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双全传: 后记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10年来,当代军事人物传记和其他领域的传记一样,创作出版空前繁荣。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来,中国内地出版的中国军事人物传记达到千部以上。其中有军事人物的政治传记、文学传记、自传、画传、评传、口述实录、诗传等等。如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传》《朱德传》、当代中国出版社的《彭德怀传》《刘伯承传》《陈毅传》《贺龙传》等9位元帅的传记,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共和国十大将传记丛书》等。题材面大大开拓,几乎各类军事人物的传记均有出版。近年来有的军事人物传记达到超越意识形态高度,值得我们从美学的角度思考和研究。

  在聂荣臻元帅95岁诞辰来临之际,这部传记终于问世了。这使我们深感欣慰。

改革开放以来,特别是近10年来,当代军事人物传记和其他领域的传记一样,创作出版空前繁荣据不完全统计,近两年来,中国内地出版的中国军事人物传记达到千部以上其中有军事人物的政治传记、文学传记、自传、画传、评传、口述实录、诗传等等这些传记的写作出版情况,大致可分为四类第一类是由一级组织或某个政府单位出面,组织写作组写出的传记,俗称“正传”,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官方修传”,如中央文献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传》《朱德传》、当代中国出版社的《彭德怀传》《刘伯承传》《陈毅传》《贺龙传》等9位元帅的传记,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的《共和国十大将传记丛书》等。这种传记的政治色彩较浓,代表着一级组织对传主的评价,因而也具有相当的权威性,伴随着出版的还有这些元帅、大将们的年谱,这对于广大研究者来说是不可缺少的官方材料这些传记的文学色彩相对弱一些第二类是由作家自愿创作的,或是由出版社、出版商策划撰写出版的如中国青年出版社出版的《许世友传奇》、湖北人民出版社出版的《林彪这一生》、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百战将星丛书”,以及像钱学森等高科技领域里的领军人物的传记等,这一类作品的传主多是知名度很高而透明度很低的人物,往往个性鲜明,是编辑常说的“有市场号召力的人物”,这些传记主要是依靠市场销售,其中有的成为畅销书和常销书。第三类是有回忆录性质的自传如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出版的《毛泽东自传》《周恩来自述》《彭德怀自传》、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高级将领自述丛书”,等等,这些高级将领的自传,除《彭德怀自传》是他在被关押时自己写的外,其他大都是别人帮助整理的,或是自己写的一部分加上写作组帮助编写的。第四类是由传主的亲属、后人所写,比如毛毛的《我的父亲邓小平》、聂力的《山高水长――我的父亲聂荣臻》、张胜的《他从战争走来》、辽宁人民出版社出版的套书“父辈丛书”,等等近年来军事人物传记的成就题材面大大开拓,几乎各类军事人物的传记均有出版。改革开放之初,传主多是中国共产党和军队的领袖人物,其他人物,特别是所谓“反面人物”的传记出版很少。现在很多出版禁区都被打破了《林彪这一生》《王明评传》、张国焘《我的回忆》等摆在了书店的柜台上,出版了《蒋介石传》《阎锡山传》等大量的国民党将领的传记,其中张学良的传记就出了几十种在军事领域,有一些是所谓“神秘人物”,多年来他们一直是在幕后默默无闻地奋斗,如当年研制“两弹一星”的功勋科学家,曾经在情报战线、特工战线工作的重要人物近几年来像《李克农将军》《邓稼先传》《隐形将军韩练成》等传记也出版并热销。塑造出了一批性格鲜明、形象生动的军事人物。由于各种原因,前些年很多军事人物的形象平面化,缺少立体感近年来,这种情况在作者和编辑的共同努力下有很大改观比如毛毛的《我的父亲邓小平》中,写长征一段时,她问父亲:在长征中你都在干什么?邓小平沉吟了一下,用四川话说出了三个字“跟到走”。既写出了邓小平的个性,也写出了长征中一些领导干部的处境这给我们认识长征提供了非常生动的细节这一批军事题材人物传记中,对于一些重大事件的决策过程,对于过去的传记中很少涉及的中国军队内部的矛盾斗争,也有许多披露,对人们认识那段历史很有价值,当代军事人物传记的缺失“为尊者讳”“为贤者讳”“为亲者讳”的问题。我们都知道,从来没有常胜将军,骏马也会偶失前蹄。一个人不可能永远正确,尤其在战争环境下,情况瞬息万变,新情况和新问题层出不穷,失误更难避免,一个将领的成长,既要从成功的经验中、也要从失败的教训中汲取智慧作家要用科学的态度来写作,负责任地从当时的历史条件或个人的某些弱点找出导致失误的原因,合情合理地加以阐述,但我们的作家、出版者却在这个问题上放不开手脚,在写作过程中有意无意地“隐恶扬善”,也容易使用“指挥若定”“高瞻远瞩”“神机妙算”等溢美之词,从而使传记的价值和可读性大大降低思想性、文学性尚有欠缺。我们有些传记,有大的政治背景的描写,有传主生平“履历表”,还有主要功绩的罗列、轶闻趣事的点缀,却忽视了深入挖掘传主的内心世界。好的军事人物传记,需要作者对历史真相的还原和对当时的历史场景进行合情合理的想象,在一些重要的历史场景之中,仅仅是“客观”地叙述当时的事件经过是不能产生动人心魄的力量的。这需要作者发挥想象力,对当时在场人物的心理状态进行深入挖掘,力求还原当时的细节,使读者更深刻地感受传主的心理状态军事人物传记要寻求新的突破无论从选题策划,还是从编辑出版的角度看,军事题材的人物传记都期待着开拓与创新。在我看来,应该从两个方面有所突破。在历史和艺术两个层面的结合上进行深入开拓,军事人物传记要特别注重历史与艺术两个层面,这既是军事传记文学个性使然,也是传记文学求得独特功能价值的基本前提条件。《粟裕大将》是一本好书,在表现粟裕作为一名军事家的卓越品格时,写出了他对战争的把握和对大战略的运筹,但对其内心世界的矛盾与痛苦一面则基本回避,这必然影响到作品的真实程度和艺术审美价值在历史的层面上突破,需要有相当的勇气和力量它与大的政治环境以及作家、出版者的史胆、史识及艺术功力等关系密切,要求我们的作家和出版者解放思想,突破军事人物传记创作上较单纯的政治是非评判和功绩评价,突破传统文化中“为贤者讳”的观念,对中国传统传记的叙述方式进行科学的继承和扬弃站在世界的角度进行美学意义上的开掘军事人物传记的创作出版,是一种创造英雄美、崇高美的事业,它要按照美的规律将无序的历史人物和事件创造成为有机的艺术整体。优秀的军事人物传记之所以具有强烈的震撼力,备受人们青睐,重要的原因就在于它没有停留在对这些人物历史功绩的赞颂上,而是表现出传主们创造、书写历史时壮美的精神力量。这种精神力量既是推动历史前进的内在动因,也是读者阅读时的兴奋点这也就是说,军事人物传记除了有传主们创造的那些可歌可泣的历史,具有传奇色彩的故事外,还应该表达出强烈的历史兴亡感和哲学沉思,还应该让读者有一些形而上的思索。近年来有的军事人物传记达到超越意识形态高度,值得我们从美学的角度思考和研究,(作者为解放军文艺出版社原副社长、副总编,中国传记学会副会长)董保存。

  1980年初,北京军区奉中共中央书记处和中央军委之命,成立了聂荣臻传记编写组。由魏巍同志任组长,先后参加编写组的成员有彭正谟、张侠、张桂文、周均伦、刘绳、张赞廷、赵延章等同志。当时,已逾80高龄的聂帅说:“不要搞传记了,还是写个回忆录吧,这样随便一点。”从此,他就每次给大家谈1个小时左右,有时在他的家里,有时在北戴河海滨。谈话无拘无束,兴致勃勃。对那些风雷激荡的戎马岁月,他叙述得相当生动。这样的谈话,一共有94次,陆陆续续谈了他伴随伟大中国革命的一生。这些珍贵的谈话使我们深受教育。组内各同志分别担负了各个部分的写作,在谈话的基础上进一步参阅档案、搜集材料,于1982年底完成了50万字回忆录的写作任务。之后,又经聂帅3次审查修改,
1983年5月,《聂荣臻回忆录》由解放军出版社出版。这本书,深受广大读者的欢迎。许多领导人都看了这本书,称赞这本书写得“实事求是”。

betway体育app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标签:
军事人物 人物传记 文学 当代历史 文化 读书 作家 军事人物传记 百度搜索:
军事人物 人物传记 文学 当代历史 文化 读书 作家 军事人物传记
标题:当代军事人物传记面面观

  按照聂帅的本意,本可不必再写传记了。但中共中央、中央军委有关部门决定,《当代中国人物传记》丛书,仍要写出完整意义上的传。于是,
1985年新成立了写作班子,仍由魏巍任组长,由周均伦任副组长。先后调入的人员有:曹建玲、张凤雏、傅崧山、魏猛、贾舒云、王红云等同志。

赞 31 收藏上一篇:军事人物传记有些什么?下一篇:军事人物传记

  回忆录与传记不同。回忆录是自传,是以传主的眼光来观察历史,评价人物,写出自己的心得体会;而传记则是把传主置于具体历史环境之中,对他的思想和行为作出客观的、全面的评价。为了把这位功勋卓著的无产阶级革命家写好,还必须搜集更多的素材和资料,查阅、核实史实。几年来,经过大家的努力,于1990年以前,完成了传记初稿的编写任务。在此基础上由魏微周均伦对初稿进行了全面的修改。尤其是周均伦同志全力以赴,对书稿中尚不够充实的部分,作了大量补充。王红云同志也参与了部分书稿的修改工作和大量的日常性工作,做出了很大的努力。

[社会]中国“昆仑-贺兰07砺剑”军演细节曝光-搜狐军事频道

2019-11-23

阅读

收藏

深夜,经过一天实弹攻击后的贺兰山腹地寂静无声。此时,精心伪装的某师野战指挥中心内却灯火通明,还未来得及抖落满身尘土的集团军导演部成员齐聚帐内,围绕实施精确化打击这一课题,与师首长机关一同梳理研究。某师后勤部长李振瑞的剖析令人震动。这次演习,师医院在没有经过详细论证下开设了两个救护所,结果无法满足伤员救治的需要。这些问题看似细微简单,但直接影响军心士气,关乎官兵生命。贺兰山阙激战正酣,风雪昆仑狼烟再起。列装不久的某新型突击炮,一直被某炮兵团的官兵视为“宝贝疙瘩”。两个多月的演习,合同战斗群先后完成了单兵、单车到步坦协同等诸兵种联合战术演练,取得了6大类、67个方面的各类性能参数。

  1993年4月,传记组将修改稿分别送北京军区党委常委及总政有关部门和原华北军区的老同志审阅,并于6月在军区召开了审稿会。总参、总政、国防科工委、军事科学院、国防大学、中央党校、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央档案馆、当代中国出版社等单位的专家,毛泽东、周恩来、刘少奇、朱德、邓小平和彭德怀、刘伯承、贺龙、陈毅、罗荣桓、徐向前、叶剑英等传记组的负责同志参加了会议。会上,薄一波、萧克、刘澜涛、王平、吕正操、孙毅、郑维山、袁升平、傅崇碧等原晋察冀、华北军区的老首长和北京军区党委常委也对书稿内容提出了许多宝贵意见。会后,我们对这些意见逐条研究,对书稿中的重点章节进行了补充和反复修改。传记组对上述帮助深为感谢。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