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易传说 第二章 《神秘丹药》

浴室里,陈然脱下衣服顺手扔在一旁的盆里。拧开水阀,任由花洒中的水击打在身上。然后查看了一下身上的伤势,发现腰上有一片淤青,膝盖上面擦破了点皮,左手的手肘有些红肿,其他部位并无大碍。于是双手撑着墙,将头埋在水幕里。

陈然打算让老妈帮他请假,于是装出一副病怏怏的样子。刚走出卧室就听见刘芹说道:“陈然,浴室的睡衣是怎么回事,不是刚洗过吗?”

陈然平时最喜欢做的事就是在洗澡的时候思考一些问题,因为他觉得此时自己的精神更加集中,头脑也更加冷静。

“是啊,可是我昨天晚上做噩梦吓出了一身冷汗,觉得穿着不舒服就洗了。”陈然急中生智的说道。

“今天的事情怎么那么巧,先是碰到了一只狼狗,接着在跑的过程中撞翻了垃圾桶,最后还在垃圾堆中捡到了一个奇怪的盒子。”陈然有些怀疑的想到。

“这样啊,哎,你生病了吗,怎么看着无精打采的”刘芹看到陈然的样子便问道。

“还有那个盒子里的书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仅仅是一本连环画?还是真有一本武功秘籍?”陈然想到小时候看到过的一些连环画和盒子里的书有些相像,便产生了联想。

“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早上起来就感觉浑身不舒服,脑袋还有点疼”陈然装模作样的说。

“笨死了,当时怎么不打开看一眼呢,要真是武功秘籍我就发达了!”俗话说:好奇心害死猫。陈然此时心里就像被猫挠一样的难耐,想马上打开书一探究竟。

刘芹听后走过去用手摸了摸陈然的额头。

于是在好奇心的促使下,陈然匆匆的冲了个澡便走出浴室,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陈然轻轻地将门关上,小心翼翼地从背包中取出盒子,仔细地端详起来。

“没发烧啊,难道是昨天晚上打架摔的?还是出汗着凉了?”

看了半天也没有发现其他端倪,就像当初捡到盒子一样,上面仍旧是两条阴阳鱼,里面除了一本书什么也没有。

刘芹觉得很有可能便说道:“你今天别去上课了,好好在家休息一天,别高考前出了状况,我给你老师请个假。”

陈然心道:这盒子怎么没有传说中的暗格或者机关,除了表面有些奇怪以外就和普通的铁盒没什么区别。

刘芹好像想到了什么,又开口道:“还有我今天要去你赵姨家串个门,中午不回来了,冰箱里有饭菜,你自己热着吃了吧。”

于是陈然将盒子放到一边,又开始研究起盒子中的那本书,书的封面除了写着“武易”两个字,右下角还有几个已经看不清楚的小字。

“好吧,那我吃点面包去睡觉了。”

陈然将书凑到眼前,使劲的看着这几个小字,看了半天才勉强看到其中的一个字有些像古时候的“龍”字。

“去吧,好好休息,别玩电脑了啊,晚上等我回来。”

“有可能这本书的作者姓龙,也许是作者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名字才故意弄得模糊,但是不写名字不就可以了吗?或者是其他人做的也说不定。”陈然心道。

“知道了!”说罢陈然转身拿起桌子上的面包走回卧室。

揉了揉发疼的眼睛,陈然决定放弃继续研究这些小字的想法,转而打开了书的第一页。

卧室中,陈然似饿狼般的解决了面包后,连口水都顾不上喝,用手胡乱的抹了一把嘴角,拿起桌子上的《武易》翻了开来。

“易也,通神明之德,类万物之情;武也,习百流之术,参众生之道。以易入武,以易修武。世界本为混沌,元气混而为一,即为太极。故易有太极,始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天人合一,是为大乘也。”陈然呆呆的读完第一页所著的内容。

“fuck!咳。。。咳。。。这书上怎么有字了,要不要这么灵异,我的心脏可受不了
。”陈然连面包都没有咽完,这一下惊的差点没噎着,咳嗽了声说道。

这些字是从右至左纵向书写上去的,由于陈然对于书法并不精通,所以也不知道用的是什么字体,不过能看得出书中的字苍劲有力,行云流水,定是一位大家所著。

“不过也仅仅是看见几页而已,后面的还是看不见”陈然又向后翻了翻,发现比之昨晚又能多看见几页。

“这都是些什么啊?虽然能看出所写的字,但是却看不懂!”陈然有些懊恼道。

“管他呢,既然能看到了,就让我来看个究竟。”陈然此时并没有意识到是那个神秘的丹药让他能看见书中的内容。

于是他又翻了翻后面的内容,发现除了第一页,后面的竟然全是空白,什么也没有。

只见书的第二页写到:吾凭半生之力凝炼此丹,名曰:破天。得者炼化之,方能洗经伐髓,妙识玄通,修吾毕生心血《武易》也。

“无字天书?”陈然又联想到了小说中的情节。

短短数十字令陈然震撼不已。原来那颗丹药叫做“破天丹”,是此书的作者耗了半生的精力凝炼而出,如今被陈然偶然间给炼化了,不仅打通了他的经络,改造了他的体质,而且还让他有了修炼《武易》的资格。

不过书的中间却夹着一张纸,这张纸并没有被装订在书里。纸的样子不同于其他的纸,表面有些褶皱泛黄,做工也很粗糙,用手摸上去可以感觉到一个个突起,就像沙粒一样。

“看来这真是一本奇书。破天丹,破天?冲破天道的束缚!原来是这样的意思。看来这老家伙。。。哦!不对,是老前辈,老前辈都是算计好的,吃了这破天丹才能看到书中的内容。哈哈哈,我真是太聪明了!”陈然激动的说道,于是翻开了书的第三页。

“这张纸有些奇怪,夹在书里有什么用呢?”陈然仔细地看了看纸的正反面,实在看不出什么问题,索性将纸扔在了桌子上。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亘古光阴,万法莫不从之。天地之象分,阴阳之候列,变化之由表,死生之兆彰。不谋而遐迩自同,勿约而幽明斯契。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还以为真是什么好东西呢,结果什么也没有得到,真扫兴!”陈然用双手撑着腮帮子失望地想到。

书中如是写到,下面还画着一副太极八卦图,图中密密麻麻的写着许多小字,看上去颇为深奥。

“难道需要什么契机才能看到这本书的真面目吗?”陈然想起小说中有些桥段就是主人公在某种契机下打开了某个传世秘宝,于是得到了秘宝的传承,从此无敌于天下。

陈然又翻看了后面一页。看了半天,大致明白了其中内容。这一页讲的是书的作者将所创功法称为武易,并将其分为了四重境界。

“哎呀!我在想些什么,这怎么可能,一定是小说看多了。”陈然用手拍了下脑袋,怪叫一声说。

第一重境界是八卦之境,为下乘境界。

“算了,不想了,睡觉去!”陈然正打算起身去睡觉,但是由于转身的动作幅度太大,可怜的陈然那不堪的腰部又和桌沿来了一次亲密接触。

第二重境界是四象之境,为中乘境界。

“啊!”陈然吃痛的大叫了一声。

第三重境界是两仪之境,为上乘境界。

“当!”玻璃杯应声倒在了桌子上,里面的白开水也洒了出来。

第四重境界是太极之境,为大乘境界。

刘芹听见陈然的叫声便赶了过来,站在门口喊道“陈然,你又怎么了?”

而每一重境界又分为了前期和后期两个阶段。只有突破了后期的瓶颈才能进入到下一境界。

“没事,妈,不小心碰到了桌子。”

“好像很厉害的样子,后面应该就是功法了吧。”

“哦,赶紧睡吧,别瞎胡闹!”

陈然又迫不及待地翻到了后面,发现这页上只画着一副人体穴道图。陈然看了一眼,忽然间感觉到脑海中像是炸开了一个口子,然后一股精神力破口而入,瞬间充斥在了陈然的脑海中。

“知道了!”陈然说罢打算擦一擦桌子,结果神奇的一幕发生了。

“啊!”陈然吓的叫了一声,脑海中突然多出了许多记忆,像是打开了封印一般。接着脑海中竟然生出了一副穴道图,和书上的一模一样。

只见桌子上的那张纸被水浸湿后竟然开始慢慢的卷曲起来,就像用手触碰到含羞草一样。

穴道图渐渐地由清晰变得模糊起来,最后又化成了一行行文字。

几分钟后,纸张卷曲的动作停止了。不,不应该叫做纸张了,准确的说更像是一枚丹药,陈然惊讶的合不拢嘴。

陈然下意识的盘腿坐在了地上,双手扶于膝间,闭目凝神,想要努力的看清脑海中的文字。

此时呈现在他眼前的分明是一枚淡黄色的药丸。

“前任后督,气行滚滚,井池双穴,发劲循循。
气纳丹田,冲起命门,引督脉过尾闾,由脊中直上泥丸,下人中龈交,追动性元,引任脉降重楼,而下返气海。两脉上下,旋转如园,前降后升,络绎不绝也。”

betway体育app,“一张纸竟然能变成一个。。。药丸?这。。这是幻觉吗?”陈然摘下眼镜,两手用力地揉了揉双眼,然后又作死的捏了捏受伤的小腰,直到传来一阵痛感后才确定眼前的事情是真实的。

陈然看着脑海中浮现的文字,身体进入了一种空灵的状态,
竟然开始按照文字的描述动了起来。

“天啊,这太不可思议了!”陈然用手拿起药丸,轻轻的摇了摇,里面没有声音,又放在鼻子边嗅了嗅,没什么味道,最后用手捏了捏,有点发软。

只见陈然意守丹田,无数微弱的真气从陈然被破天丹改造过的身体中向丹田汇聚。渐渐的丹田开始发热并有了膨胀的感觉,于是陈然用意识引导这股真气走向了督脉,顺着尾闾经过命门,由脊中上至泥丸,最终到达任督二脉的交汇处:龈交。后又将真气沿着任脉过璇玑,经紫宫、巨阙而下返气海,一轮小周天的运行便完成了。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