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晚报:拔尖的都市 必要世界级的地下城

  南方日报4月30日A19版讯在城市快速发展的今天,专家们在建造一流的地下城这一概念上早已达成一致。单个的“地下音符”被地铁、地下通道连成线、串成面……  在广州,你可以从广州塔数百米高制高点,垂直下降到地下,通过APM和地铁,犹如一个在城市下潜泳的鱼,抵达你想去的任何一个地下空间被开通的地方。  广州已经成为一个超级汉堡包——不论你是在哪一层——在西塔的塔尖,还是在目前地下最深的五号地铁站站台,都可以品尝到这个立体城市独特的味道。  广州,一流的商业城市和人居城市,正在拥有一流的地下城。  正在掘进扩展中的广州地下城,不只是扩展其物理空间,而是随着地下城在人们生活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位置,广州在扩展和创新着属于自己的地下城文化,它暗自滋长,在建筑、城市管理甚至人们的精神领域不断拓展,集结成这座城市看不见的软实力。  回顾南方日报此前三篇关于广州地下城的报道,我们甚少提及市政管道工程。在华南理工大学城市规划系主任王世福看来,地下广州城的积极意义,在可见的未来还将更多体现在城市支持系统的管理和建设上。“地下城的建设标准和运营状态是体现一个城市,甚至是国家处在的发展阶段所展现出来的综合实力”。

随着地铁1、2号线通车,有华东第一商圈美誉的南京新街口,近两年来,地下热闹正超越地面繁华,据悉,南京5条地铁先将在南京南站进行串连成74万平方米地下空间,预计在未来五年内将其建成一个融合生活享受、工作娱乐、休闲购物的城市新中心。

城市的共同沟

南京装修网昨日从南京市政府获悉,该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领导小组已成立,城市地下空间开发利用总体规划最新版正在编制,预计很快与市民见面;除了新街口,江北新区、南京南站、河西南部这一核三心的重要片区地下规划,湖南路、奥体中心、夫子庙、迈皋桥、南京站等地下空间的统筹利用也已“在路上”;预计5年内,南京的地下城可连点成片,实现不出地面,四通八达。

地上地下的无缝连接

betway体育app 1

  在180多年前的巴黎,法国人创造性地建设了“共同沟”——将5种管线统一布局。如今,广州的共同沟建设也正蹒跚起步。2003年,广州大学城全面动工,广州第一条共同沟在这里成型,最终建成总长约18公里的共同沟。  4月的一个深夜,广州寺右新马路由西向东的车道被封拦了起来,一排排印着“燃气维修”的栏杆被用来隔开施工区和人行道,这条马路正在经历又一次“手术”,机械声隆,穿着橘黄色工服的工人在忙碌着。  为了让这座城市健康运转,从地面到地下10米左右的深度里,暗埋着这座城市的支持系统——市政管线。  在这个统称中,包含着燃气、通信、电力、给排水、有线通信传输等多种类型的城市“生命线”,他们或上下重叠,或左右排列地埋在地面以下,在不同的空间相互交叠又各自独立。  这不是寺右新马路第一次动手术,也不是这座城市中第一条接受重复手术的马路。  正因为这看似有序的管线实则归属不同部门管理,广州越华路在广州亚运会前,曾在半年开挖6次。
正为许多专家、市民所一直所诟病的那样,在一次次的各类维修中,完整的道路被挖开又缝上,被形容为“拉链路”。  虽然对越华路的多次开挖,广州市交委解释称出于技术性考虑,同时要保证施工对交通带来的影响最小,但这并没能彻底说服公众。  许多城市的这种重复挖开、合上的动作,其实在180多年前的巴黎就开始终止了这种不断重复的对城市效率提出挑战的行为。  为解决地下管线的铺设,巴黎创造性在地下建成世界上第一条共同沟,布置了给水、电信电缆、压缩空气管等5种管线。在随后的100多年里,共同沟的建设被广泛效仿并改进,英国伦敦、德国汉堡、日本东京、俄国莫斯科、美国纽约……各国的发达城市逐步将此建造理念和技术完备成熟,几乎彻底解决了“拉链路”的问题。  国外城市的发展经验表明,一个城市或地区的人均GDP超过3000美元时,即具备大规模有序开发利用城市地下空间资源的经济基础。随着经济和城市发展水平的不断上升,广州在约十年前,在共同沟建设上蹒跚起步。  2003年,广州大学城全面动工。如同一张白纸的地盘,让设计师摆脱束缚,在这片土地上尽情挥洒七彩的灵感。广州第一条共同沟,在这里起步成型,最终建成了总长约18公里的共同沟。  从地面进入到地下约2米深即可抵达共同沟的主干管,这条约10公里长的主干管不显逼仄,宽7米、高2.8米的“沟”中各类管道各司其职,整齐排列,通道两壁有不同规格的支架用来搁放小型管道,其中不少空支架正“虚位以待”,可供新置管线使用。在支架与管道中间,每天24小时都有工程人员在此间行走,守护管道安全。  除了大学城外,广州亚运城等新开发大型项目也均已建设共同沟。在今年1月广州市政府常务会议审议通过的《广州市地下管线综合管廊建设工作方案》中提出,到“十二五”期末,广州将建成40公里地下综合管廊,届时将把电力、通信、供水等市政公用管线集中敷设在管廊内,杜绝“拉链路”,而广州将有23个片区适宜建设地下综合管廊,其中广州国际金融城起步区有望建成示范工程。  然而,对比起国际一流城市,广州的地下管线还差得很远。法国巴黎地下水道在近200年前开始建设,2300多公里长的地下水道聚集着从拿破仑时代开始,设计者和建设者智慧的结晶。引以为豪的巴黎人现在将其做成了独具特色的巴黎下水道博物馆,向世人展示着隐秘而伟大的工程。

betway体育app,随着地铁1、2号线通车,有华东第一商圈美誉的南京新街口,近两年来,地下热闹正超越地面繁华。

滋长的地下文化

相关部门透露,原计划今夏即全面开工的新街口德基北侧长江路过街通道,受2016南京马拉松赛程影响,将进一步后延;但仍计划在年底前开挖。通道位于玄武区长江路地下,德基广场北侧,凯润金城南侧,拟建筑面积约1616平方米,平时功能为过街通道及人防物资储备,战时功能为人防综合物资库,项目总投资约2978.5万元。

市井文化、大都市风尚扎根入地

据悉,长江路地下通道将是新街口地下商圈北延的第一步。从凯润金城再向北即是人民中学,这里的操场地下人防停车场,将成为新街口商圈“兼并”珠江路商圈的关键节点。未来,从最南侧的中央商场、大洋百货地下,市民可一路逛至珠江路金鹰百货。

  无论是不大为人所知的摇滚文化,还是在文化节名声大噪的方所书店,从民间自发生长出的地下文化,附着在Band房、书店、地铁等各类实体之上,受到地下世界人来人往的滋养,正暗自生长。  4月24日下午5时多,结束一天工作的钟扬快速来到了江南西的陶弦琴行。从下班开始,他的身份从国企职员变成了漂流街乐队的鼓手。这天,乐队的所有成员及他们的朋友,一起完成他们首张专辑《默默离开》的包装,再过不久这张专辑将小范围发售出去。  漂流街乐队曾是最晚进驻广州Band村的一支乐队。Band村是一个坐落在越秀区三角市地下约200平方米的人防设施,因隐秘而隔音成为广州摇滚人无比热爱并向往的“完美”空间,隔成9间的排练房里,最多时聚集了约20支乐队。不过,今年4月份,因消防不合格等原因,Band村已被要求关闭。  “Band村的环境对于我们来说太正点了!”漂流街乐队的经纪人Mac在2009年就入驻Band村,“首先这里是地下,把厚铁门一关上,隔音效果非常棒;其次这里地理位置很好,交通、生活都十分便利;最后在这里演奏的音效也很好,在地下所有的声音都被包裹在Band房里。”
在Band村短短2年的时间里,漂流街乐队成员有了真正独立自由的空间相互交流,主题为寻找生命中正能量的《默默离开》几乎全部在Band村创作完成。  自2008年始,Band村疯狂滋养着摇滚青年们在这里迸发出的灵感,迅速地在不为大众所知的摇滚圈里,一跃成长为广东甚至华南地区的中心。每天,“地上身份”为教授、诗人、银行职员、医生甚至公务员的普通人,进入Band村“变身”鼓手、主唱、贝斯手、吉他手、键盘手……Band村将广东地区优秀的摇滚青年们吸引在了一起,互通的空间提供了交流的平台,Band仔们在音乐的碰撞中奏出一串灵感的音符。尽管现已关闭,但曾在这里汲取营养的乐队们,将这种独立与自由的地下精神又带回到了地表。  如果说Band村摇滚的文化象征是炙烈的火焰,令人向往而又畏惧难免小众,位于天河区太古汇负一层的方所书店,则是广州另一个广为人知的地下文化中心。文字的温吞更能为大众所接受,许多外地游客到了广州也要特意前往。这家占地约2000平方米的书店选择栖身在地下,集书店、美学生活、咖啡、展览空间与服饰时尚等混业经营为一体,最为令人称道的是这里频繁举办的各类讲座。  对于白领小李而言,在方所点杯咖啡,捧着本小说度过一下午,就是美好的休闲时光;刚毕业出来工作的小孙则能在这里的讲座找到一种还在学校汲取知识的感觉;“书虫”小汪总爱在闲时,来到这个巨大的书海,挑选自己喜爱的图书。各种文化人都能在方所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不断滋养着这一地下文化品牌。  华南理工大学城市规划系主任、博士生导师王世福认为,太古汇地下商圈定位为中高档消费,在设计时,商铺、道路等分割就充分考虑到了消费者的舒适度,这也是方所目前能成功地让市民愿意去地下的原因之一。  “地下与地上不同,地下文化的出现需要想象,要有创意。”王世福认为,地下文化不是开发、打造出来的,而是随着地下空间在现代都市人生活比重中占据越来越重的地位,在人们利用中被天然创造出来。人来人往的地下世界,各类大众熟知文化或还未被发觉的文化,正在暗自滋长。

南京南站:5条地铁串联74万平方米地下空间

畅想未来地下城

5条地铁线在这里交会,350米高的“南站之心”将成为地标建筑,还有74万平方米的“地下城市”,人们印象中车来车往的南京南站,未来将不是匆匆过往的“驿站”,而是一个融合生活享受、工作娱乐、休闲购物的城市新中心。

一流的地下城证明着一座城市的软实力

目前,1号线从南站站房下方负二层南北向通过,设南京南站站、双龙大道站两个站点;3号线沿中央景观轴经过,设南京南站站、宏运大道站两个站点;6号线在铁路以北基本平行于铁路设置,在南站北广场地下设南京南站站;宁和城际在铁路以北基本平行于铁路设置,在南站北广场地下设南京南站站;机场线从北广场地下出发。五条线均在南京南站换乘。其中1号线、3号线、机场线已建成通车,宁和城际在建,6号线计划“十三五”开工。

  现代都市的设计者们脚踏实地。在他们的眼中,广州地下城不必生搬硬套国外地下空间开发的优秀案例,而是从城市功能需求出发,建设出服务市民、提升生活品质的精品地下城。  最好的下水道、最包容的地下文化、最人性化的地下运输系统、最固若金汤的地下庇护空间……从地下0米延伸至地下40米,我们希望未来看到一个让形容词黯然失色的地下广州。  在日本动画片《新世纪福音战士》中,81%位于地下的第三新东京市成为了人类抵御使徒进攻的最后堡垒,人类制造出的巨大机器人从这里发射出地面,配合从地底冒出的各式新兴武器,与使徒激烈打斗。  在东西方文学家构想的各式奇幻世界中,地下更是摆脱不了财富、秘密、阴谋与灵感的空间符号。著名科幻作家刘慈欣甚至构想了若干年后的地球遭遇“核冬天”,地表环境被彻底摧毁,残余的人类被迫转入地下生存,几乎掏空了整个地球内部。  现实中,相比起文学家们对地下各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城市的设计者们多了许多脚踏实地。关于地下的刻板印象正在被逐步打破,有些超越了前人所能有的认知。  国外对地下空间的利用也已有多种成功试验,许多地下空间开发的案例被奉为建筑界的经典之作。芬兰在地下建设游泳馆、健身中心,瑞典在地下建设储热库、污水处理厂……  那么,广州的地下城未来将是何种走向?  “广州目前并不需要如同国外那样,将一些大型公共设施搬入地下。”中山大学城市与区域规划系教授林耿认为,虽然技术上这些都可以实现,但地下空间开发的根本出发点是城市功能需求。北美、北欧等国在地下建设大量设施是因为冬季寒冷,日本开发大量地下商业是因为城市用地不够。“广州气候宜人,城市用地还算够用,加上地下开发成本是地上的数倍,大规模建设‘地下城市’我是有疑问的。”  与林耿看法相符合的是广州南站地下空间开发规划的一改再改,目前的版本比最初版本中地下空间开发减少了一半。  从城市功能来看,广州地下空间还能在哪方面有所作为呢?  “广州有很好的水文条件,但一直缺少公共性的、充满各种旅游体验的滨水区。”林耿说,地下空间的开发一定要与地面建筑、人口联系起来,从这个角度看,广州最缺的是从地上、地面到地下的立体滨水区。虽然目前广州花城广场是一个公共性的滨水区,但它能提供的旅游体验有限。  在林耿关于地下广州城的畅想中,地面可以做主题公园,可以引入各类公共性强的文化馆,比如蜡像馆、万象馆、科技馆等,可以在江边建立类似“伦敦之眼”的大摩天轮;而地下则可以是地上功能的延伸,开发一些文化创意产业、另类居住的酒店、水族馆等。“这是一个讲究品质的时代,我们可以开发成一个让市民为之自豪,乐于参与的空间,打造广州精品滨水区”。  地下城,隐形之城。事实上代表的是城市居民对于生活品质提升的要求,需要的是城市决策者在建设中摈弃虚荣浮夸的导向,而最终展现的,将是这座城市在被世人所提及时,永远都绕不过的软实力象征。

依照最新规划,轨道交通串联的地下空间,将成为南京南站的重心。规划部门介绍,南站地下空间的开发内容包括商业、文化、娱乐等公共活动功能设施和人防设施、地下交通、停车设施、市政公用设施等配套设施;主要可以开发的是地下一层,地下二层用作停车,可部分开发。

■记者手记

核心区的地下公共活动空间,将结合地上的景观步行轴、滨水公园和地铁站点设置,并通过地下商业街、步行通道、下沉广场、垂直交通等,构筑地上地下、室内室外综合一体化的充满活力的公共活动空间。站前广场、南站地下空间、轨道交通站点、周边地块,未来可连成整体。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