勤恳耕文地 躬亲续传承

勤勤恳恳为人师

但他不仅自己在学术上勤奋耕耘,建树丰硕,更带动单位同事及年轻教师去探索古代文学研究的学术增长点,引导他们选择科研方向,确立研究课题,甚至指导中青年教师撰写项目申报书。

许富宏爱上课,学生们也爱上许富宏的课。为了让学生们更好理解文学作品,一通百通,更好地理解国学,他研究出了一个“小诀窍”——画图解析文学作品结构。许富宏认为,任何作品都不是随心所欲想到哪写到哪的,在成文之前都会构建一个文章结构。小说、散文、诗词都有自己的结构,分析完结构,抒情的内容就会全面展开。“为什么祥林嫂会在大年三十死去?她的死是有原因的。鲁迅安排了三个情节:死丈夫、死儿子、鲁四老爷的歧视。这映射了三个意向:瘟疫、野兽、封建礼教。就是说封建礼教是比瘟疫和野兽更可怕的东西,这样就把文章的结构理出来了。”
在这样有目标、有条理的分析下,学生们很快就掌握了文学作品的精髓。

在他的引领下,西华师大的“四川省古代文学特色研究团队”在成功申报后的两年发展时间里,取得了丰硕成果。如定期出版的《古代文学特色文献研究》辑刊,编辑出版的“巴蜀与敦煌丛书”,“西华师范大学国学文库”等在国内外学术界已有较大影响。在他的带动与影响下,西华师大文学院教师近两年共获得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2项。

今年,许富宏被评为南通大学教学名师,可他却一如初次站上讲台那般谦虚文雅,“我只是踏踏实实做好老师教书育人的本分,把中国传统文化传递下去。”

作者:倪秀来源:教育导报 日期:2017年11月22日 阅读: 次

“热情,很严谨。”

2015年, 西华师范大学建立了四川省第一家国学院, 伏俊琏担任首任院长。
“虽然我们对国学的力量不有估计过高,但我们有责任继承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传统,引导民间的国学爱好者和国学传播者,阅读经典,正确理解其内容。国学院的建立就是为了人才培养和优秀文化传播。”

(校报学生记者李玲韩真赟路思佳/文 曹志强/摄)

多年来,伏俊琏在敦煌学研究、俗赋研究、先秦两汉文学与文化研究等领域取得了突出的成绩。他的专著《敦煌赋校注》被著名学者项楚先生评为“是敦煌赋校理的集大成之作,是敦煌文学研究的又一可喜成果。”。作为中国学术史上第一部俗赋史研究著作,他的《俗赋研究》出版后,著名学者程毅中《共享新知的快乐》为题进行评述,认为:“本书的研究极为广泛深入,涉及了许多新的领域,提出了许多新的见解,使我惊叹佩服,歆羡不已。在学科的发展史上,不断创新,与时俱进,这是近年来学术研究的新成果。”从1993年主持第一个国家教委人文社科规划项目以来,先后主持国家社科基金项目4项,教育部规划项目6项,省厅级项目多项。

……

betway体育app 1

沉下心来做学问

贵州师大副教授、贵州省教学名师冷江山博士深情地说:“我做学问,写论文,是伏老师手把手教出来的。我有一篇文章,老师修改了五遍,每一遍都改得密密麻麻的,我至今还保存着。”长期以来,伏俊琏在培养文史专业研究生方面摸索出了一套行之有效果的方法。比如,尽早确定博士论文题目,围绕学位论文题目进行竭泽而渔式的资料搜集工作;反复严格训练填写申请项目书,让学生深入思考项目的研究内容等等。学生的第一篇小论文要不厌其烦的反复修改。伏俊琏指导的21名博士研究生的学位论文,有14项获科国家社科基金项目,11项获得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基金项目。

今年6月,许富宏当选中国先秦史学会鬼谷子研究会副会长,这是业界对他的肯定。同时,许富宏著书《鬼谷子集校集注》入选中华国学书库,发行量超15万册,同时入选的还有顾颉刚、杨伯峻等文学大师的作品。

“文史类学科很重传统,传统就像一根绳子,将几代人从学术到精神紧紧联系起来。”正是伏俊琏怀着这样一颗“寻根”的心,才带领西华师大的古代文学特色文献团队挖掘出这些平日里被忽视的学术源流。

betway体育app,当学界把研究视野投向了易出成果的文学大家的研究中时,许富宏却另辟蹊径,一股脑儿扎进了大家关注较少的鬼谷子研究中。中华上下五千年那么多名人志士,为什么他偏偏选择研究先秦时期鲜为人知的鬼谷子?许富宏解释到,唐宋元明清各朝各代都有自己的魅力,诗词戏曲小说都是非常有趣的东西,距今年代近,学生易理解,相对而言,先秦文学较于诗词歌赋则显得晦涩难懂。“我想做的就是让大家了解感受到先秦文化的魅力。”

“作为一个大学教师,一定不能仅仅只做好自己的科研。《孟子》说,得天下英才而教育之,一乐也。《庄子》说,薪尽火传。学术和文化更需要一代代传承。”学术上的建树,让伏俊琏在业内享有盛誉。2013年,伏俊琏被全国社科规划办聘请为学科规划评审组专家。2016年,被评为四川省千人计划特聘专家,但他始终不忘师者本分。

“鬼谷子是战国时期诸子百家之一,是纵横家的代表人物。许老师的论文《鬼谷子研究》从音韵学的角度论证了今本《鬼谷子》是先秦古籍,解决了唐代以来学术界一直以为该书是伪书的问题,为今天人们广泛学习使用《鬼谷子》奠定了学术基础。”说起许富宏的研究,文学院教师陈亮连声佩服。

1985年9月,伏俊琏考上了著名音韵学家、古代文学研究专家郭晋稀教授的研究生,从此开始了他的学术研究生涯。30年来,凭借良好的职业道德、强烈的事业心、严谨的治学态度和开拓创新、拼搏奉献的精神,他在自己平凡的工作岗位上一步一个脚印的踏实前进着。1988年以来,出版有12部学术专著,参编7部学术著作和教材。在海内外学术刊物发表论文180多篇,其中1998年以来,有58篇论文被CSSCI数据库收录,55篇论文共被
CNKI数据库引用230余次。

在以前,《鬼谷子》被包括梁启超在内的不少学者认为是伪书,许富宏做的研究就是证明这本书的真实存在。怎样推翻一个几千年的案子?许富宏是这样论证的,“《鬼谷子》多是短句,其实是一部兵法性质的书,而兵法都是押韵的。”在前人设想的基础上,许富宏系统地用现代韵律学去整理《鬼谷子》,发现它的用韵规律和《诗经》是一样的,也就佐证了《鬼谷子》这本书是先秦时期所做,推翻了当时“鬼谷子是东晋时期伪造”
的错误言论。

薪尽火传 不知其尽

独特的教学风格,让他在评教中获得了学生的高度评价;负责的工作态度,让他在连续五年的教学质量考核中都被评为优秀;执着的科研态度,让他在研究领域屡获丰收……他就是我校文学院教授许富宏。

“传统就像一根绳子,将几代人从学术到精神紧紧联系起来。”

中文151的张淑婧和师雨柔曾跟着许富宏做了一年的大学生创新训练项目。“以前没和老师做项目的时候,以为他是一个比较随意的人,因为他在课堂上特别风趣。”张淑婧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其实他特别严谨。刚写论文的时候会犯些低级错误,许老师看了之后虽然不批评我们,但是从他的语气中能够感受到他对学术语言要求很高。”
不论多忙,许富宏都不会错过学生的信息,这让师雨柔大为感动。“我们发论文过去,老师基本上都是秒回。有一次他没来得及回复我们,第二天我们收到了老师发来的邮件,邮箱显示发送时间是凌晨四点,而且当天早上老师还是前三节的早课,来到教室我们看到他眼睛都是红的,真的很尽责。”

1977年3月,刚刚高中毕业的伏俊琏,便到家乡——甘肃省会宁县一个偏僻的乡村小学当民办教师。同年高考恢复,他以优异的成绩考上西北师范大学,毕业后一直从教至今。从乡村小学教师、中学教师再到大学教师,伏俊琏只要跟学生在一起,他便感到快乐无穷。长期的伏案工作,使伏俊琏有严重的椎间盘突出病,但一到教室,面对着学生,他就暂时忘记了疼痛,谈笑风生。一回到家,躺倒在床上,几个小时不能动。从教至今,他从来没有离开过教学第一线。躬耕教学,传承学术和文化成为他一生的追求。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