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最大地方文献丛书《山东文献集成》编撰完成

智者乐,仁者寿,长者随心所欲。曾经的红衣少年,如今的白发先生,留德十年寒窗苦,牛棚杂忆密辛多。心有良知璞玉,笔下道德文章。一介布衣,言有物,行有格,贫贱不移,宠辱不惊。获奖者,季羡林。——2006年感动中国人物颁奖词在山东大学附属中学的求学生活是季羡林的人生转折点“……到济南去,可以说是我一生中最关键的一个转折点,否则我今天仍然会在故乡种地……”——
《季羡林自传》季老6岁时,从老家临清到济南投奔叔父,正是在济南,季羡林的人生开始了重大转折,从一个最初只是想浑浑噩噩做一名小职员的少年,一步步走向今天世人尊崇的大师、泰斗。从小学到高中,季羡林先生在济南先后读过一师附小、新育小学、正谊中学、北园高中(旧山大附中)、省立高中(济南一中前身)五所学校。这些学校的校园和老师大都给他留下了深刻印象。在季老的自传中,他能清晰地回忆起济南求学期间的众多老师:王寿彭、胡也频、董秋芳、鞠思敏、王祝晨、张默生,郑又桥、徐金台、祁蕴璞、王昆玉等不下二十余位。正是这些老师,正是在济南求学期间的经历,让季羡林先生培养起了一生的读书习惯,严谨治学的态度,奠定了国学基础以及做人的高尚品格。自传中,季羡林先生说:“到济南求学后,说句老实话,我当时并不喜欢读书,也无意争强,对大明湖蛤蟆的兴趣远远超过书本。”然而,在济南求学期间经历的一件事,却对季老一生起到了重要的影响作用。季老在自传中说:“在北园高中读书期间对我一生的影响,是关键性的,夸大一点说是一种质变。”当时的北园高中附设于山东大学之下,当时山大校长是山东教育厅长王寿彭——
著名书法家,前清状元。在期末考试时,“王状元”要表彰学生,奖品是“王状元”亲书的一个扇面和一副对联。而季羡林成为当时全校唯一的获奖者。正是这看似偶然的一次奖励,改变了季羡林的人生观。“我原来的想法是,中学毕业后,当上一个小职员,抢到一只饭碗,浑浑噩噩地,甚至窝窝囊囊地过上一辈子,算了。这一次表彰却改变了我的想法:自己即使不是一条大龙,也绝不是一条平庸的小蛇。”季老写到。不管怎样,季羡林是在山东大学附中学会用功的。而且,从这时起,他开始在天津《益世报》上发表小说和散文,养成了舞文弄墨的习惯。此习惯一直延续到老年,兴趣没有稍减。所以,对这段历史,季羡林铭感至深,非常感谢山东大学附中的几位老师,也包括这位校长王寿彭。2001年应邀出席山东大学百年校庆庆典活动2001年山东大学百年校庆,季老应邀出席校庆系列活动并撰文祝贺母校百岁华诞。他说,母校山东大学今年一百岁了。但是,他成为山大的校友却已经有七十五年了,是校龄的四分之三。这样的人如今恐怕很少见了。他在撰文中特别强调说,1926年,他十五岁,正谊中学毕业以后,考入山东大学附设高中。不管怎样,山大高中也是山大的一个组成部分,已经无可置疑。他说自己是山大的校友,也名正言顺,决无攀龙附凤之嫌。他说,从自己成为山大校友以后漫长的七十五年中,山东大学同国内许多著名的大学一样,走过一条悠长而又曲折的道路。这条道路并不平坦,也并不笔直,有时布满了鲜花,五彩斑斓,光彩照人;有时却又长满了荆棘,黑云压城。校址也迁来迁去,有时在济南,有时又在青岛,最后终于定居在济南。在新中国建立前有一段时间,大概是在三十年代,山大当时还在青岛,许多全国著名的学者和作家在那里任教。许多人都认为,那是山大发展史上的一个高峰或者高峰之一。无论中国或外国,一个大学不能永远处于高峰时期,一个系尤其显著,山大自不能例外。从那以后,一直到现在,山大高峰迭出,现在已成为全国著名的高校之一了。季老认为,山东大学在过去和现在都有大师级的学者,这是山东大学之所以能够成为今天的山东大学最重要的原因。眼下,教师的重要性已为全国各大学以及其他国家高等学校所普遍认可。重金征聘教师的广告在各大报纸上随时可见,有的待遇高得惊人。但他不希望山东大学也这样做。他觉得,大学有时候从外校进几位教师是必要的,这有利于人才的交流。但是,想真正获得名师,甚至大师,最根本的办法还是自己培养。最理想的办法是公平合理地、实事求是地发现年轻有为的人才,然后加以精心培养,给他们创造条件。在待遇方面可以破格,在提级方面也可以破格。对他们在政治上严格要求,在业务上严格督促,再加上他们自己的努力,期以数年,必能有成。据他个人多年的观察,现在学生中和青年教师中确有特立独行有很大潜力的人才。千里马是有的,愿我们的学校领导都能成为伯乐。季老说,山大迎来了百年校庆,对一个人来讲,一百年是高寿了。但是对一个大学来讲,同国外许多有几百年历史的大学比较起来,还只能算是一个小弟弟,有如初升的旭日将越来越发出耀眼的光芒,母校将会有光辉的前途。
出席山东大学举办的“季羡林学术思想研讨会”2001年10月14—16日,“季羡林学术思想研讨会”在泉城济南召开。此次会议由山东大学社科处、山东大学《文史哲》编辑部发起,属于山东大学百年校庆学术活动之一。以山大校友身份来济的季羡林先生,在百忙之中亲自参加了此次研讨会的开幕式,中国书画装裱学院向季羡林先生赠送了金版的《文韬武略宝典》。
此次会议上,来自北京大学、上海外国语大学、中国社会科学院、《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中国孔子基金会、山东大学等十几所高校及科研单位的40多位学者,对季羡林先生的思想从不同角度进行了研究讨论。研讨主要围绕两大主题展开:一是季先生的学术思想,二是季羡林先生作为一代宗师,向后辈学人展示的治学精神和学术品格。
关于季羡林先生的学术思想,学者们的论述主要集中在这样几方面:第一,季先生对东西方文化比较所作出的卓越贡献。中国社科院的王树人研究员、上海外国语大学的朱威烈教授等学者认为,季先生所讲的“东方主综合、西方主分析”观点,东、西方文化的“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论,以及他在比较东西方思维方式的基础上,重新解释东方的“天人合一”思想,对东西方文化的未来发展,对人类社会与自然的和谐相处,都具有重要指导意义。第二,季羡林先生对中外文化交流的贡献。北京大学的张玉安教授、中国社科院的葛维均研究员等学者认为,季先生翻译印度古代史诗《罗摩衍那》、著《糖史》,都极大地促进了中国与印度文化交流。学者们提出,季羡林先生在提倡“拿来主义”的同时又提倡“送去主义”,主张中国在文化交流中应该持积极主动的态度,这种思想对于中国文化的发展、对于不同文化间的交融都有重要的促进意义。第三,季羡林先生对语言学、文学所做的贡献。学者们认为,季先生精通英语、德语、梵语、吠陀语、巴利语以及几成绝学的吐火罗语,对佛典语言、印度文学都有深入研究,而且在散文方面也建树颇丰,这些都表明季羡林先生确实是“学贯中外,兼容百家”的一代宗师。
在此次研讨会上,山东大学周来祥教授、蔡德贵教授、杜泽逊教授等学者着重论述了季羡林先生的学术精神。大家一致认为,季先生之所以能成为享誉海内外、德高望重的学界泰斗,就在于他以严谨执着的态度治学求知,他有甘于寂寞、不盲目追风的学术品格,他真诚地做人、扎实地做学问,他在学品、人品、文品上,都为后辈学人树立了榜样。与会学者认为,季羡林先生博大精深的学术思想是我国人文社科领域的一座宝库,它不仅是中国的财富,而且也是世界的财富。在社会科学领域,可以说已经形成独具特色的“季羡林学派”,如何归纳、研究并使之发扬光大是学术界的一个新课题。山东大学敢为天下先,召开这样一个研讨会,具有不同寻常的意义。这样的会议应该多办,季羡林先生的学术思想也需要进一步深入研究。关注山东大学《文史哲》杂志和《山东文献集成》文献丛书由于不懈努力,山东大学《文史哲》发行量长期稳居全国同类学术刊物首位,并先后获得首届“国家期刊奖”、第一届和第二届“全国百种重点社科期刊奖”、“首届全国双十佳文科学报奖”。2001年5月19日,新中国第一家高校文科学报《文史哲》创刊50周年纪念会暨人文精神与现代化学术研讨会在北京举行,季羡林到会祝贺并作大会发言,他结合自己的治学经历,回顾和评价了《文史哲》半个世纪以来所取得的学术成就,并就“人文精神与现代化”这个学术界普遍关心的问题阐述了自己的意见和看法。他说,改革开放以来,《文史哲》把一大批学术新秀推到了各自研究的前沿领域,为当代中国学术事业的薪火相传、繁荣壮大作出了应有的贡献。2007年1月24日,山东省政府特批立项、被誉为山东省“四库全书”的大型地方文献丛书《山东文献集成》第一辑首发仪式在山东大学隆重举行。担任学术顾问的季羡林为首发仪式发来热情洋溢的贺信,祝贺《山东文献集成》第一辑出版发行,贺信称《山东文献集成》汇集历史,影响当代,惠泽后人,流芳于世。《山东文献集成》由山东大学山东文献集成编纂处负责具体编纂,韩寓群任主编,朱正昌、展涛、蒿峰、齐涛、陈炎、王学典任副主编,山东籍著名学者季羡林、任继愈、孔德成等担任学术顾问。《山东文献集成》计划共收入山东先贤遗著1000种,以未刊稿本、抄本以及流传未广而又价值较高的刻本为主,影印出版,精装200册。目前已出版的第一辑收入的珍贵文献,有著名文学家蒲松龄《聊斋文集》稿本十二册,著名金石学家刘喜海《古泉苑》稿本一百卷,以及记载以行乞兴学闻名于世的武训事迹的《武义士兴学始末记》等,共计179种。其余三辑计划在2008年全部出齐。《山东文献集成》规模之大、标准之高,将成为山东省的标志性文献。]

betway体育 1  [本站讯]10月11日上午,庆贺《山东文献集成》竣工学术研讨会在山东大学中心校区举行,标志着《山东文献集成》这一山东省政府特批重大文化工程取得了辉煌成果和圆满成功。《山东文献集成》主编、原山东省省长韩寓群,《山东文献集成》副主编、山东大学党委书记朱正昌,山东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政府办公厅主任、研究室主任蒿峰,山东大学副校长樊丽明等出席研讨会。betway体育 2《山东文献集成》主编、原山东省省长韩寓群(中),《山东文献集成》副主编、山东大学党委书记朱正昌(右三),山东省政府副秘书长、省政府办公厅主任、研究室主任蒿峰(左三),山东大学副校长樊丽明(左二)等出席研讨会  韩寓群在致辞时对《山东文献集成》的竣工表示祝贺,对山东大学《山东文献集成》编纂处人员的工作给予充分肯定,并对参编人员的辛勤付出和参编单位的大力支持表示感谢。他表示,《山东文献集成》的出版将为山东文化发展做出重大贡献,并对今后如何充分利用和研究这部大型丛书提出了要求。樊丽明在致辞时表示,《山东文献集成》的编纂具有重要的文化意义、教育意义和学科意义,该书将山东先贤的代表性著作汇为一编,对于山东传统文化的播扬和古籍的保护具有重要的意义,同时体现了山东大学古典学术研究在全国的领先地位。betway体育 3《山东文献集成》主编、原山东省省长韩寓群致辞betway体育 4betway体育,《山东文献集成》副主编、山东大学党委书记朱正昌与会  研讨会由《山东文献集成》编纂处主任、《文史哲》主编王学典教授主持。会上,《山东文献集成》编纂处副主任、山大文史哲研究院杜泽逊教授代表编纂处作了工作汇报。山东大学乔幼梅、袁世硕、董治安、孟祥才、张忠纲、刘晓东等教授,台湾大学文学院院长叶国良教授,北京大学刘玉才教授等与会专家学者对《山东文献集成》这一迄今为止全国最大的地方文献丛书的全部出版表示祝贺。他们表示,《山东文献集成》是一项世纪文化建设工程,其收集的文献包括未刊的稿本、抄本,还有部分稀见的刻本,对保存山东古代文献做出了巨大贡献;《山东文献集成》的编辑出版,对学者们进一步整理和研究山东文献提供了极大方便,像打开了图书馆线装书库的大门,对继承和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具有重要的意义;《山东文献集成》的编辑出版,采取了政府、专家和出版社三结合的方法,为全国各地编辑出版类似的大型历史文献开了先河,创造了一个良好的模式。同时他们认为,长期以来,学术界一直以江浙为明清学术的渊薮,而《山东文献集成》的出版,将以充足的证据证明山东在明清学术史上所具有的举足轻重的地位,有望改变以往对明清学术格局的判断。与会专家学者还郑重建议,即使煌煌如《山东文献集成》,也只是山东文献的一部分,还有大量的山东重要文献未能整理出版,希望总结前期经验,将此作为一项长期的学术研究,并将《山东文献集成》第五、六辑纳入学校科研规划和省文化建设规划,使其得以延续,并为国家文化建设和社会主义文化大繁荣继续做出新的贡献。山东师范大学安作璋教授因故未到会,委托他人宣读了书面发言。betway体育 5山东大学副校长樊丽明致辞(左),《山东文献集成》编纂处主任、《文史哲》主编王学典教授(中)主持研讨会,《山东文献集成》编纂处副主任、山大文史哲研究院杜泽逊教授作工作汇报(右)  济南大学副校长蔡先金、山东图书馆馆长李西宁,山东大学党委宣传部、校工会、文史哲研究院、图书馆、出版社等单位负责人,《山东文献集成》编纂处全体工作人员以及来自中国科学院、清华大学、复旦大学等单位的专家学者参加了研讨会。文史哲研究院院长傅永军教授致闭幕辞。betway体育 6研讨会现场betway体育 7与会专家学者合影  《山东文献集成》作为山东省政府特批重大文化工程,是一部专门收录山东先贤著作的大型丛书,也是迄今为止全国最大的地方文献丛书。2005年由山东大学教授王学典、杜泽逊提出计划,经山东大学上报山东省政府,获得特批立项,并于2005年成立编纂委员会,2006年初正式启动编纂工作。山东省原省长韩寓群任主编,山东大学党委书记朱正昌、原校长展涛、现任校长徐显明等任副主编,山东大学文史哲研究院负责编辑工作,由山东大学出版社影印出版。经过编纂处全体同仁及各参编古籍收藏单位近六年的不懈努力,终于在今年九月编纂完成。全书共四辑200册,影印山东先贤遗著稿本、钞本、刻本等1375种,其中稿本352种,钞本295种,刻本545种,排印本52种,石印本92种,磁版印本1种,拓本4种,钤印本4种,影印本26种,名家批校题跋本104种,可谓珍本荟萃,琳琅满目,美不胜收。《山东文献集成》的出版,不但抢救了大量濒临消亡的珍贵文献,而且使得一大批世人难得一见的孤本秘籍能够流通于世,为学术研究提供了较大的方便。该丛书在抢救稀见文献的同时,也兼顾了山东文化名人的著作,如孔子、孟子、管子、墨子、孙子、郑玄、邢昺、辛弃疾、李清照、孔尚任、王士禛、蒲松龄、桂馥、王筠、马国翰、陈介祺、许瀚在中国文化史和学术史上具有重要影响的山东先贤的著作都有选择地予以收录。《山东文献集成》的出版,弥补了山东没有代表性地方文献丛书的缺憾,可谓山东文献整理的里程碑。该丛书由山东大学编纂完成,体现了山东大学对于弘扬和传承齐鲁文化的责任感。今年适值山大110周年校庆,《山东文献集成》的竣工,也为山大文化校庆献上了一份厚礼。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