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给一齐长大的不胜人

第一章

betway体育 1

程家栋从门缝里拿出一张小卡片,脸上带着一脸贱笑。

文/墨棠子

“什么鬼?”我把行李箱扔在客房门口,屁颠屁颠地凑到他身边。

第104章:原来是你

切,原来是宾馆里的小卡片:一个穿着性感吊带裙的漂亮女人,摆着性感撩人的火辣姿势躲在床上,一双媚眼,透过卡片都能感受到狂野的诱惑。

又来一神棍!

“怎么滴呀这位同学?要不要姐姐给你叫一个开开荤呀?”我一手搭上了程家栋的肩,像个女流氓。

钱小钱送给他一个大白眼儿,之前老郑那么大声音,谁会信他的话。

“啧啧啧,你看看你看看,什么叫女人,这胸这腰这屁股,这才叫女人好吗?!”

“你不信?”无师爷咧嘴一笑,小胡子在空中飘荡。

程家栋那小子一边把卡片在我眼前晃晃一边用那种嫌弃的眼光从头到脚把我扫射了一遍,我咋感觉我没穿衣服呢?

钱小钱回了他一个白痴都知道的眼神。

“靠,肤浅的人,你居然拿我跟外面那些妖艳贱货相提并论?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我挥着拳头往程家栋身上打去。

“好吧,当我没说。”

“林小小,你又欺负我们家家栋干啥?磨磨唧唧地到现在还没进房间,干嘛呢呀?”

无所谓耸耸肩,拿起桌上的东西就往嘴里塞,好像八辈子没吃过饭似的。

我听到这个高八度的女声从客房走廊那边传过来,如果我有胡子的话,你可以用这个词来形容我:吹胡子瞪眼。

钱小钱觉得二人凑一起铁定会搞事情,目光在他们身上扫来扫去,“你又有啥事情?”

程家栋这会儿乖乖站在那里,一副纯良无害的小白兔模样,我居然成了辣手摧残的坏人。

“我有表现得那么明显吗?”

“贱人,就是矫情!”我从牙缝里挤出这句话,恨恨地瞪了那个还在死装无辜的人,他在我妈看不见的角度冲我做了一下鬼脸,意思就是:怎么滴吧,你能拿我怎么滴!

无所谓看着她,自己什么都没说呀,她咋就猜到自己有事情。

好一个大写的“贱”字!

“你表现得不明显,但你旁边队友的眼神很明显。”

我悻悻回到自己房间门口,拿出房卡,拉着行李箱进了门。

钱小钱眼珠子转了一圈,别有深意的看了他一眼,这家伙该不会跟虎妹儿有同样的想法吧?想让自己帮忙找女朋友?自己可不是专门给人解决脱单的红娘。

程家栋住在我对面的房间。

无师爷侧头瞪了张耀一眼,好似在说就你小子多事,等空了看哥怎么收拾你。

陏后跟来了两男两女,中年,呵呵,他们是我爸我妈和他爸他妈!

“嘿嘿,本师爷近日夜观天象,发现紫微星与帝王星这几天会发生历史性的碰撞,所以想请才女帮本帝星找到那颗紫微星,当然本帝星绝对不会让才女白帮忙的,一定会大礼相送。”说完,无师爷一脸期待的看着她。

我们这是两个家庭组团出游呢。

钱小钱嘴角狠狠地抽动了几下,旁边的虎妹儿更是看白痴一样的看着他。

说到这里,我不得不隆重地介绍一下我们这两个大家族的渊源,当然,都是我妈从小在我耳边念叨无数遍的家族历史,你一听就明白了。

尼玛,竟然连帝王星紫微星都编出来了,就他这猥琐的样子还敢自称本帝星,真想吐口唾沫涗他脸上,他丫的简直有辱帝王星这三个字,他丫的以为是拍古装剧呢,这神棍不去摆地摊真是屈才了!

传说很久很久以前,有一个女孩,有一天,这个女孩家隔壁搬来了一户新邻居,他们家也有一个小女孩。于是,两个同年龄的小女孩顺其自然地成了好朋友,一路小学、中学、高中没有分开过,直至考上不同的大学两个人去了不同的城市。

“无所谓无师爷,你丫的能不能说人话,要不说人话赶紧给姐滚犊子!”

但这分离抵不住两家住得近呀,于是寒暑假呢还是混在一起。就是这样一种革命友谊,让她俩决定毕业后一定要定居在同一个城市,然后买同一个小区的住房,而且还要做邻居。

钱小钱咬牙切齿地盯着无所谓,尤其是他那一抖一抖的小胡子,恨不得拿把剪子将其咔嚓了。

你不得不相信,这世界上还是有奇迹的,这两个女孩最终成功实现了她们的理想,唯一与理想有点偏差的是她俩没做成邻居,一个在小区东边那幢楼,一个在小区西边那幢楼。据不精确计算,两户人家步行距离大约3000米,晃悠过去大概需要15分钟。

虎妹儿在一旁笑欢了,哎呀呀,叫你丫的一天装神弄鬼,才女要发飙了,有人要倒大霉了!

更命中注定的缘分是:据说两个女孩同时怀孕了,(当然,可不是同一个男的,哈哈)这下可兴奋了,立马许下山盟海誓:若同是男孩,则结为兄弟;若同是女孩,则结为姐妹,若是一男一女,嘿嘿,你懂得!

“我想请你帮我介绍个女朋友,我要谈恋爱!”无所谓立马恢复正常。

然后我和他就出来了,姓名:林小小,性别:女;姓名:程家栋,性别:男。

此话一出,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

我妈跟我说这段历史的时候,我立马鸡皮疙瘩掉一地:妈,你醒醒吧,这什么年代了呀,你们居然还玩指腹为婚的游戏,这婚事,有征求过我意见吗?问过我感受吗?啊?!

钱小钱被雷得外焦里嫩,这家伙的脑子是不是烧坏了,要谈恋爱自己找女朋友去呀,找她干啥!

我妈眼皮都不抬地说:家栋看不看得上你还是未知数呢,就你那假小子样,呵呵……

“才女,你那是啥眼神呀,你还欠本师爷一个人情呢,你必须得帮师爷这个帮,就当还人情了。”

瞧瞧,这就是我亲妈!

轰!

后来程家栋他妈成了我干妈,我妈成了程家栋他干妈。

坐他旁边的虎妹儿感觉头顶天雷滚滚,赶紧挪开十几公分与其保持距离。

这下你懂了吧。

而钱小钱皱着眉头看着他,自己啥时候欠他人情?可看他的样子又不像在说慌。

第二章:

“我啥时候欠你人情了?”

反正我和程家栋是真正意义上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

就知道她会这么问,无所谓啥都不说,直接上证据,掏出裤兜的手机递给她。

他比我早出来一个星期,可自打我记事起,我可从来没叫过他哥。虽然我妈一直让我对他客气点。

“你将手机给我干嘛?”

哼!叫他哥,那他还不上天?!

“证据呀!你欠我人情的证据。”

我们家有许多我俩的照片,甚至还有裸照,真的!

无所谓认真回答,小胡子随着他说话一动一动的,坐在旁边的虎妹儿很想用手去扯一把。

我曾经拿过一张程家栋的裸照,当着他的面,挑衅地在他眼前晃悠,然后故意嘲讽他:天啊,一身肥肉,啥都看不见。

钱小钱一脸疑惑,却还是接过手机,当她看清手机上那条短信时,脸色大惊直接站了起来,过了好一会儿又坐了下来,并将手机还给他。

那是我七岁的时候,跟程家栋打架,哼,我立马翻出一张他的裸照,狠狠地嘲讽他肥得像一尊弥勒佛。

“那次发短信的人是你!你咋会有我的号码?”

七岁的他,淡定从容地拿出我一张光着身子坐在盆里露着两点洗澡的照片,不客气地还击嘲笑我小鼻子小眼,一身肥肉,还不穿衣服。

做梦也没想到林渣渣嚎叫那次给她发短信提醒的人会是无所谓!可是,她压根儿就不认识他呀!

哼!你洗澡穿衣服呀?

“我住他下铺,所以就知道了。”无师爷声音不大,但钱小钱却听清楚了。

反正我俩永远在斗嘴,永远在抢东西,永远在打架。后来我妈和他妈都死心了:你俩还是不要结婚了,不然以后打打闹闹日子可咋过?

无所谓不是那种爱管闲事的人,只因林波那小子成天装出一副高冷范儿,又爱显摆得瑟,让他感觉烦,心里很不爽!

我说妈,您能这么想我真是为您开心,有远见,有高度、有思想。你总算能看清现实了,我嫁谁都不会嫁给程家栋的。

一天没课,他就回寝室睡觉,却无意中听到林波躺床上给个叫什么丹的打电话,对方一口一个老婆的叫得腻肉麻,原以为对方打个电话就完了,结果却是没完没了。

程家栋在旁边也是一脸认同的表情,我们俩总算在一件事上能达成共识了。

打完一个又打一个,又是一口一个老婆的叫着,睡下铺的无所谓捂着耳朵都能听见对方的声音。

你知道对于一个从小一起长大的人,彼此对自己知根知底的,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

这听着听着,他就感觉有些不对劲,一个成天装大瓣蒜的人竟然脚踩两只船!

小时候,我爸妈出差时,就把我往他家一扔,他爸妈要出差时我就自动背上书包往他家去。为了方便,我家有他的各种所需品,同样,他家也有我的东西。

再往下,他都被吓一跳,那货居然不是踩的两只船,而是脚踩五只船!本校三个,外校还有两个。

反正,我爸妈出差从不会担心我,我回不回家都无所谓。程家栋也是,他爸妈就跟没养儿子似的。

尼玛,真是牛逼呀!在五个女人之间玩得游刃有余,平时一个寝室各自忙各自的都未层注意到这点,没想到寝室里居然隐藏着一只禽兽!同时刷新了他对林波这个人的认知。

话说,就程家栋那张嘴,在我家把我妈哄的哟,我妈巴不得他就是自己的亲生儿子,永远住我家得了。

不仅如此,林波那个渣男为了讨好一个女朋友而说另一个女朋友的坏话,这做人真TM的无耻!

我真是讨厌程家栋。为什么呢?因为他会装。太会装了!

从他们的聊天对话中,无所谓听到了钱小钱的名字,于是,无聊之下就上校园网里找了找这个钱小钱到底是何方神圣。

在我面前,丝毫没有男子风度,对一个女孩子,该打就打,该抢就抢,该亲就亲,呃,对!

大海里捞针,还真就被他给捞着了,在校内网公布的一张奖学金名单上,他发现了钱小钱这个名字,居然还跟他同一届。

小时候大人老逗他:来来来,亲亲你的老婆!他就流着哈喇子凑到我肉嘟嘟的小嫩脸上,“啵!留下一滩口水。

在深入了解后,无所谓恨不得将林波提来打一顿,简直是禽兽不如!人家钱小钱家是特困户,每天在食堂端盘子,那林波居然敢欺骗人家感情,还背着踩好几条船,还有他丫的还是个出卖色相靠女人养活的渣渣。

你看,大人多坏!从小就教他做坏事,当流氓。

至于为何会有钱小钱的电话号码,这就是一个巧合。

唉,往事真是不堪回首呀,只恨我当时年幼,毫无自我保护意识,才生生地被他夺去了初吻。

有一次,林波将手机落寝室桌上了,对方设的开锁键很简单,无所谓两下就解开了,就从手机上找到钱小钱的电话号码悄悄存在自己的手机上,本想着过段时间以匿名的方式给她发信息提醒一下,哪知道五月份发生地震各自回家了。

这是在家里发现一张我俩嘴对嘴的照片时我悲愤地控诉老爸老妈不作为:身为父母,居然让这小无赖随便亲,随便睡,好好的黄花大闺女,以后可怎么见人!

等他们再回到学校后,林波跑女生宿舍嚎叫刚好被路过的无所谓撞见了,他才又想起这事儿,就有了那一次的短信事件。

老妈瞟了我一眼,淡定地说:就你那样,谁要呀,能嫁给家栋不知上辈子修了多少福呢?

“你……”

我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严重怀疑我到底是不是他们亲生的,难道我真是传说中充话费送的?

钱小钱没想到无所谓竟然与林波一个寝室。

更可气的是,曾经和程家栋达成共识的事情,高中时那小子不知哪根神经搭错了,我妈一数落我各种不是,忧愁我嫁不出去的时候,那小子就摆出一副温和的善解人意的样子,搂着我妈脖子:干妈,您别担心小小,以后她嫁不出去,我就娶她,您放心好了!我一定好好照顾她!

“嘿嘿,是不是很惊讶?你说你是不是该欠我一个人情,所以,我的终身幸福就交给你了,你得给我找个女朋友。”

我妈一听这话,那笑得哟,花枝乱颤,整个房间都蓬荜生辉了好吗?!我是有多么不招人待见!

她看着无所谓,算下来自己还真是欠了他一个人情。要不是他那条短信,她真不知道林波背着自己干了那么多无耻的事情,但人情能跟找女朋友这事儿划等号吗,真不知道这人脑子是咋长的。

瞧瞧瞧,这小子够不够虚伪!够不够奸诈?!

突然,她有了一个猜测,“你该不会跟虎妹儿一样也看上我们班哪个女同学了吧?”

背着我妈可是对我一脸嫌弃。说我要脸蛋没脸蛋,要身材没身材。果然是人前一套,背后一套的伪君子。

“嘿嘿……聪明!是看上了一个,就划拳那个女孩子旁边那个。”

第三章:

无所谓指了指方向,只是在说到划拳那个女孩子时,他旁边的张耀吓了一跳,待听完说的是划拳女孩子旁边那个时,张耀的心才平静下来。

话说,程家栋在父母、老师、同学面前,那真是三好少年,成绩好、脾气好,长得好。除了第一条我认同之外,剩下的两条,我只能呵呵了。

不是吧!

高中大家埋头苦读,我这个人吧,整天晃晃悠悠,心比天大,他一直说我一副二愣的模样。

又是她们寝室的!

面对数理化,我真是想死的心都有,我妈直接让程家栋在我家吃在我家睡,条件就是:好好教她,一定让她跟上你的脚步。

“你看上的那个叫谢丹跟我一个寝室的,人家现在在C城工作,你在D市,你想异地恋不成?”

“是!干妈!”程家栋义正严辞地接下了这个艰巨的任务。我妈欣慰地点点头!

咦,C城工作,这么有缘分啊!

我真是够了,这个家里,只有我是多余的。

“C城又不远,我就是C城人。”

我的苦日子开始了,那家伙先是装出和蔼可亲的样子,一遍遍给我讲解,可我那榆木脑袋,就是对数理化不开窍,一别听天书的呆萌样子,一听他讲课我就想睡觉。

“你C城的!那你呢?”钱小钱诧异不已,又指了一下张耀。

终于有一天,这小子忍无可忍了。

“中国死海。”

“林小小,你脑袋被驴踢啦!讲了这么多遍,做这么道题还是错!”

没想到虎妹儿是大英人呀,跟她家倒是不算远,“空了我问问她们吧。”

“啊,烦死了,我就是不喜欢数理化,我不要学。反正我学文科,以后都不用这个。”

两二货很有默契,说完事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留下钱小钱一个人继续战斗。

“以后用不着是以后的事,现在必须得学好,这样才能考个高分。”

【都市】钱小钱升值记(103)

“考高分干嘛,我又不要上北大清华。”

钱小钱升值记目录

程家栋怒我不争,一巴掌拍我脑袋上,“你丫的有没有点追求,好好学习以后才能跟我上一所大学呀!”

我一听,“谁要跟你上一所大学?”

“难道你不想跟我在一起?”

“我才不想呢,我都跟了你十七年了,人家都有七年之痒,你说我痒了几次了。”我翻翻白眼。

“我让你痒。”

话音刚落,程家栋就把罪恶的魔爪伸向了貌美如花的我——的胳肢窝,挠我痒痒。

“哈哈哈,你个王八蛋……”我一边笑一边拼命闪躲。

“快停下,我最怕痒了……哈哈哈…..”

程家栋这孙子不知道见好就收,是非要逼我大打出手,然后我俩就切换到了格斗模式。

唉,这真是每次争论的必然结果呀!

“你们俩干嘛呢?吵死了!”我妈一声怒吼,哗一下推开我卧室的门。

愣了一下,眼睛不自然地转了转,好像不知该看哪儿似的,定了定神色,清清嗓子开口道,

“咳咳咳,那啥啊,嗯,好好学习啊,现阶段呢主要就是把成绩搞上去,等高考结束了,你俩爱怎么玩怎么玩啊!”

说完立马转身出去了,还很体贴地拉上了门。

我和程家栋四目相对,一脸懵逼。几个意思呀?

再一看,我了个去!我什么时候骑在程家栋身上的?!他什么时候躺我床上的?!我的手啥时候被他紧紧抓住的?!我俩的衣服啥时候这么乱的?!

我以光速秒从他身上滚下来。理理衣服。那小子倒是不紧不慢地坐起身来,清清嗓子,笑眯眯地对我说:“小小呀,其实你很聪明的,一定要好好学习知道吗?”

我斜着眼撇了撇嘴,“滚,别在我面前装一副慈眉善目的表情。我反胃。”

他立马恢复到本来面目,立正端坐,一脸严肃,“快!接着做题,再做错,我恁死你!”

贱人!

后来,我做题做得困死了,他讲题得也困死了,然后我俩也不知道啥时候闭着眼睛滚上床东倒西歪地就睡了。

整个高三,还睡了不止一次,唉!

第四章

努力总是有回报的,哈哈哈,我总算考进了一所不错的大学,这真是我爸妈要喜极而泣的事情。

所以他们的口头禅就是:跟着家栋,你看看,小小也有出息了呢。

我再一次肯定:我是充话费送的!而程家栋,才是他们的亲子儿子!

所以,高考结束后,我们两家组团出游啦。

唉,以后还是要和这小子念同一所大学,想想我就伤感地想哭呀。

大学呢,真是个好地方!是个谈恋爱的好地方。

我在图书馆一眼就看见了我理想中的男神:斯文干净、戴着一副细边眼镜,眉头微皱,哇,男人专注的样子真的帅!再想想程家栋,一副吊儿啷当的痞样,真是无法跟眼前这个沉稳内敛的男生相比。

都说爱情是互补的,以我这种咋咋呼呼、嘴皮子又快的性格,就应该找一个稳重端庄有内涵的男生,你说对不对?

大学第一学期目标:搞定我的眼镜男!

小雪给我一封信让我转交给程家栋时,我一脸呆相,

“谁?”

“程家栋啊,二班的。”

“你居然喜欢他?”

“怎么啦?你不觉得他很帅吗?”

“我想你该去配副眼镜了。”

“什么嘛,你不是他发小吗?难道你喜欢他,所以不让我喜欢他?”

“姑娘,你想太多了,我是真的严重怀疑你的审美。程家栋哪点好?就个子高点,183,其他呢?”

“天啊,我觉得他好帅,走路的样子酷酷的,永远一副不太搭理人的样子,简直太迷人了!”

What?大写的黑人脸问号?瞧小雪那花痴样,他说的程家栋和我认识的程家栋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呀?

受人所托,忠人之事。我早早在男生宿舍楼下等他,远远看他走过来,靠,又在那装逼耍帅,两手插裤兜里,戴着大耳机,一晃一晃的摇摆着走路,一看就是个二流子。

小雪的眼神真的有问题。

“喂,程家栋,给你的情书!”

我伸手递给他信。

“情书?你写的?”这家伙拿下耳机,两眼放着不怀好意的光,咧着嘴问我。

“就你那贱样,除非全世界男人都死光了,我……我也不会看上你。”

“话可别说死了,小心最后被自己闪了舌头。”

“你是等不到那一天的了,哼,快看信,你要不要做小雪的男朋友呀,我真是怀疑她眼睛瞎了,居然会喜欢你!”

我退后一步,撇着嘴万分嫌弃的把他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真的…..除了个子高点,这气质,真不行!

“啪!”他拿着信封敲了一下我的头,

“看什么看,有那么差吗?追我的女生可不止这一个。”

“唉,现在的女大学生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审美眼光太差了,连你这种贱痞坏男都抢着要,唉,世风日下呀!”

“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呀!”他冲我眨了一下眼,靠,居然对我放电。

“啧啧啧,真是本性难改呀,真不知我妈怎么会想让你当他儿子,她要是知道你人前一张脸,人后一张脸,一定很后悔认你做干儿子。”

“哈哈哈 ,干妈绝对是眼光精准,慧眼识珠。”

“对,你就是那只猪!”

“猪又怎么样,你以前还跟猪睡过呢?”

“我擦,程家栋,你个王八蛋!”

果然,能动手的就尽量别BB!

面对程家栋这种臭不要脸的人,我果断选择武力解决。

第五章

以我林小小的执行力,分分钟就在男神面前混了个脸熟。想我天天坐他对面假装看书的样子,我就更坚信了,有付出才会有收获。

男神说喜欢我安然看书的文静样子。

哈哈哈,我终于要谈恋爱了,想想都好羞涩呢!

唉,从小跟着程家栋混大,我都不知道“羞涩”两个字怎么写。

姓名:陆明阳,性别:男身高:178体重65公斤三围不详。就读于X大新闻系二年级。这个人,就要成为我的男朋友了。

程家栋给我打电话时,我正在宿舍“对镜贴花黄”,要和男神初次约会,我能不认真捯饬捯饬吗?

“哟,还真有男人能看上你呀?他眼瞎了吗?”

“连你都有人争,我可更是独领风骚呢!”

“你风骚起来是啥样?我都没见过,真遗憾!”

“哼,你这辈子都别想看到!”

“唉,也是,我也就只能看看你的裸照呀、亲嘴照呀、洗澡照呀……”

“程家栋,你个王八蛋,信不信我现在飞过去灭了你!”

“有本事你就过来。”

“你等着,等我约完会回来,把你手撕十八块去喂狗。”

这个程家栋,真是越来越令人讨厌了,哼!

算了,不能提他,我得赶紧收拾的美美的,约会去了。

陆明阳真的是个很爱读书的人,他举止斯文有礼,笑容和蔼可亲,给人如沐春风的感觉,跟他在一起,特别安心。哪像程家栋,永远欠揍!

哎哎哎,好好约会,怎么又想到那个王八蛋了呢?真是被祸害太深呀!

谈恋爱就是觉得时间过得特别快,好像一个星期都没见到程家栋来骚扰我了,这小子,总算有眼力见了。

哈哈,今天陆明阳牵了我的手呢。唉呀,想想就好羞涩。

我走在回宿舍的路上,脑海中还在回味刚刚陆明阳对我的温柔细语,总之,就是温暖。

他说他就喜欢我这样温婉明媚的样子。

温婉?第一次有男生这样赞美我呢?不过,我的性格其实比较风风火火啦!女生在面对心爱的男生时,是不是总会表现的比较乖巧听话呢,好像我目前有点呢。

算了,不想了,反正我蛮喜欢陆明阳的。他也喜欢我,郎情妾意的,多美好呀!

宿舍前面的路灯下,站着一个身影,好眼熟,哦,好像是程家栋,该不会在等我吧?

“程家栋,你不许走!”

我正准备上前吓他一吓,从宿舍门口走出一个女生,长发披肩,身着连衣裙,远远看去,气质甚是温婉动人。

她喊住程家栋,走近他。

难道我要见证一段浪漫爱情剧了吗?这灯影婆娑,月影朦胧,微风习习的,确实适合谈谈恋爱哟!

“你为什么总是拒绝我?”女孩的声音带着一丝委屈和不甘。

“因为我不喜欢你呀。”

哇,程家栋这家伙太直接了吧,这样伤人家女孩心,是不是个男人呀?我在心里悄悄鄙视了他一分钟。

“我哪里不好?”

“你哪里都好,就是我不喜欢!”

真拽!

“我喜欢你,真的很喜欢你!”女孩的声音略带哭腔了。

唉哟,我在旁边看到那副我见犹怜的样子都有点心动呢。程家栋真不是男人!

“林雪,我已经说了很多次了,不是你不好,也不是说你喜欢我我就一定要喜欢你,你怎么老想不开呢?我不是那种会随便玩弄感情的男人,不喜欢就是不喜欢,我没必要骗你!”

嗯,想想这家伙说的话也是有几分道理的呢?

“我不会放弃你的,我一定要追到你,只要你一天没有女朋友,我就一天也不会放弃!”

好个痴情女子呀!程家栋哪儿好了?至于这样嘛,真是。我有点嫌弃女孩这样了。

做人嘛,当然开心最重要啦!

“唉,怎么跟你说不通呢?”程家栋叹了一口气,无奈地左看看右看看,一副快要抓狂的样子。

“其实,我拒绝你的原因是:我有女朋友了!”

“什么?”女孩一脸吃惊的表情。

我也在旁边听得一脸懵逼,这家伙啥时候有的女朋友,我咋不知道呢?

“林小小,别看了,过来!”

这家伙看到我了。

我讪讪在笑着,硬着头皮走过去,唉,真是不该打扰人家谈恋爱!

“这就是我女朋友!”程家栋大胳膊一抡就把我带进怀里,用手搂住了我的肩。

我跟女孩同时看向程家栋,不同的是,我的眼神可是会杀死人的。

臭小子,居然拿我当挡箭牌!

“我不信,谁不知道你俩是一起长大的好邻居。要她是你女朋友,早就该是了。”

嗯,女孩分析的很有道理,智商还可以,为你点赞!

“她真的是我女朋友!只不过我们早就习惯了在一起,所以没必要向全世界宣布而已。”

唉,这借口真烂,我都不信!

我动了动身子,想脱身出去,这家伙烦不烦,演戏就演戏好了,搂那么紧干嘛?

“你真的是程家栋女朋友吗?”

女孩竟然将目标转向我,我可是从小到大都不会撒谎的呀,更别提为程家栋这家伙撒谎了。

“我?我不…..”

重要的话还没说出口,程家栋就突然低下头,温热的唇就封住了我的嘴!

你一定看过偶像剧,对不对?一定看过!

就是那种,女主被男主偷袭亲吻时,电光火石之间,镜头会拉近,给个特写,然后你就看到女主的眼睛瞬间睁的圆圆的,睫毛根根分明,表情呆萌呆萌的,一脸懵逼的样子任男主亲吻。

对不对?就是那个样子,我一说你就懂了,对吧。

此刻,请把女主的脸想象成我,男主的脸换成程家栋,对,就是这样子!所以,所以,偶像剧是来源于生活的。

我本想偷偷躲在后边看场偶像剧的,没想到偶像剧的女主角成了我!

“一秒、二秒、三秒……”下一步我要做什么?!

没等我想清楚下一步对策,程家栋终于放开了我。我赶紧呼吸了一口新鲜空气。

这招真是出其不意,一招致命呀。女孩捂着脸哭着进了宿舍楼。

我刚跟陆明阳第一次牵手正式成为男女朋友,初吻就被程家栋抢去了。

“程家栋,你个王八蛋,我的初吻!”我冲上去就开撕,程家栋边躲边说,“哎哎哎,轻点轻点。”

“我轻你个头,居然敢亲我!”我气得满脸通红。

“又不是没亲过!”程家栋没有半丝愧疚,没有半丝害臊。

啊,这无赖,我真想把他撕了喂狗。

“好了好了,别气了,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会好好报答你的!”

“滚!报答你个头,以后别说你认识我!”我心中仍是忿忿不平。

“别这么小气呢,睡都睡过的,现在亲你一下怎么了?你要是不满意,那你亲回来好了,我保证不反抗。”

“程家栋,我—要—杀­—了—你!!”

我决定了,以后能动手的,绝对不跟他多BB半句!

第六章

betway体育,陆明阳真是个文艺气质男,跟程家栋完全是两种类型。

程家栋曾经问我:你为什么喜欢陆明阳呀?整个就是书呆子呀!

“靠,你以为人人都得像你一样疯疯颠颠吗?天天跟我打架。在陆明阳眼里,我才觉得我是个女人。”

我白了他一眼,程家栋这家伙,第一次没有回呛我,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我都做好了动手的准备呢。

我每天和陆家明花前月下,静静地享受着我的小小恋爱,程家栋来找我的时候,得到的回复都是:约会,不在!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