庞琦独创山水手卷——《四时读书乐》《怀素书蕉》赏析_艺术家资讯_雅昌新闻

话说手卷

手卷通常又称长卷或图卷,是中国书画的一种表现样式,它由古代卷轴式竹简、木简等书籍演化而来。古代书籍的卷轴形式虽然后来被淘汰,却在书画领域得到了发展。

手卷能够充分体现出时代的气息、个人的性情、气质和神采。在风格上,作者可以发挥清新细腻的笔墨,巧妙灵动的韵致,广阔平移的视野,耐人品味的文化学养。

古代手卷多为画家倾情精心之作,不轻易示人,多作自我赏玩。贵族高士尤其重视,每喜收藏,以示身份品味的标志。

从古至今,画家和藏家往往将其放置案头,边卷边看,乐在其中。或在风和日丽,文友雅聚,鸿儒光临,闲暇安居之时,主人乃拭案净手、沐浴焚香,然后取出珍藏手卷,与人共赏。

此时一卷展开,尺幅乾坤,犹如游园观赏,移步换景;或览或品,或鉴或赏。一山一水,一草一木;一人一舟,一桥一路,次第显现,层出不穷,犹如叙事,款款而谈,引起观赏者无限遐想,故而宠辱皆忘,谈笑风生。如置身其中,流连忘返。这是何等风雅,何等惬意?如果没有这种经历的人,根本无法想象这样的文化大餐所涵盖的乐趣。

从古至今,文化层次较高的作者、欣赏者、收藏者,对手卷书画作品的偏爱在立轴和横幅之上,故为古代文人雅士和当代大收藏家所看好。

手卷最具东方韵味与文人情致,既属文人清玩,又具有宏大的叙事功能。

中国画是用笔墨语言反映人们心灵世界的一种艺术。它借助黑白、虚实、浓淡、轻重等对立因素,辩证统一,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天人合一的中和精神,这是中国画特有的魅力,也是中国画的民族特色,而手卷更是中国画的浓缩和提升。

庞琦山水手卷《四时读书乐》赏析

《四时读书乐》作者翁森,是宋末元初人,著名教育家和诗人,南宋遗民。因对元统治不满,不愿出仕做官,隐居浙江仙居乡里,以教书为生。

庞琦以此诗意为蓝本,创作这卷山水长卷,用清雅恬静的四季景物,深刻传达出读书带给人们心灵的慰籍和精神的愉悦。

betway体育app,长卷起首用水边垂柳,随风摇曳;燕子归来,鸭雏戏豫;江畔亭榭,读书朗朗;春草萌生,大地回春;万物复苏,生机勃勃。寥寥数笔,将春天读书的喜悦和惬意烘托出来。

接着是春夏之际,生长在山坡上的大片树木,枝叶日趋繁茂。在水边坡地上,有一青年全神贯注,专心读书;在水边亭台里,仍然有人埋头读书,乐在其中。

到了盛夏时节,有一长者背着包袱,拄着拐杖,蹒跚过桥,前往山上,拜师求学;这时候的雏鸭子已经长大,成群结队,向岸边游去。在山上,桑松遍野,新竹压檐;茅屋中,一童子聚精会神,用功读书;茅屋外,先生双手抚琴,全情贯注,两小孩凝神静气,洗耳恭听。此情此景,黄发垂髫,师生学子,皆怡然自乐。观赏此卷,人们会深深悟到读书之乐,其乐无穷之理。

随之秋风乍起,树叶飘零,南飞大雁排成一字;茅屋学子似曾听到落叶声音,然而内心更加清净,越发感到时间宝贵,不可荒废时日,故读书的劲头十足,兴趣倍增,收获之大不言而喻。

冬天来临,山坡上,北风飒飒,枯木萧萧;茅屋顶,白雪皑皑,竹枝飘动;枝头上,北风习习,雀跃欢呼。暮冬时节,周围的环境变得单纯清净,天地显得更加辽阔。此时闭门读书,心清气爽;挑灯夜读,毫无倦怠。此情此景,读起书来,心理更加快乐和满足。

手卷结尾,远景用无垠的江面,广阔的沙汀,可见宇宙之大;近景用两只小船即将靠岸,抒发了行者归故里,居者爱吾庐的喜悦。从而展示出认真读书,不仅心胸开阔,前途无量,而且有了人生的方向,有所依归。

庞琦《四时读书乐》长卷构思巧妙,想象丰富,不仅精炼地表现出翁森原诗的深刻内涵,而且有所发挥,有所借鉴。浪漫又现实,真实且空灵。此卷通过春、夏、秋、冬季节的变化,打破时间和空间的局限,将枯燥的说理劝学描绘得十分生动自然,情景交融,理在其中。该卷更以散点透视组织画面,如同电影摄像、戏剧小说一样,波澜起伏,引人入胜,耐人寻味。

此卷从头至尾,笔墨畅达,一气呵成。作者将不同季节中山林树木微妙变化,人们读书状态和内心感受加以准确恰当刻画,并且通过季节的交替,把读书日益长进次第展示出来。观察细致入微,笔墨技法精湛娴熟,可谓立意技法,炉火纯青,恰到好处。

此卷长近5米,高不足23厘米,长宽是二十比一,可谓长卷。但是观赏时会感到画面长而不冗,繁而不杂,结构严密,潇洒自然,既表现出咫尺之图,写千里之外的辽阔境界,又具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的连续性情节,显示出手卷独有的入之愈深,见之愈奇的艺术效果。

趣味是人性的一部分,人的思想感情与其所处的时代有割不断的联系,又无不打上时代的烙印。此卷虽然取自宋末元初翁森诗意,但是更接近现代先进的教育思想和学习理念:寓教于乐,兴趣第一。

兴趣和快乐是良师益友,此卷以画明理,纠正了十年寒窗苦作舟的旧意识。这幅长卷以人为本,山石树木,随人心愿;荣枯生灭,顺乎人心。人的观念、思想、感情、爱好和大自然融为一体,这是此卷灵魂之所在。虽然画面处处写山水树木,但是山水的深处,人是第一位的,人心是第一位的。

就艺术性而言,笔墨情趣是中国画的精华。此卷气势贯通,墨气淋漓,书法用笔,骨力犹胜。既体现出中国画的气韵生动,又具有西画的光影明暗,整体现代;既写实,又写意;既抒情,又言志。此卷不仅具备艺术的包容度,更展示出中国画,尤其是手卷无穷的魅力。

庞琦山水手卷《怀素书蕉》赏析

怀素是中国唐朝最著名的草书大家,因为少贫没有纸张练习书法,所以他曾种芭蕉万余棵,用芭蕉宽大的叶子刻苦练习书法,终日不辍,磨损之笔埋成笔冢,最后终于成功,流芳千古。

庞琦之所以画此手卷,是因为他深深地被怀素勤苦好学的精神所感动。古人云:业精于勤而荒于嬉,行成于思而毁于随。意思是说,学业由于勤奋而精通,但它却荒废在嬉笑玩耍中;事情由于反复思考而成功,但它却能毁灭于随大流之中。古往今来,有很多历史典故说明了这个道理。唯辛勤耕耘,谦恭求教,精诚领悟,厚积薄发,方可成就。

庞琦以怀素这一史实为依托,根据生活现实中所见所闻,通过大胆想象,创作这幅长卷。借画明理,劝谕学龄儿童和上进学子能继承怀素精神,刻苦专一,明确人生方向和目标,孜孜不倦,从而建功立业。同时作者借助绘画,考证怀素当年练习书法的年龄、环境、身份和学习方法,如同精彩电影一样,给人留下深刻印象。

此卷开始用起伏丘陵作中景,用远山平沙作远景,展示永州地处潇湘二水交汇处,为水路交通要道,描绘出怀素生活的环境广阔和自然景观灵秀,暗示一个人在成长的过程中如何形成广阔的胸怀和不畏困难的因缘,为后来怀素成为狂草大家做了铺垫,这种半实起手卷开端如同电影的序幕一般,引人入胜。

接着近景以小树不断成长,山势不断增高,预示人在不断进步,不断提升。中景是竹林遍野,树木繁茂,一片生机勃勃的景象。近景参天松树,姿态万千,不仅给人以美感,更让人充满希望。

在繁茂的丛林中,一所高大的寺庙拔地而起,高耸如云,既交代了怀素的身份,又准确说明怀素当年出家的寺庙是书堂寺。在寺庙的后面是广大的芭蕉林,不仅说明怀素的勤劳刻苦,而且美化了环境,一举两得,这也是修行人自利利他的真实写照。

在茂盛的芭蕉林中,掩映着一所极为简陋的小茅棚,茅棚的前面,怀素被大大小小的芭蕉叶包围着,少年怀素在蕉叶上习字,乐在其中。同时说明怀素书蕉是他在非常年轻的时候,是在22岁以前。因此,有力地纠正了许多表现怀素书蕉绘画中,把怀素画成年过七旬的老人这一误导。

画卷下半段在远处山谷中有许多房舍,在房舍附近的地方有一座很漂亮的亭榭,里边有许多人,俯身观看怀素写字,这是过了若干年,怀素已经小有名气,达官贵人经常请怀素写字,使用纸张绢帛,所需无缺,不必再以蕉叶练字,书蕉已成历史。

卷尾是长长的平沙,浩瀚的江水,岸边有六人,有的拱手相送,有的挥手告别,有成人,有孩童,人情味十足;江中小舟上,怀素双手合十,亲切恭敬。此时怀素要实现他多年的夙愿:远行参访,遍访名人,继续深造,遍览历代名家碑帖。辽阔的江面,孤帆远影;远大志向与一叶扁舟,给人无限的遐想。

庞琦此卷长宽比超过二十比一,更是洋洋大观的长卷。然而所画的只是一座山,整体均衡,却又变化无穷,构思新颖巧妙,无与伦比。这里不仅记录了怀素22年的生活环境和情景,而且把怀素成长的过程,交往的状况,为了学习书法,不影响其他僧人修行,离开寺庙,独居茅棚等种种细微事实准确地考证出来。

在笔墨技法上,庞琦既能继承传统,又能结合科学绘画,极富现代感。这幅手卷不仅发挥中国画的笔墨优势,浓淡干湿,疾徐顿挫,而且,空白留舍自然,空白与实处比例变化随顺需要有增有减,恰到好处。我国古代绘画论云:疏可走马,密不透风。用这句话来形容此卷是很贴切的,真实地表现出宏观与微观的辩证关系。

在布局上,作者以强化整体感、分量感、光感、质感,体现一种和谐完整的审美感受,烘托一种庄严肃穆、优雅恬静的气氛。生动活泼的人物,波澜起伏的山脉,繁茂多变的树木,浩瀚无垠的潇湘。其宏伟气势犹如一支大型交响乐,悠扬婉转,悲壮雄伟,起伏跌宕,动人心弦。庞琦此卷独具创造性,从起首到主体,从布局到气韵,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将中国手卷绘画推向一个高峰,不失为当代手卷精品。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