结婚的夜晚,但看到学姐微低着的头,还有眼角的泪光,突然没了开玩笑的心情,只是轻轻的“哦”了一声,就推着学姐向酒店走去。

满地的人群欢呼着烟花的美,我只看得到漫天烟花里拿着手机,傻傻听冰冷语音告知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自己。烟花那么美,转瞬即逝。我等你那么久,心碎成冰。

    “那个……”学姐咬了咬嘴唇:“你身上有多少钱?”

后来我忘记了自己如何在被咬的腿肚子全部是坨的晚上,一步一步的走回学校,走回宿舍装作没事的洗澡,换睡衣,睡觉。

    我翻遍全身——二十七块六,今天刚交完四六级报名费好么。

沈石,你欠我一场烟花。

    学姐咬了咬嘴唇,我看她这次咬的格外用力。

这是我临睡前发给沈石的短信,连责备都没忍心,只是因为他是沈石,他是我顾清喜欢的男生,是我的孽障,是我欠下的债。我得自己还,一报还一报。

    “我没带钱包。”学姐的声音很轻。

后来,沈石和我道歉。说他那晚被老师叫去编一个程序代码,忘记带手机。

    “一定不愿意回去?”我看到她眼里又泪花在打转了。

你的白衬衣呢?

    “嗯!”

我两站在木棉花开满的树下,我看着眼前穿着花格子衬衫的沈石低头道歉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快要忘记当初喜欢上他的那个下午,他黑框眼镜后那双躲闪眼睛上眼睫毛是如何一扫一扫,扫过我的心。

    “好吧,我带你去个地方。”

啊?

(5)

没什么,沈石真的没什么。

 
 我在大学里有很多故事,可日后若回忆起大学期间最奇妙的事情,仍当属那个夜晚,当时学校旁边兴欣网吧的陈老板娘仍未被后来那个姓叶的打游戏的拐走,所以有个御姐系美女老板娘的兴欣网吧依然是我茶余饭后最爱去的地方。

我讪讪的笑着,姿态里尽是圣母光环笼罩。他用右手习惯性的推了推眼镜框,抿着嘴有点小孩般不好意思的说那就好,他回去继续编程了。

   
“学姐你带身份证了么?”转而我又想,她连钱包都没带怎么可能会带身份证呢。

我点头示意好,他转身便朝着宿舍楼走去。我看到落满一地的粉红色木棉花瓣铺满了楼前的水泥地,他像个生怕踩死一只蚂蚁般的小孩避开那些花瓣,七拐八拐的样子让我想哭。

    而此刻的学姐,正望着兴欣网吧四个字皱着眉头。

你连花瓣都怕踩碎了它们的美梦,却如此狠心的捏破我对你所有的幻想泡沫。

   
“放心吧,里面有无烟区,我以前也经常回不去了就在这过夜,空调很足很舒服,晚上睡觉冷的话温柔漂亮的老板娘还会给你一个毛毯。”

大二上学期快结束的时候,院里举办了一次黑客大赛。我本来从来不热衷于参加这种比赛,那次我却卯足了劲的夺得了第一。我的ID是:SS-g。沈石的拼音缩写首字,加我的姓。沈石不会参加比赛,可是他会留意参赛人员。这个ID他肯定明白,我以为他看到后会表示些什么,可是我什么都没收到。

    我推着轮椅往里面走,迎面而来的自然是老板娘惊讶的目光:“这位是?“

就这样,我和沈石的故事又被拖到了下学期。

    ”那个……他今天约我出来……说晚上不回去了……结果……他钱没带够……“

4.

   
我万万没想到学姐竟然会比我先开口,还装出一副非常可怜的样子,接着我发现老板娘用一种古怪的眼神开始看我,像是在看一个渣男:”喂,我们这里可是公共场所,你们不要在这乱来啊。“

下学期,我出了一场车祸。

   
我向学姐报以质问的眼神:喂,顾南雪同学,这是你对刚刚把你从路边上救起来的人的态度么?然而学姐回了我一个冷眼,从中我读出的意思是:早知道是来网吧我宁愿躺在江边。

可是车祸并不严重,只是腿骨折,被送进医院住了一个多月钉了几根钢板。回到学校时,只能拄着拐杖一瘸一拐的走。

   
此刻的学姐像是忽然看淡了一切一般,反正也没有什么比来到网吧更糟糕的事情了,她干脆腹黑了起来,只是不知道面对我这样还在帮助她的”救命恩人“就如此数落,良心何在。

回到学校后很多都发生了变化,比如这场车祸让我再也没了心思去找沈石,比如这场车祸让我看清了许多所谓朋友,又比如我发现自己很可悲。

    “是是是,我知道,我们就是来上网的,顺便蹭蹭空调和毛毯。”

那晚我尝试着自己一个人从宿舍楼底下依靠拐杖上楼,而拒绝了室友的帮助。我一步一步的朝上走,没想到走的比往常快很多。走到宿舍门外刚打算开门时,听到室友们在议论我,便停了下来。

    “那开两台电脑?”

顾清还真是以为自己还是当年吗?我们帮她是可怜她,她还一副高高在上看不起人。呸。

 “一台就够了,我来‘监护’她上网”我掏出身上仅有的一张20元软妹币,然后指着墙壁上的字回击了学姐一把:”未成人进入营业性娱乐场所需家长监护陪同“,言下之意是你现在要靠我照顾,得听话才行。

就是,当初那么多男生追她她看不上,现在我看谁还会要一个丑八怪,腿瘸子。

   
后来我才知道,学姐那天是被同寝室的室友欺负了才一气之下自己推着轮椅跑了出来,结果摔倒在了江边的路上。然而当时的我并没有去问学姐出来的原因,我只是静静的在一旁看着她打开电脑,然后登陆了学校的论坛。

那也不一定,没准有真心喜欢她的呢?

    “等等……学姐你用的登陆ID是SS-g?”

别天真了,男人哪个不是视觉动物?她如果只是瘸了还可能,可惜呀一张脸都毁了,看着我都会做噩梦。

    “有问题么?”学姐转头望着我。

……

   
“这个不是我们学校去年黑客大赛第一名的那个ID么?……等等……难道SS-g就是……South
Snow gu
的缩写?学姐你这直译也太直白了吧。”我一直都知道学姐代码写的好,是学院的全学年第一,却没想到她漂亮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黑客的心。

我的手慢慢的覆上右脸下边到脖子的皮肤,新生的肉还粗糙的长着咯手。我连忙把别到耳后的长发放下挡住那块伤疤,转身朝着楼下走。

    “你怎么这么快就能联想到是South Snow
gu?一般人可都想不到啊。”学姐回了我一句,手上却没闲下来。

心里无处话凄凉,也不过如此。

   
我看着学姐学姐分分钟从学校论坛的服务器做突破口进入了教务系统,然后利用我在网吧上网时登记的身份证号码调出我的学籍档案。果然她还是忘记了我呀,却又不好意思开口问我,宁可当面黑进教务系统查。

因为,我在那场车祸中不止骨折,还有右脸小块面积的灼伤。

   
“小戴杨是么?”学姐看了看我在电子档案上的照片,又转头看了看我:“好像比起照片上胖了不少呢……”

我一个人拄着拐杖朝江边走,越走越感觉到人群的拥挤。六神无主,我根本毫无方向。一个不小心,我就被人群的人给推倒在地,我无比狼狈的倒了下去。看着轰然散开的人群,我突然很想哭,很想大声质问这是为什么。

    “照片那还是高中好么?”

这时候,一双手把我给扶了起来,把拐杖放到我的手上,一手抓着我的手臂,一手扶着我的腰。

   
“还是瘦一点比较好看,以后少吃点包子哦。”学姐对我微微一笑,脸上露出释然之后的疲惫,她闭上了眼轻轻睡去。我惊讶于学姐话中透露出来的讯息,思索着她是不是想起了我们曾见过面。可当看见学姐闭目睡去的侧脸时,我的脑海又变的一片空白,学姐是如此的好看,在这个脸大过于天的大学里,学姐就算是如此也一定很多人追吧。

那一刻我看到小戴杨的时候,突然就好像找到了家,我抑制不住的开始哭,想把全部辛酸苦楚都哭出来。

   
平日的时候,我也在校园里经常看到她坐着轮椅来上课,看着她安静的在英语公园看书,哪怕周围的人对总是因为她的行动方式对她投来各式各样的目光,她也平静以对,这样的学姐为什么会在今晚哭的如此伤心而不愿回去呢?到底哪个是真正的她?学年第一的学霸,校园黑客?还是那个哭倒在江边的无助女孩?

“学姐你不要哭,没事的,实在不行你就说孩子是我的……”

(6)

没搞清状况的小戴杨突然闷头闷声的说了这样一句话,我忍不住噗嗤笑出了声。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不知为何我突然觉得很心安。

   
那天以后,学姐就搬出了寝室,而我也成为了学姐绯闻中的男友,实际上的保姆。

我不想回宿舍,口袋里却没带钱,而他也只有可怜的二十余块。

   
“喂,喂,什么叫绯闻上的男友,实际上的保姆,每天推着我出去散步你很有意见么?”学姐在轮椅上挥舞着小拳头问道。

两个都没钱的人最后跑去了网吧,我看着美丽老板娘问她我是谁时,一时恶作剧心起装着无辜的样子说他约我出来,没带够钱。看着老板娘一副了然的表情,还有一脸吃惊瞪我的小戴杨表情时,我的不愉快一扫而光。

    “并不是很敢有意见啊。”

两个人窝在网吧的小沙发上,我打开电脑登陆学校论坛,习惯性的用那个ID把小戴杨给吓到,看着他大呼小叫说这是去年黑客大赛第一名的ID,我有种想把他扔出去的冲动。

   
在网吧度过一夜后,我把学姐送回了寝室,却没想到她不知道怎么搞到了我的手机号码,当天晚上就邀我推她出去散步。起先学姐要我出去的时候,我是拒绝的,因为你不能说让我出去我就出去,但后来她在电话里用楚楚可怜的声音求我说:“你真的不来么?我万一伤心之下胡乱动了动教务系统导致以后你期末的成绩无论怎么考都会被改成不及格怎么办?”

betway体育,我轻松进入学校教务系统,看到小戴杨入学时的照片,才发现他和沈石一点都不像,瘦瘦的样子比沈石帅。

   
顾南雪你个女魔头,我岂是那种能轻易屈服于你淫威之下的人,当即我就用坚定正值的语气回道:“学姐你在哪,我这就过来接你。”

“小戴杨,你好像比照片上胖了不少啊。”我喏喏的盯着照片再盯着他看,开口说道。

   
就这样,我沦为了学姐的保姆。推着大美女学姐自然是面子沾光的事情,然而更多的还是异样的眼光。和学姐不和的室友开始谣传学姐是被以前追她的男生抛弃了,无可奈何才找了我这样一个不起眼的男生。而男生中的话题比较统一,全都集中在了顾南雪到底看上了戴杨哪一点上。

“照片那还是高中好么!”他突然就在我面前炸毛般的反驳。

   
是的,在认识学姐前我是个很平凡的男生,在学院和班级里存在感一直很低,低到收班费的时候才被人想起的地步,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学姐对我如此亲近,如果只是为了去网吧那天的事情的话,我已经对她解释过了:就算是路边上的一只受伤的猫躺在那里,我也不会置之不理的。

“少吃点包子哦,瘦点好看。”我冲他眨了眨眼睛,便闭上眼睛开始假寐。

   
“那你可以不来呀?”学姐委屈的看着我,我当然明白她的意思,我不来的话就等着期末全科挂完吧。

我感觉得到他把那层小毯子盖到了我身上,又隔了会把衣服也脱了盖在我腿上。他似乎盯着我看了许久许久,久到我真的睡了过去。

   
“其实我也是很开心的,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很平庸的人,突然有一天,学院最美的学姐对我亲密了起来,天天要我陪着,让我感受无数男生羡慕的目光,其实对虚荣心也蛮满足的,再说学姐你功课那么棒,简直是作业神器啊,对了,我今天C语言的作业还没写呢……。”

醒来的时候,网吧里仍旧开着无数盏灯,却明显的没了杂音安静许多。小戴杨就睡在我的脚边,网吧的冷气开的有点低,他一缩一缩的挤成一块。嘟囔着嘴巴睡觉,还砸吧砸吧,像个孩子。那双最像沈石的眼睛已经闭上,他的睫毛很长很密有点微翘,像两把小扇子似的垂在眼皮。可是,再也不会有一扫一扫扫过我心间那般感觉的眼睫毛,也再也没有SS-g般两人懂的表白。

   
“你一点都不平凡呢,小戴杨你做了很多人都做不到的事情。”学姐突如其来的一句让我懵了,但接下来的一句却让我瞬间没时间思考:“不过,原来你一直留在我身边就是为了让我帮你写作业啊……”

5.

    “那个……学姐……并不是……”

不久后,我就从学校搬出去在外边租了个房子。搬东西那天我把小戴杨叫上,以一个伤员需要被照顾的理由使唤他跑上跑下为我服务。

    “你个负心汉,给我滚!”

看着他一脸鄙视我,又不得不抱着一大堆盒子帮我布置的样子时,我突然有种当了后妈的感觉。

(7)

可是,后妈的感觉很爽,很爽,很爽。

    学姐喜欢拿让我娶她开玩笑是源于一次散步时的对话。

从那以后我就时不时的使唤小戴杨帮我去干这干那,一时去帮我复印个复习资料,一时帮我去办公楼拿个参考书,又一时要他帮我去有点远的校外买帅哥烧饼,更多的是强制胁迫他每天陪我散步。

   
当时学姐问我,她这样要一辈子坐在轮椅上的人,会不会嫁不出去。我当然说不会啦,学姐你这么美,多少人抢着要好么。

我为什么要陪你散步啊?!

    “可我要是个丑八怪呢?”

因为我腿需要恢复锻炼而你正好没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