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魔的赠与》卷风华正茂:罪恶之种2

二 契约•签订

三 世界•背面

  入眼的是医院白色天花板,身下是被褥软软的感觉,鼻腔中满满的消毒水的味道,口中因为长时间没喝水有些粘腻,耳边传来的是母亲平稳的呼吸声。

  开什么玩笑!

  这次正常了。

       
林祖祖摇摇头,似是要把脑中奇怪的想法赶出去。她在刚才一瞬间竟然觉得会失去母亲。

  林祖祖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心里是这样的想法。

       
 那果然还是个梦吧,一个在自己身体濒临死亡的情况下制造出来的美梦,好像即视现象一般编造的过程。所以,这些都是假的吧,就算…就算那个恶魔可能真的出现过,也确实救了我…但是,之后的那些都是恶魔玩弄人类的诡计…也许,他正躲在哪儿嘲笑着做白日梦的自己呢。

  她试着起身,感到腹部的伤口隐隐作痛,右手还打着点滴,于是作罢。看到妈妈在病房里搭了张床,正在熟睡,她也就忍着疼痛没有出声。

        病房门外是例行检查完的医生和母亲的对话。

  她抬起左腕,上面已经没有黑色的锁链,而是裹上了厚厚的纱布。轻叹一声,她放下手,回忆起昨晚的情形。

  “嗯,是的,崔女士你放心,你女儿恢复得很好,大概只要五到六天就可以拆线了,比大多数人都快。”

  当林祖祖报出了诺的全名之后,后者只是愣愣地看着她:“你,怎么会……”而女孩只是摇了摇头,依旧重复着那句话:“别放弃。”

  妈妈的声音听起来很激动。“啊,那我就放心了,谢谢、谢谢李医生。那接下去的注意事项…”

  青年好像受到了鼓励抑或是想起了什么,慢慢站起来,没有看到林祖祖一时间的眼神空洞以及她默默地、没有发出声音的话语,“我一直在你身边。”

        声音渐轻,妈妈似乎是去医生办公室了解接下去的治疗方案了。

  不远处的死神看到了这一幕,不由得提起了些兴趣。

  不远处有两个听不真切的声音隐隐约约传到了林祖祖的耳边。

  你,还能做些什么呢?

  “听说了吗?”

  诺缓缓地走向他,手隔着衣服轻轻摩挲着自己胸口的吊坠。他将之取出,握在手上。

  “什么呀?”

  就当是一个开始吧。

  “就是昨天半夜送过来的那个女孩子呀。刚送进来的时候感觉都要不行了。看症状像是脏器破裂,有生命危险,手术的时候却发现是比较严重的胃出血,生命体征也趋向于平稳。现在,基本已经稳定了,只要好好调养就够了,你说奇不奇怪?”

  “以魔界第一将军凯布雷克•斯图亚特之名,赐予我使用魔炮之权,以我诺•斯图亚特之名,承受永世的地狱劫火。”他一把扯下项坠,瞬间一股纯净的力量从中喷发,将两人包裹。

  “哦,对的,我有印象……”

  林祖祖只看到一个白色的光球炸开便失去了意识。迷迷糊糊中,她仿佛听到诺带着笑意的声音,“我完成了我的诺言,然后,是你回报的时候了。”

  “喂,你们两个,不去工作,在这里闲聊什么?!”

  想到这里,她忽然觉得好累,翻了个身。

  林祖祖低下头嘴角微微向下显得有些苦涩,将手放在伤口附近,轻轻抚摸了两下。

  诺坐在这个城市最高处、钢筋铁塔的顶端,看着脚下璀璨的灯光,夜景华丽得好像白昼。

  如果不是他,我是真的要死了吗?

  真美。

  她叹了口气,无力地靠在床上。

  他感叹道。

  正在这时,“咔哒”一声,病房的门被打开了,却迟迟没有人进来。

  尽管这个世界年轻而弱小,但是比自己所处的魔界要美多了。那个死气沉沉、征伐不断的魔界。

  “是谁?”等了一会的林祖祖忍不住问了一句,她身下微微用力直起身子。

  他将全身重量压在自己的双臂上向后靠去,抬头看着天空,黑色的眼眸中透着些许迷茫。可仅仅一下,他的眼神又坚定了起来。

  听到这句话,一个小女生探了头进来,怯生生的样子,让人心生爱怜。

  我不该再犹豫了,我会保护好我打扰的人,我会有这样的能力。

  好可爱!

  抱歉将你拉入我的命运之中。原谅我自私地闯入了你的命运之中。

  这是祖祖心中的蹦出的第一个想法,从没有见过这么可爱的女孩子。但是不仅仅是可爱,她脸上分明还有几分华丽的感觉。

  他想着,闭上眼。

  林祖祖不禁想了下自己,又脑补了女孩长大的样子,瞬间抹泪,女神和凡人的差距怎么那么大。

  林祖祖双眼朦胧,看着被月亮照的微微发亮的深蓝色天空,感觉这样的宁静好像有些不真实。

  “请、请问”女孩软软的声音把祖祖拉回了现实。

  黑色的却并不让人讨厌的死神、黑色的却温暖的诺、寂寞却柔和的微笑、无法理解的话语、熟悉而陌生的感觉……一点也不害怕的自己。

  “嗯,小妹妹,什么事呀?”她认真地看着面前小小的人儿。

  应该是梦吧?因为梦中才不会恐惧,如果害怕,梦就要醒了。

  “你是林祖祖姐姐嘛?”

  “我才不是什么梦。”声音突然在安静的病房中炸响,这让刚闭上眼的林祖祖惊出一声冷汗。

  哎?她深深吃了一惊。“你怎么会认识我?”因为惊讶她的声音自然地提高了八度,回过神来怕吓到女孩,又说:“我就是。”

  谁?

betway体育,  “呃,”拉尼娜瞪大眼睛看着这个表情丰富而有趣的人,不禁微笑道:“这个。”她伸出手,一个黑色精致的胸针躺在那里。

         
她猛地坐起身,剧烈的动作牵动了腹部刚缝合的手术刀口让她痛呼一声。

  “这个给我?”看起来就很贵,这孩子不会不知道这东西的价值就送给别人吧。“不行的、不行的,小妹妹,这个呢,你要拿回家去给爸爸妈妈的。”说着,她摆摆手。

  “才分开一天而已呀。”黑色的诺微笑着在祖祖的病床前显出了他的身影。

  拉尼娜看准这个空隙,微微一笑,将她的手翻过来,把胸针置于她的掌心。

  少女不安地看了自己的妈妈一眼,发现后者似乎听不见这边的声响,依旧在沉睡。她低下头,不知该说什么。

  林祖祖还没有反应过来,眼前的女孩子已经不见了。

  如果这一切是真的,那么她岂不是已经死了,如果诺没有出现。

  这是怎么回事?

  “别太担心,”诺温和地笑着,“我做的这些也不是免费的是不是?”

  刚巧门口路过一个护士,她立马叫住她。

  林祖祖听到这与他笑容不符的话语,猛地抬起头,顿时发现了他脸上的笑混入了几分狡诈。

  “不好意思,请问,你刚才看到一个小姑娘从这里出去吗?”

  “你倒是说句话呀,我一直唱独角戏可是很难受的。”诺有些无奈。

  得到了否定的回答,林祖祖又陷入了沉思。这两天碰到的事情太多,让她无法不把这些事情联系在一起。

  “我……”女孩似乎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又低头不看他,“所以,我要做什么?”

  虽然小女孩的美丽惊艳到了她,但是她总感觉女孩有些不自然,仿佛身边萦绕着一些黑色气息。

  “契约。”青年正了正神色,“与我达成灵魂的契约。”

  这感觉似曾相识,和什么人很像,和什么最近才见到的人一样……

  “就是说……”少女的眼光有些闪烁,“在我死后,不,第二次死后,我的灵魂就属于你了吗?”

  诺。那个来自魔界的奇怪恶魔。他的身边好像也有这种感觉。

  “看来,奇幻小说你倒是没有少看呀。”诺有些戏谑,习惯性地去摸原来会在胸口的项坠。

        不自觉地,林祖祖微微皱起了眉。

  然而,黑色的皮绳上什么也没有。他愣了下,却瞬间回过神继续问道:“你,同意吗?除此之外,我还会送你几份礼物。”

  可是,他们都没有恶意,不是么?

  林祖祖没有什么感觉。别人都说同恶魔做交易的下场会很惨,特别是将灵魂作为筹码的人,死后会不断被折磨,没有出头的那一天。但是,对于那样的悲惨的状况,林祖祖却没有什么感觉。因为,一直到现在她都没有觉得真实,也许一觉醒来,眼前的男子就会不见。所以她只是犹豫了一下,仅仅一下,她便将那句话说出口。

  且不说,诺救了自己,而那个小女孩更是没有做什么不好的事情。林祖祖暗暗想道。尽管女孩动作很快,可她也并不是完全没有看清。现在回想起来,小女孩嘴角甜美的笑容还印在她的脑海里。

  “我愿意。”

  她低下头,掌心冰冷而坚硬的触感让她回过神,她端详了徽章一会儿。

  只是,他们都不知道,这一份契约会改变的不仅仅是她而已。

       
圆形底面的周围饰了一圈黑色水钻,两柄权杖成交叉状饰在中心大块黑曜石旁边,其上还有一顶以银子作线条、黑钻为主体镶嵌出来的皇冠。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