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你就像是爱生命-热点达成文

这一桌子的菜,都是她做的,她没有资格吃。
她是白瑾昊的妻子,她没有资格坐在白瑾昊的身边。
今天是白瑾昊的生日,他带了一个女明星回来,以将她的心刺得千疮百孔来庆祝?
白茜茜的诬陷和辱骂,她的公公婆婆都视而不见……
这一切,不过是因为四年前,大着肚子的白茜茜被送上她的手术台,她保了大人,可白家人却认定是她害死了白茜茜的孩子,导致白茜茜“终生不育”,导致白茜茜和未婚夫严泽分手,患上了“抑郁症”!
包括她新婚的丈夫,都对她大变脸!

精彩章节:

如果爱请不要放手

“接下来,就是您了,我的前任婆婆!”秦欢的视线落到满脸震惊,却还是扶着白茜茜,避免她倒下去的白母身上,再次开口:“两年前,您因为衰竭导致生命垂危,到处都找不到配型的肾源,后来,终于有人捐赠了一颗肾给您,让您能活下来,这么大的事,您应该还没有忘记吧?”

第6章 最后一次,卑微的乞求

“那颗肾,是从这里,”秦欢将手放到了自己的肾的位置:“从这里生生的挖出来的!

 “不要伤害我的孩子!瑾昊,你想要离婚,我和你离婚了?你们觉得我对不起白茜茜,这四年,你们怎么对我的,我也都忍了,我求求你们,不要逼着我打掉孩子,我什么都不要了,只求你们不要伤害我肚子里的孩子!”

捐赠手术的第二天,我就离开了医院,因为对你们而言,我就是一个全能的佣人啊,我如果消失了太久了,你们是会变本加厉的羞辱我、折磨我的!

 秦欢“扑通”一声的跪在地上,再一次苦苦的哀求白瑾昊,哀求白家的所有人。

可是当天下午,我就被白茜茜推到了人工湖里,为了陷害我,她自己也跳了下来,她不会游泳,我耗尽了全力,将她从冰冷的湖水里拉上来……白茜茜,请你记住,这是我第二次救了你的命!

 白茜茜在白瑾昊的身后,冷冷的说:“哥,你听到了吗?这个贱人跟你离婚根本就是有目的的!像她这种心机深沉的毒妇,她现在是什么都不要,谁知道等她把孩子养大后又想利用孩子对我们白家做什么?她根本就不配有孩子!她不配!”

可笑的是,你们所有人都认定是我将白茜茜推下去的,你们对一点事儿都没有的白茜茜呵护备至,对我不管不顾,我高烧三天,要不是负责清扫工作的张嫂偷偷给我吃了药,我很有可能就那样病死了!

 “不……不是这样的!”秦欢跪在地上,卑微的解释:“茜茜,为什么你一定要这样对我,我早就说过了,我根本就没有害你的孩子,你知不知道,当你挣扎在生死线上的时候,那个男人要医生保小?可是他是个有病的,他陪过好几个女人来我们医院做手术,每一个女人生下的孩子都是畸形儿?是他骗了你,他还想要你的命,是我……”

后来,白茜茜知道了张嫂给我送药的事,还刻薄的将她赶走了……”

 “啪!”的一声,是白母冲过来,狠狠的甩了秦欢一巴掌:“你这个不要脸的小贱人!都到了这个时候,竟然还敢编出这样的谎言才刺激茜茜?茜茜说的没错,你就是个蛇毒毒妇!你生出来的孩子一定也是个恶毒的贱东西!瑾昊,马上让家庭医生过来,将她肚子里的孩子打掉!我绝对不可能允许这种贱妇污染了我们白家的血脉!”

紧接着,秦欢的视线落到了白父的身上:“白董事长,到您了!

 “不行!你们不能这样做,不能这么对我,不能这么对我的孩子,他也是一条生命啊!”秦欢开始磕头,将头磕在冰冷的地板上,“咚咚咚”的响,不一会儿,额头上就磕出了血来。

我知道作为商人,您一直将我和白瑾昊结婚看成是商业联姻,毕竟我们秦家虽然败落了,好歹曾经也是这个城市有名的富户,俗话说的好,瘦死的骆驼比马大,您想着我多少会带些嫁妆过来的……

 白瑾昊看着绯红的血从秦欢的额头流到脸上,他的身体也开始颤抖了起来,正要说些什么,白茜茜忽然抓住栏杆,将一条腿放了上去:“爸、妈、哥,如果你们让这个毒妇的孩子活着,我就去死!不能给我的孩子一个公平,我还活在这个世界上做什么?”

然而,很遗憾,我什么都没带过来,所以,您不太喜欢我这个儿媳妇,对不对?

第7章 爱一个人,爱到恨毒了他

那么,现在您知道了吗?我就是Jan,我和白瑾昊结婚的一年前,白家遇到过很大的一次危机,丢了海外的大单,资金周旋不开,如果不是因为Jan的投资,白家是很有可能破产的,那就没有今天这样的辉煌了!

爱一个人,爱到恨毒了,是怎样的感觉?

白董事长,那时,我的父母刚刚不幸因车祸离世,我拿到遗产,就全部转移到了您的账上……并且,为了减少您的压力,我隐瞒了自己的身份。

 是恨不能将所有对他的爱都从骨血里剥离,然后在每一个细胞里都写满仇恨!

只因为,您是我爱的男人的父亲,只因为,我以为白家以后就是我的家!可是……家?哈哈,多么可笑的期待!多么愚蠢的想法!

 不知道是不是打了麻药,秦欢并没有感觉到多少疼痛,只觉得冷,那种冷,就像是从地狱里而来……

说到这里,差不多也说完了,再简单不过的真相了,却从来都没有人相信过我,也从来都没有人去调查过,你们认定了我是害死白茜茜孩子的凶手,认定我是一个蛇蝎毒妇,于是,将我对白瑾昊的爱都当成了罪恶!可到底,谁才是真正罪恶的人呢?”

 一个非专业家庭医生将她这个最专业的妇产科医生禁锢在床上,在这种充满细菌的坏境里,要生生的挖走她肚子里的血肉,一条鲜活的生命!

秦欢将U盘里的东西点了循环播放,站起来,看着记者不停的对着大屏幕拍照,便又笑了:“要说罪恶,今天的我,才是真正的恶魔!被你们逼出来的恶魔!

 结束的时候,一床鲜红的血,那件浴袍也不能再穿了,就连秦欢死死拽在手里的自己亲生父母的遗照上,也沾满了血,医生倒是好心的脱下自己的白大褂,给她穿上了。

我秦欢从来都不欠你们白家任何人的,可是你们欠我多少条命?我救了白茜茜至少两次,我救了孙漾一次,我救了白氏集团,还有八年前,我去F市旅游,遭遇地震,我从废墟中将白瑾昊挖出来,与他相识……我对你们那么好,可你们却合起伙来,杀死了我不足三个月的孩子!”

 门打开,最先进来的人,是白瑾昊,然后,是白茜茜,白父、白母。

秦欢的声音蓦地变得阴冷尖锐:“我好恨!我从没想到要做你们白家的恩人,我只想做你们的家人,可连天都成全了,人怎么还能做到那么残忍,那么冷血,那么无情呢?”

 看到秦欢这副生不如死的模样,白茜茜只觉得无比的痛快:“秦欢,你终于明白失去孩子的痛苦了吧?这就是你的报应!”

“……终于,我们变成了仇人!”

 “不!我的痛苦,你们他日,定会十倍、百倍的体会!”麻药的药效已经退的差不多了,秦欢挣扎着坐了起来,伸手,触摸了一下那湿漉漉的血被子,语气忽然变得无比无比的平静:“有些事,你们会知道的,很快。”

秦欢的视线一一扫过白茜茜,白瑾昊,白父,白母:“我曾经对自己有多狠,现在就对你们有多恨!

 “你还想说什么?你该滚了!别忘了,你已经和我哥离婚了!”白茜茜说。

那么,你们的良心能不能受得住这些真相的拷问?当你们心安理得的在这里为白茜茜庆祝生日的时候,能不能空出一点点的时间,给我的孩子——死在你们的残忍、冷漠和无情下的孩子,说一声——对不起?

 秦欢冷笑了一声,挣扎着从床上下来,浑身带血的从白家人的面前过去,她虚弱的随时都会倒下,小腿肚子在不停的打颤,白瑾昊又忍不住伸手,扶住了她。

我不过是想要给予你们爱,你们却先后让我失去工作,失去自由,失去尊严,失去健康,失去快乐,失去希望,失去骨肉……我现在,已经再也没有可以失去的东西了,那么,是不是就该换你们失去了?”

 却被她狠狠的打手:“别再惺惺作态了,白瑾昊,我和你,彻底的完了!杀死了自己的亲骨肉,但愿你晚上不会做噩梦!”

“秦欢,你……”白瑾昊望着秦欢,张开了嘴巴,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已经被秦欢揭露出来的这些真相完全的震惊了。

第8章 你这是在威胁我们吗?

原来,八年前,将他从地震废墟中挖出来的人是秦欢?

betway体育官网, 白茜茜的生日宴会同时也是白氏集团十九周年的纪念日。

原来,秦欢不仅没有害死他的妹妹白茜茜的孩子,还一直试图保护白茜茜,小心翼翼的照顾着白茜茜的心情?

 宴会进行到最高潮的时候,秦欢穿着一袭火红的晚礼服,走进了宴会大厅。

原来,她还没有嫁给他,就用亿万的嫁妆毫无保留的挽救了白家的公司?

 白家的前任长媳,穿着价值数十万的高端定制,气质优雅高贵,令人惊艳的脸上却带着一层让人看不懂的冰冷淡漠,嘴角还勾起一抹似有似无的嘲讽,自然会惹来诸多的猜测。

原来,她挖了自己的一颗肾救了她的母亲?

 白家人看到秦欢,脸色却都沉了下去,白茜茜更是用最快的速度冲到了秦欢的面前,阴冷冷的盯着她:“秦欢!你这个该死的毒妇,你竟然还敢来我的生日宴会?你是怎么混进来!你有什么资格到这里来?”

他一直都不能理解她的固执和坚持,因为对于他而言,她确实只算是一个商业联姻的妻子,即便是在结婚前,他们交往过四年,但几乎却都是她追在他的身后,他对她,并没有很深的感觉,后来,因为他唯一的亲妹妹白茜茜受到了那么大的伤害,他开始厌恶她!

 面对白茜茜当众的辱骂,秦欢的情绪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她只是拿出一张金色的请帖,扔到了随后赶来的白瑾昊手里,然后,对白父微微一笑:“您好,白董事长,我是Jan,初次见面,还请您不要太过于惊讶!”

她说她爱他,他不信,爱岂是随便说说就会变成真?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