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密的女读者

话说京城地坛每年春秋两季都要举办大型书会,聚集京城乃至全国各大出版社和图书公司,一起摆摊售书。新书一般可以打八九折,老书低的能打二三折,甚至一折。因此总能吸引许多书迷前来购书淘宝。作家在地坛书市上签名售书是常有的事情。许多著名的、非著名的真假畅销书作家们常常在地坛书市现身,为书市增加一份亮色。

那是一个阳光充沛的午后,刚下过一场雨,街道如洗过般整洁,人人脸上都挂着熠熠的笑容。

春天的时候,我推出一部新书,应出版商之约,在今年秋季书市上冒充著名畅销书作家签名售书。没想到读者真不少,排队签名的读友像一条小长龙,忙得我不亦乐几乎,签名签到手软。

我跟他在街角一家咖啡厅碰面,一看到他的脸色,我顿时吃了一惊。他的脸色如同纸灰般颓败,眼袋肿胀,端咖啡杯的右手微微颤抖着,透露出一股死气。

一直到下午四点多钟,我终于得以喘口气休息,正准备先告假回家洗个热水燥睡一好觉,从人群中走出一个穿着红风衣的细高挑女孩。她微笑着来到我的签售桌前面:老师,我是你的铁杆书迷,麻烦你给我签个字。

我惊讶地问:“才一个月不见,你这是怎么了?”

因为此时已没有几个排队签名的读者,我得以有时间多看两眼这个红风衣女孩,披肩长发,白晳的脸,柳叶般弯眉,一双大眼灵动而温婉。能有这样可人的女书迷,真是容幸至极,就是码字再苦再累也值。我潇洒地签自己的大名。

我怀疑他是否遭遇了什么重大变故。

老师,能与你合个影吗?!红风衣女孩明眸皓齿,红唇轻启。

他深深叹了口气,说:“我不能睡觉”

当然不能拒绝,我急忙从站起来,红风衣女孩小依人一般站到我身旁。

我觉得这个说法很奇特,因为他的睡眠质量一直很好,当我们在学校住上下铺时,他总是宿舍里入睡最快的那个人。我想,一定有什么事情在困扰着他。

这时候,晚报记者小白就在不远处,他看到我这边作家美女的精彩一幕,岂肯放过,窜过来举起相机叭地拍了一张。

我试探着问道:“因为写小说遇到了瓶颈?”

红风衣女孩再三道谢,转身消失在人群中。

毕业后,跟大多数人的生活轨迹不同,他选择了成为一名小说家。当然,这是一条荆棘之路,看看他的生活质量就能略知一二。

小白望着女孩背影意犹未尽,笑眯眯地说:老师,你还很有女读者缘啊,刚才那女孩,标准的封面女郎。

他摇了摇头,把脸深深地藏在双手间,许久才吐出一句话:“只要我一入睡,他就会跑出来”

我心中得意,却不能表现在脸上:小白啊,年轻人要学好,不要总是盯着人家的漂亮脸蛋!

我有点懵了,问:“什么意思?”

晚报记者小白脸皮比较厚,嘿嘿笑一笑:老师,我把这张照片洗出来,放大十二寸给你寄去,你夫人不会打破醋瓶吧?!

他的眼睛突然瞪大,直勾勾地望着我:“另一个我。每当我入睡,另一个我就会醒来,打乱我的生活”

我只当这时小白的玩笑,并没放在心上。晚上回家,吃过晚饭,看了会新闻,忽然接到小白打来电话,听语气他并不是一般的惊慌:老师,还记得下午你和那个红风衣女孩的合影吗?

我一下愣住了,他的眼神让我觉得有些异样。我思考了一会,说:“也许是你的压力太大了,也许跟写小说有关,我知道这玩意搞不好会把人逼疯的”

我当然记得,平静地问:怎么了?!

我在一家出版社任职,见过很多有天赋的创作者,也见过更多疯疯癫癫码字为生的人。

小白哆嗦着说:老师,你上网,我把照片发过去,你自己看看吧。

他见我不信,脸上的颓败之色更浓,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照片递给我。

我用QQ接收了小白发来的照片,照片的名字就是老师和女读者,我把收到的文件放在桌面,轻扣鼠标右键,半晌,兰光一闪,照片打开,我一本正经地站在那里,在我的身边,站着的正是那个细高挑的红风衣女孩,清秀俊美,只是看上去比较单薄。

betway体育app,我低头一看,照片的色调很暗,似乎是在不透光的室内拍摄的,一个男人眼神冷冷地望着镜头,我很快辨认出这个男人是他。

我回复小白:收到,照片拍得相当不错。

我好奇地问:“你这是在做什么?”

那边小白连着打了三个惊讶的鬼脸:什么?不错?你都到什么了?

他定定地望着我,许久,轻轻地摇了摇头。

我说:我看到我,还有那个漂亮的红风衣女孩。

我心中猛地一凛!语气也变得有些颤抖:“这就是另一个……你?”我蓦然发现,原来这张照片是监控拍下来的。

小白又连打出三个惊讶鬼脸:不可能!

他突然露出了悲戚的神情,说:“能不能去我家里一下,我感觉快撑不住了,你盯着我,别让我入睡”

我此时倒惊诧起来:我明明和一美女读者合影,这有什么不可能的?!

我几乎没有犹豫就答应了。在学生时代,我们是最好的朋友,尽管我对于文学并非内行,却一直很欣赏他细腻的文字和豁达的性格。

小白回复:在我的电脑上,我看到的你却不是和一个美女和影,而是这小子竟然打了省略号。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