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叫李狗蛋的米国短毛猫

文|老薛是只喵

 
 两只猫在老家过着自由的生活,饿了就回来吃饭。天气好的时候,躺在地上打滚,晒太阳,疯着玩。

我叫李狗蛋,是一只纯种的美国短毛猫,之所以取了这么个接地气的名字,是因为我那游历过四大洲的小主人说这名字充分体现了东西方结合的特色。

   现在,这两只猫已经是猫爸和猫妈了。

小主人开了一家杂货铺,里面放满了她从四大洲淘回来的各种东西,其实用现在流行的话叫精品店,但我还是喜欢叫杂货铺,就跟我的名字一样,接地气!其实小主人也喜欢别人称她的小店为杂货铺,因为小主人是东野圭吾的粉丝,你要问我东野圭吾是谁?我只能告诉你他是一名推理小说家,还不是中国人。

 
 小猫的到来,让猫妈妈在家的地位直线上升,在村里称霸王12年的猫爸瞬间变的格外老实,只是在家里。

杂货铺的书架上摆放的都是东野圭吾的小说,其中有一本叫做《解忧杂货铺》(好像又叫《解忧杂货店》,反正我也不知道!),所以我敢肯定地说小主人一定是受这本书的启发开了这家杂货铺。

 
 虽然生了小猫,但家里的奶奶一次也没看到过。四月初爸爸回去了一趟。两只猫很开心的围着爸爸玩。后来奶奶对猫妈说,你的主人回来了,把你的孩子叼回来看看呀。

平时闲来无事,我就在杂货铺门口晒晒太阳,哼哼小曲儿(无外乎就是喵喵叫几声)。小主人的妈妈李阿姨帮着她看店,李阿姨最喜欢拿一根带羽毛的小杆子逗我,每次我都上当,其实我也没那么笨,只是看到李阿姨的笑容心里感到很高兴。

   于是第二天,猫妈就把小猫咪叼回来,放在奶奶面前。把奶奶乐的合不拢嘴。

李阿姨是一个慈善的人,她对我真是好,平时照顾我的吃喝拉撒睡,总是亲切地对我说:“狗蛋儿啊,饿了就跟阿姨说,阿姨去给你准备好吃的!”

   老爸呆了几天后就过来了。小猫又被猫妈藏起来了。

每位来店里的顾客都喜欢逗逗我,还喜欢给我拍照,每当这时,李阿姨都会对我说:“狗蛋儿,摆个好看的pose!”我或趴着,或站着,或蹦着,总之,要把我最帅的一面展现出来,没准儿咱以后就成了猫界一名冉冉升起的新星呢!

   猫的家,有人保护有人守护,大概就是家的感觉吧。

爱吃土耳其软糖的小姑娘
琪琪是杂货铺的常客,今年才六岁,她很喜欢小主人从土耳其带来的软糖,每次小主人从土耳其回来,她总要和爸爸来光顾,买一大包土耳其软糖回家。我看到这个小丫头吃软糖的开心样子,感觉无比幸福。

   感情真的很奇妙。

琪琪还不忘我这个老朋友,买到糖都要包一个拿到我嘴边:“狗蛋儿,你也吃!”说实话,我真是对甜食没啥子兴趣,但是看到琪琪那期盼的小脸儿,我只能勉为其难地舔两口,看到我假装美味的样子,琪琪总会拍着小手兴奋地说:“爸爸你看,狗蛋儿也喜欢吃糖呢!”

   也想回去陪它们。

betway体育 ,琪琪是个可怜的孩子,因为她有眼疾,看东西十分困难,每次都要把我从头摸到尾,然后一脸夸赞的表情:“狗蛋儿,你一定长得很漂亮。”听到琪琪的表扬,我越加相信自己会成为猫界明日之星了。

betway体育 1

琪琪爸爸是出租车司机,是个很幽默的北京叔叔,有着北京人的爽快和语言天赋,每次来店里,他总会跟李阿姨聊一些趣闻,但一提到琪琪妈妈,他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了。所以就连我这只猫都知道琪琪妈妈是一个不能提的禁忌话题。

猫爸爸

那天清晨,我起了一个大早,发现今天的天气出奇的好,阳光明媚,天空中还飘着一朵朵像棉花糖似的云彩。呼吸一口新鲜的空气,心情无比畅快。

小主人刚从土耳其回来,又带回来一堆土耳其软糖,我想琪琪今天应该会过来吧,我已经许久未见到她了。其实,我是一只孤儿猫,刚生下没多久我的猫妈就仙逝了。印象中我的猫妈是一只温柔的猫妈,她总是用她柔软的舌头舔我脑袋上的毛儿。

对于一出生没多久就成孤儿的我,很羡慕琪琪有一个那么疼爱她的爸爸,但是对于她的妈妈,我又不甚理解了,按理说天下的妈妈不是都会为了孩子而舍弃一切吗?为什么她的妈妈连自己的孩子都不要了呢?在我这只猫来看,简直是匪夷所思!

我在地上打了个滚儿,四脚朝天,享受着阳光照射在身上暖洋洋的感觉,心想:我可真是太幸福啦,虽然是只孤儿猫,无父无母,但是有疼爱我的李阿姨和小主人。又一想,琪琪今天会过来吗?等她过来了,我一定要到她脚边打三个滚以表示我对她的想念。

这几日,我总感觉周围好像有一双眼睛在监视着我们,凭我这只纯种美国短毛猫的第六感(都说猫是灵物,所以我也就自称灵物了),我们肯定是被谁盯上了,这可咋整啊,莫非小主人得罪了谁?有人要谋杀我们吗?看来我也是受到了东野圭吾先生的熏陶,患了被迫害妄想症了。不管了,既然有人要破坏我们的安宁,我就要跟他们斗争到底!于是我这几天也不上蹿下跳了,躲在小店一个旮旯处,伺机行动。

就在我假寐之时,我终于发现了监视我们的那个人,一个女人,长得很漂亮,其实我只是从她的衣着和被墨镜遮住的大半部分白皙的脸庞看出来的。她总是坐在对面小吃店的某个把角的位置,透过玻璃窗向我们看过来,不过这么隐秘的地方也只有我聪明的李狗蛋才能看到,所以说猫的眼睛是可以当透视镜用的。

这个女人她是谁呢?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她到底在监视谁呢?这种种疑问在我心中就像李阿姨手中的羽毛棒,扰的我心烦意乱。

要说我天生具有神探天分还真是不假(所以以后请称我为神探李狗蛋,谢谢!)通过我几天不懈的观察与追踪,我终于知道这个神秘女人的身份了——原来她就是琪琪的亲妈!

要问我是怎么知道的?其实很简单,因为我发现只有琪琪来的时候她才出现,而且她看琪琪的眼神是那么温柔,好像我那早逝的猫妈看我的眼神一样(想到我的猫妈,我的眼睛都有些湿润了)。

这位传说中的琪琪的妈妈怎么突然出现了?她要做什么呢?

答案在几天后浮出水面了,一个令人伤感的答案:琪琪的妈妈是来带她走的。

那天,李阿姨拿着羽毛棒有一搭无一搭地跟我聊天:“狗蛋儿,你知道吗?琪琪要走了,要去美国了。”正在假寐的我听到琪琪要走的消息突然一激灵,闭上的眼睛立马睁开了。

李阿姨继续说:“琪琪的妈妈要带她去美国看眼睛了,不回来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