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季剧情笔记(第十六集)

“我当然知道!”他也拿起一串肉串吃起来,但一下就被辣到了,眼睛瞬间就红了,马上喝了一大口酒,然后瞪了我一眼,“老张,你这就不厚道了,你明知道我不能吃辣,我请客你居然都点的是辣串,你坑我呢你!”

416 Running with the devil 与狼共舞 案件 公诉机关要以谋杀罪起诉Bishop
律所负责人 Alicia Cary 合作方律师:Charles Lester 法官 Claudia Friend
对方律师 Liz (Alicia同学)AUSA 第一次庭审 Alicia以指控Bishop
谋杀尚未定罪而且自被捕从未见过儿子,争取到每周在有人监控的情况下,每周在监狱外见儿子两个小时。
审前调查 Kelinda找到死者的男友的尸体,L&G 试图证明为真正的凶手。
Bishop让Alicia和他指定的一个律师Charles合作。 Kelinda
找到一个录像带,证明Bishop其实见过死者。 取证
健身俱乐部教练:Bishop曾说过如果瞒报收入就会杀了谁,而死者就常常瞒报收入。
Charles是问了一下俱乐部的上下班时间。(威胁) 第一次庭审
健身俱乐部教练作证:他推翻了之前跟调查员所说的话,说Bishop只说过谁隐瞒收入就炒掉谁。
第二次取证
会所员工:看到Bishop上了一辆车,而那辆车就是发现死者尸体的车。
Charles问候了一下他的孩子们。 第二次庭审
会所员工作证:他改口说可能看到Bishop进了那辆车,但是他当时不清醒。
法庭外进展
控方律师告诉法官其家属受到威胁,Alicia说自己不知情,Liz说她出卖了自己的灵魂。
第三次取证
Bishop下属:不得已要指证Bishop,因为死者的指甲里发现了他的DNA。但是他们只是上过床。
庭外调查
Kelinda从死者身上有阻止自己咬指甲的药物成分发现控方所谓“指甲里发现DNA”说法不可靠。
第三次庭审 Alicia提交了这个发现,证明控方以此威胁证人作证。
法官因此作废了此证人的证据。 但控方说还有新的证人:Bishop的妹妹Judy。
Judy作证:案发当晚,Bishop直到深夜才回家,并且洗澡洗衣服。
Cary反驳:Judy此举是为了获得抚养权而在撒谎,但法官并不认账。 庭外调查
Kelinda和Robyn 到马场调查,发现Bishop当晚曾放一个人进来。
Alicia和Cary去问Bishop,他说他当时见一些朋友,但是不便明说。
Charles说“只能做该做的事了”就去找Judy谈话。 最终结果
Judy撤销了之前的证词,因为无证据,对于Bishop的指控被撤销,Bishop被释放。
新调查员 律所要雇佣新调查员。Kelinda要求新调查员归她管辖。
在一堆前警察中间,Will看中了Robyn,在Alicia的力荐下,律所准备试用她一个月。
律所办公室政治
David提议把27楼和29楼租回来,但是Diane反对,投票结果6:6,Diane说建立一个委员会评估。
因两人总是意见不合,Diane说要和Will建一个“服务主旨”,以后有分歧就可以参照一下。但Will说那都是大道理,没什么用处。
后来Will找到了原来27楼的废弃牌匾,对Diane说他们总是太过轻视自己取得的成绩。Diane被说动,同意投Will一票。
Kelinda & Cary
Diane让Kelinda调查一下一个付了全额律师费的客户(潜在流失)。
Kelinda查到他说想要跟一个要跳槽的律师离开L&G (Cary)
Kelinda代Cary隐瞒了这件事,但是警告Cary如被发现就会被解雇。

我看着空空的钱包一时说不出话来。这个老何简直太狡诈了,下次一定要讨回来。我心想着,然后看向服务员,不好意识的挠挠头。

© 本文版权归作者  mary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betway体育,“我们调取了案发当天八点前的监控,发现那个时候的监控摄像头已经被人做了手脚,被人调偏了位置,只能看到墙上最边上的电子表,看不到前台的状况。不过我们发现,七点的时候,最边上电子表显示的日本时间的确比真实的时间快了几分钟,看来那个时候表就已经被调快了。而听老板介绍,那个电子表每晚二十四点都会联网校准时间,所以表自己出故障的可能性几乎没有。而最关键的是,那个请假的保安自己回来自首了。说是看到王志华死的新闻,一开始还以为是谣言,后来等了几天还没有等到王志华的联络,实在坐不住了就自首了。真相和你说的,嘿,你还真就给碰对了!”

老何明白过来,他激动地一下起身,把从他后面走过的服务员吓了一跳。“你是说那个电子表被人动了手脚!这样即使他们看到王志华的时间并非十点左右,但是因为当时没有其他方式可以确定时间,所以他们看前台的表就认为他们是在十点左右看到的王志华!”

“我个人是不会选一个酒鬼当我的伙伴,而为了我的伙伴不受怀疑,我让他向老板请假,实则在暗处帮我。到晚上要巡逻的时候,只要拉着那个酒鬼去喝酒,让他忘记自己的职责。由我的帮手把门从外面锁好,就可以保证老板的尸体第二天才会被发现。而这个酒鬼知道,是他贪杯失职,与其说出来被问责,还不如装作晚上一切正常,多余的事情让警察们去查就好了。这样下来,我就可以利用晚上的时候把得到的这笔钱处理好,然后第二天正常上班,有着完美不在场证明的我自然不会被怀疑。”

“没看出来啊,老张你还去健身啊?”老何坏笑着拍了我肩膀一下,“那老板看上去就是个暴发户,不过算是个老实人。这俱乐部出这事,网上还有各种闹鬼的谣言,只能关门大吉。一直找不到真相也影响他做生意,为此他找了我好几回了。”

他又喝了一大口酒,然后脸上的表情变得凝重,我心里咯噔了一下,每当看到老何脸上出现这个表情,就说明他真的是遇到很棘手的事情,而能让一个从业二十年办过无数大案的刑警都棘手的案件,一定不简单。我便收回打趣他的心思,听他描述案情。

不过,回想起老何离开时的表情,我怎么感觉他刚才笑的似乎有些狡诈。

我看着老何,他的脸因为喝了酒而发红,而现在因为激动,他的脸和脖子都涨红了。这么多年,我们的默契一点没减,如同又回到了初入警局的时候,当年我和他可是被誉为最佳拍档,他行动力强,而我总能看到一般人看不到的盲点,加上在警校学习时培养出的默契,联手解决了不少案子。

我轻笑一声,这个老何回家看有他受的,不过很快就被一丝嫉妒取代了,因为,没有人等着我回家。我回望一眼家的方向,灯灭着,已经完全淹没在城市的黑暗中。

“死者,王志华,俱乐部前台职工,死于心脏病突发,死亡时间是晚上十点左右。这是法医的鉴定结果,确定没有问题吧?”

“诶诶,老何,你可是党员,案件怎么能往鬼神上扯呢。”我拿起一串羊肉串边吃边打趣他说,“非鬼神而是人心,你办了那么多件案件还能不清楚这点?”

“……那当晚巡逻的保安怎么说?”我思索了一下老何刚才说的话,又接着问道。

“这,”我起了兴趣,拿起一颗花生剥了皮扔到嘴里,“这件案件的确有趣。那你们对他人际关系调查有什么发现吗?”

老何把烟头丢到地上,用脚把火踩灭,然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老张啊,不是我想浪费时间,谁不想轻轻松松结案?可是这件事情不解决,我这心里一直不舒服。你不上网吗?不知道是谁把消息泄露了出去,现在网上关于这件事情的谣言多的都能写好几部灵异小说了。我就想着一定得找到真相,给死者一个交代,也给自己一个交代。”

“那王志华的亲人朋友呢?”眼瞅着肉串快吃完了,我又叫来服务员加了点菜,这次我很厚道,给他点了几串不辣的肉串。

“还有监控。而我需要一个帮手,帮我删除监控。我选择了一个保安,拉他入伙。而我的计划是这样的。动手这天,保安先把监控搞坏,然后我调快时间。每天晚上待到九、十点的顾客我都认得差不多,他们都没有戴表,而且有来前台看时间的习惯,这样我这个诡计是可以进行下去的。九点的时候,表显示的是十点,这样顾客就可以成为我的证人,为我十点的不在场证明作证。而真的到了十点,我再假借上厕所去老板办公室勒索老板,搞到钱后杀了他。而法医会确定老板的死亡时间是十点,这个时候我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明,就可以摆脱嫌疑。不过拿到巨款还是会被人怀疑,所以要给自己留出处理钱的时间,所以老板的尸体绝对不可以当晚就被发现。那么就需要保安伙伴出场。

“现在的问题是,当晚十点左右,有三个证人说见过王志华,而且当天的监控故障,所以没有办法知道真相究竟是什么。这是第一个矛盾。接下来,王志华的尸体是在俱乐部的厕所发现的,没有被搬动过,但保安说自己晚上巡逻的时候并没有发现尸体,而且俱乐部晚上的时候大门也是锁好的。这是第二个矛盾,”我说着,弹弹快要落在我手上的烟灰,“要找到真相,需要解决这两个矛盾。如果所有证人说的话就是事实,那么我也只能有一个解释,那就是俱乐部闹鬼了。”

“他人际关系比较简单,除了在俱乐部有几面之缘的顾客外,常联系的就是一两个朋友。据俱乐部老板和职员说,王志华平时不爱说话,从来没有参加过职工的聚会,貌似只和保安们会多说几句话。对于顾客他又非常热情,所以总是能获得不少好评,和几位顾客关系也不错,不过也仅限于见面打招呼。”

我摆摆手,“我这只是猜测,因为既然我们都知道这件事情和鬼神无关,那么至少说明这些证词里有的话并非事实。而这有两种情况,一种是有意识的说谎,另一种则是被诱导了。那么接下来我们看密室这个事情。钥匙只有三个人有,老板手里那个暂时不考虑,那么两个保安手里的就是关键。如果当晚值班的那个保安没有问题,那么你是不是应该找到那个请假的保安,不管怎么说,这个人是有嫌疑的,而且你说保安和王志华关系算不错的,他说不定知道什么。但如果请假的那个没有问题,那么你就应该在巡逻的保安身上多下点功夫,酒鬼都胆小,恐吓一下一般什么都招了。哦对了,几点了,夜场是不是快结束了?”

“王志华的尸体是在次日早上俱乐部开门时清洁员在厕所中发现的。王志华尸体上没有任何生前受到外伤的痕迹,尸体也没有被搬动过的痕迹,初步认定是心脏病突发。本来我们就想这么结案,但一调查发现这个案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第一,就是法医鉴定的死亡时间和目击证人的证词相矛盾。其中一个证人还说自己十点左右到前台还和王志华打过招呼。”听到这,我感到有阵阴风从我后脑勺吹过,我连忙摇摇头。“第二,是碰巧故障的监控。第三,就是俱乐部工作人员说,每天晚上十一点俱乐部关门后,都有保安会巡逻,保证俱乐部里面没有任何人留下,才会锁门。而当晚巡逻的工作人员明确表示巡视洗手间时,里面绝对没有一个人,更别说王志华的尸体了。”

“头,你怎么闷闷不乐的。一会下班说好你请客的!”手下的警员走过来打了个招呼,把何敬从思绪中拉了出来。“没问题。不过现在是上班时间,快去做自己的工作。”何敬嘴上训斥着,但脸上的笑容却暴露了他的心情。

然而就在那一天,张冶山的未婚妻林晓雯被挟持成为人质。老张的枪法一向很准,他便瞄准了歹徒开了枪。子弹打中了歹徒,但谁也没有想到歹徒的枪会在那个时候走火,林晓雯被子弹击中当场死亡。

晚上九点,老何又一次不请自来敲开了我家的门,我就知道他肯定又碰上解决不了的案件了。

“现在一般人都是通过看手机确定时间,而在健身房里,有的顾客怕手机在健身过程中损坏会把手机放到独立的柜子里。而那三个人都是经过前台看到的王志华,那么他们是怎么确定他们看到王志华的时间的呢?”我反问道。

“这是一个比较合理的解释,”我拉了拉老何的袖子,示意他坐下,现在他这样其实蛮丢人的,“那么接下来就是找证据证明这个表的确被人动过手脚。如果是这样,那么我接着往下推测,是谁动的手脚,目的又是什么呢?”

“老张,你……你其实可以回来警局的。你现在开个无人问津的小事务所也没有个确定收入来源……再说了那件事情本就不是你的责任……”

“喂,老张啊,那个案子破了!”透过电话我都能感觉到老何激动的心情。

“最邪乎的就是当天晚上俱乐部的监控视频从八点之后到次日凌晨的视频录像居然是空的,其他时间都正常。而且有三个目击证人都非常肯定当晚十点左右见到的就是王志华本人,没有监控情况下,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了,难道这王志华死而复生了不成,你说这事是不是透着那么股邪劲儿?”


“之前我也是抽到了优惠券,就去了几次。当时觉得那家俱乐部环境不错,前台一面墙都是电子表,还有好几个别的国家的,根本没有用,当时就想估计是老板炫富,就觉得有趣,现在我还记忆深刻呢。不过我对前台的职工倒是没有啥印象。”我搜索了一下大脑里有关那家俱乐部的记忆,说。“对了,老何,有很重要的一点我忘记问了,那就是大门的钥匙,都有谁有啊?”

这时一个身影突然走了过来:“先生,不好意思,我们要准备关门了。您一共消费一百八十三,请问是现金还是刷卡结账呢?”

“没错!不过老板住的地方安保很好,所以理想的作案地点要么是在老板回家的路上要么是在俱乐部。但是老板每天都会提前半个小时走人,我作为前台一离开自己的位置就会让人起疑心,所以我必须想个办法让我自己可以摆脱嫌疑。”“在时间上做手脚。”老何连忙接道。

张冶山向上头申请离职和处分,原因是误伤人质。大家都知道责任并不在老张。但是何敬知道,老张是没办法原谅他自己开的那一枪,他一直认为是他开枪害死了晓雯。为此,他消沉了许久。后来为了生计,只好成立了一个小事务所,基本就接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收入勉强能管饱。

然后老何连忙起身朝我不好意思地笑笑:“你嫂子催我,我先撤了。再有消息我再找你啊!”说完不等我回话就头也不回的快步离开了。

我看着周围桌的人一波波离开,突然想到这家烤串店十二点就关门了,而我和老何聊了这么久,也没有什么时间观念,面前剩下的菜也都凉透了。

老何掏出手机,看了一眼屏幕上的时间,然后说:“呀,居然都这么晚了,已经快十一点半了。”他连忙灭了烟,搓搓手,看起来有些紧张不自然。我瞥了一眼他的手机,上面有好几个未接来电,看来是老何的妻子打来的。

何敬扣下电话,笑容凝固在脸上。看来这么多年,老张还是没能迈过他心里的那道坎。

“对,但是老板认识我,我不可能勒索完就没事了。所以我必须……”

“我又帮老何破了一个案子,晓雯,可惜我却没法救回死者,没法改变结局,只能得到真相以作慰藉。就如我眼睁睁的看着你死去却什么也做不了。”

“老何,我知道了!”我激动地拉住老何的胳膊,他一脸狐疑着看着我,不明白我为何突然这么激动。

“王志华不是心脏病突发吗,现在只是死亡时间和证词冲突罢了。按理说可以结案了。”我听了一圈下来,反而有点糊涂了。这个案件既不是他杀,王志华又没有亲属,虽然这么说有点过分,但是这件案件没有必要费时费力去纠结。

这时正是夜场,烤串店里热闹非凡。好容易找了个座坐下,点了一桌肉串和一盘花生,再要了两瓶啤酒,和老何一甩我空空的钱包示意这顿他请后,我这才给他机会说话。

我连忙拍拍他肩膀:“快快快,说案情,别跑题。那王志华怎么死的?”

“嘿呀,你不提还好,一提就来气,”老何把一手花生皮丢到桌子上,皱起眉头抱怨道,“当晚巡逻保安有两个,一个听那个俱乐部老板说案发前就请假了,现在还没有回来。另外一个是个不靠谱的,被叫去录口供的时候一副醉醺醺的样子。但是他就信誓旦旦说当晚确定巡逻的时候俱乐部里面绝对没有人,没有监控也没法儿确定他说的是不是事实。不过发现尸体的清洁工倒是可以证明大门是锁好的。而大门只能从外面锁上和打开。”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