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夫勒的《义务的转变》–《能够量化的历史学》

题记:

6.1.1力量F与托夫勒的《权利的转移》

马克思曾经说过,认识是波浪式前进,螺旋式上升的。历史在我看来,是一个又一个阶段的轮回,在每一个阶段(历史时期)内都有自己那个时代的高科技,社会矛盾,对于未来的设想。第三次浪潮,虽说是信息时代的浪潮,但在某些方面与前两次浪潮有异曲同工之妙。

内容提要:人类力量的终极来源包括暴力,财富和知识,三种力量可以相互转化。暴力创造了农业时代,财富创造了工业时代,知识创造了信息时代。三种力量的引入有利于使用广义动量定理中的力量分析人类的行为。战争的核心力量是暴力,管理学的核心力量是财富,经济学的核心力量是知识。

本书内容简介:

未来学家阿尔文•托夫勒说终极力量的来源有三种,暴力,财富和知识。暴力是低质量的力量,财富是中等质量的力量,知识是最高级质量的力量。

这本30年前出版、27年前进去中国的未来学著作,预测到了许多正在发生的事情,包括信息化的发展、SOHO的出现、跨国企业的成立、DIY等等,毫不夸张的说,托夫勒当年的预言正在逐步变成现实。

托夫勒在《权利的转移》中认为在无数可能的力量源泉中,主要的力量源泉有三种:暴力、财富和知识,它们是各种社会力量的终级源泉。托夫勒所谓的“力量”是指施加于人的有意识的力量,排除了施加于自然或事物的力量。力量是一个数量问题,其中起决定的因素是力量的质量。暴力又可以细分为武力和体力,武力的主要弱点在于没有灵活性,只能用来惩罚。它是低质量的力量。财富比武力要灵活得多,财富产生中等质量的力量。质量最高的力量来自应用知识。高质量的力量不是仅仅产生影响,不是仅仅能为所欲为,使别人做你想做的事情,它意味着效率——利用最少的力量实现目标。知识、暴力和财富构成一个单一的相互作用的体系。在某些条件下,每一个可以转变成另一个。暴力可以使你得到钱,也可以强迫一个受害者说出秘密的信息。钱可以为你购买信息(知识)——或者买一枝枪(暴力)。信息可以被用来增加你手头的钱,或者增加你掌握的武力。它们之间的关系决定了社会力量的特点(如图6-1所示)。

托夫勒在这本书中将人类社会划分为三个阶段:第一次浪潮为农业阶段,从约1万年前开始;第二阶段为工业阶段,从17世纪末开始;第三阶段为信息化(或者服务业)阶段,从20世纪50年代后期开始。托夫勒认为,今天的变革是继农业文明、工业文明之后的第三次浪潮,这是人类文明史的新阶段,是一种独特的社会状态。人类应该在思想、政治、经济、家庭领域里来一场革命,以适应第三次浪潮文明。

对书中的主要脉络的综合:

betway体育 1

一共有两条线索,一条是第三次浪潮中的个人,包括家庭,两性,心理。

图6-1三种终极力量之间的互相转化

一条是第三次浪潮中的社会。包括社会结构,社会分工,社会形态。

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根据产业结构尤其是技术在社会发展过程中的作用,他将人类社会的发展划分为农业浪潮,工业浪潮和知识浪潮;托夫勒认为,人类到现在已经经历了两次巨大的变革浪潮。这两次浪潮都淹没了早先的文明和文化,都以前人所不能想象的生活方式替代了原来的生活方式。第一次变化是历时数千年的农业革命。第二次浪潮的变革是工业文明的兴起,至今不过几百年。今天的历史发展更快,第三次浪潮的变革可能只要几十年就会完成。我们正好生长在这急剧转变的时刻,因而在生活中感受到第三次浪潮的全面冲击。如果联想到《权利的转移》,那么三次浪潮会更容易理解,暴力(体力)创造农业浪潮,财富创造了工业浪潮,而知识创造了知识浪潮(信息浪潮)。社会的核心力量从暴力转移到财富,然后再转移到知识,而社会的主要形态也随者核心力量的改变而改变,人类所创造的文明也随之力量的升级而升级。

而本书更倾向的一种逻辑是:第三次浪潮这种信息时代经济引领着社会前进方向,社会意识形态和上层建筑是它的反应,而家庭结构,个人心理,分工等等都是它的附属品。

托夫勒在《财富的革命》中揭示了创造财富的知识原理,空间原理和时间原理。这里的财富所指的包括金钱财富和非金钱财富。

读书笔记与评论:

从广义动量定理Fαt=MV来解释托夫勒的思想,知识就是力量对应着F,空间对应着方向α,时间对应着时间t,财富对应着成果MV。即托夫勒的《财富的革命》的核心原理就是广义动量定理。社会力量的终级源泉又包括暴力,财富(金钱)和知识三种质量不同的力量。暴力(体力)创造了农业时代,财富创造了工业时代,财富(金钱)是以前成果的积累,现在又转化为体力和知识的力量,然后才能取得成果,即金钱财富创造了工业时代。知识创造了信息时代。社会核心力量从暴力,财富转移到知识,时代也从农业转为工业时代再到信息时代。

第72页

在从农业向工业转化的过程中,农业的核心力量暴力与工业的核心力量财富产生了碰撞,两种力量竞争资源的使用,使代表工业和农业的双方产生了阶级矛盾,矛盾升级进而产生了战争。在美国爆发的南北战争,核心矛盾就是北方工厂主和南方农场主之间的矛盾。北方的资本家需要大量的人力来进入工厂做工,需要大量的土地来开设更多的工厂,以及大量廉价的原材料;南方的农场主和奴隶主手中控制着大量的人力、土地和原材料却不愿意提供给北方的资本家。双方因为竞争资源的使用权而爆发战争。而在此时世界范围内爆发的大部分战争都是由于财富和暴力的对抗产生的。

工业化并不只是工厂的烟囱和装配线。它是具有一种丰富多彩的社会制度。它涉及人类生活的各个方面,冲击了过去第一次浪潮的一切特征。它产生了底特律郊外的大汽车厂,而且还是拖拉机在农田上奔跑,办公室里有了打字机,厨房里有了电气冰箱。它产生了新闻日报和电影,地下铁路和DC-3型飞机。它带给我们立体主义的绘画和十二音阶的音乐。它带给我们巴霍斯派的建筑和巴塞罗那的椅子,静坐罢工,维生素丸,并且延长了人的寿命。它普及了手表和选举权。尤其重要的是,它把所有这一切事物集中联系起来,像一台机器那样组装起来,淅淅凝固成了世界有史以来最有力量,最有向心力,最有扩张性的社会制度。

那么从工业时代的核心力量财富向信息时代的核心力量知识转变的过程中,为什么没有像以前一样产生大规模的战争呢?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同时会作用人的意识形态,让一次浪潮也感受到二次浪潮的冲击。一切都是工业化与加强联系的结果。

其原因是知识具有公用性或者说是非对抗性。一个人使用知识不会妨碍别人也使用知识,知识具有公用性,非独占性。而财富和暴力所竞争的资源如土地,矿产资源等具有独占性,一个人使用了别人就不能使用。而知识和财富及暴力是可以相容的。比如某人发现了有效的时间管理方法,使用它可以增加有效产出。一个人使用这个方法会提高自己的有效产出,另一个人使用也可以提高,许多人同时使用这个方法也不会使这个方法变为稀缺品。所以由于知识具有公用性和非对抗性,从工业时代向信息时代的过渡没有产生战争(如图6-2所示)。

第73页

美国南北战争,并不像许多人认为的那样,单纯地为了奴隶制这个道德问题,或是像税制那样狭隘的经济问题。它的原因要深刻得多。富饶的新大陆,究竟是由农业还是由工业来支配?是由第一次浪潮势力还是由第二次浪潮势力来统治?……北军的胜利,美国的工业化的大局已定。

betway体育 2

关于这个问题,我之前也有过思考,北方的所谓“废止奴隶制”是一个道德借口,而真正目的是让以工业为主导的北方与以农业种植园为主的南方统一起来,以工业治国,也就是说第二次浪潮要打败第一次浪潮,显然虽然同属于一个国家,但是受到第二次浪潮的影响不同,北方受到的影响显然更大,在工业化,铁路,电报技术上远远超过南方,因而第二次浪潮胜利。

图6-2三种终极力量对应的时代

胜利的结果是北美大陆受到第二次浪潮席卷,南方的人们被从种植园里解放出来,使第二次浪潮所需要的劳动力大大增加。

第76页

第一次浪潮社会的能源是可以再生的……所有第二次浪潮社会的能源开始使用媒,天然气和是有。这些都是不能再生的化石燃料。这一个革命性的改变,是在1712年纽康曼发明的可以使用的蒸汽机以后。它意味着人类文明开始吃自然界的“老本”,而不是吃自然界的“利息”了。

每一次巨大的变革要有代表性的东西。

第一次浪潮是各种农业生产工具及其辅助工具:风车,水车。而能源是再生能源,靠天吃饭,是风,水。大地。而第二次浪潮是依靠化石能源,电力。在两次工业革命后,电力出现,甚至在上世纪中期出现了核能。

第79页

为了给工厂提供不受束缚的自由的劳动力,家庭的一些重要职能,开始转移到一些专门的新机构中去:儿童教育交给了学校,老人扶养交给了养老院,救济院和疗养所。新社会首先需要流动性,需要工人随着劳动的需要到处转移。

虽说是为了给二次浪潮提供劳动力从而如此,但反过来看正是因为有了第二次浪潮才能诞生近代学校,养老院,救济院这些机构。当一切资源聚拢起来,能力才能得以最大限度的发挥。因此,有必要以解放劳动力为前提,为解放劳动力做出一切贡献。也解释了要为第二次浪潮铺路,第二次浪潮也在引领社会前进。

betway体育,第100页

第二次浪潮最为人们所熟悉的原则,就是标准化。

……

不仅劳动逐渐标准化,而且雇用办法也不断地标准化了。标准化的测验,以鉴别和清除那些可能不适用的人,尤其是在文官系统。在整个工业体系中,工资等级是标准化的,随之而来的是,额外福利,午餐时间,假期,申诉办法也都标准化了。为了准备青年进入劳动力市场,教育家设计了标准化的课程,标准化的智力测验,学校升级原则,入学条件,学分计算也都标准化了。

如果要做,就要做到全部各个方面,不然就不要做。第二次浪潮中,一切要为工业化服务,这种态度基础要从底层抓起,即为教育。幼儿园,小学,中学乃至大学,试卷的答案是唯一的。这也就隐喻着告诉他们,以后的社会,工业化社会为了标准化,一定要有标准唯一的答案。

第141页

民族国家不是像斯宾格勒说的‘精神联合体’,不是什么‘心灵的公社’和‘社会的灵魂’。民族国家也不是瑞南说的‘丰富遗产的纪念品’,也不是奥尔特卡所坚持的‘共享未来的形象’。我们所说的现代民族国家是第二次浪潮的产物:一个组成单一的政治权力,奇迹般地凌驾于一个组成单一的经济智商并与之融合。

国家形态这种上层建筑是由一个国家的经济实力决定的。以中国为例,经济状态初级阶段是奴隶制,第一次浪潮时期是封建社会,第二次浪潮,资本主义初级时期是中华民国,资产阶级国家阶段以及现在的社会主义初级阶段国家。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